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视频图说 > 犯意联络是什么意思, 【实务】也谈共同犯罪中犯意联络的认定

犯意联络是什么意思, 【实务】也谈共同犯罪中犯意联络的认定

作者:   来源:  热度:12  时间:2021-07-18






作者:浙江 冯 楠,审稿顾问:痕迹。近期,贵号刊登了中国纪检监察报上的《》一文(作者:金坤)。该文介绍的基本案情为:甲某,A县社保局养老保险科工作人员,负责办理养老保险业务及补

作者:浙江 冯 楠,审稿顾问:痕迹。

近期,贵号刊登了中国纪检监察报上的《》一文(作者:金坤)。该文介绍的基本案情为:

甲某,A县社保局养老保险科工作人员,负责办理养老保险业务及补保补缴业务;乙某,A县社保局司机,与甲某交好;丙某,A县社保局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

2013年4月,丙某听说通过乙某能够在不足额缴纳养老保险费的情况下为参保人员办理养老保险补保补缴业务,就找到乙某表示以后介绍参保人员给乙某,请乙某帮忙办理养老保险并给予“优惠”。乙某表示要考虑一下。随后乙某征求甲某的意见(乙某与甲某之前已经多次共同贪污参保人员所交的养老保险费),甲某觉得丙某为人不稳重,不想与丙某合作,但是没有明确要求乙某拒绝丙某。后乙某同意丙某所请,并达成约定。2013年4月至2016年11月,丙某先后联系多名参保人员并收取本应缴纳至社保部门指定银行账户的养老保险费共计120余万元,按照与乙某的事先约定将养老保险费的80%部分及相关材料交给乙某,该款被乙某与甲某平分,并由甲某利用职务便利采取虚假记账等手段为参保人员办理养老保险相关业务。业务办好后甲某把养老保险手册交给乙某,乙某再交给丙某,不提供发票。

由于乙某本身没有办理养老保险业务的职权,丙某起初猜测乙某是通过甲某办理业务,后来发现养老保险手册经办人一栏盖有甲某的个人印章,内心确定乙某是通过甲某办理业务。另一方面,甲某虽然不愿意与丙某合作,但是当乙某一次次把相关参保人员的资料拿给他让他办理时,对于这些参保人员中有部分是丙某介绍而来的心知肚明,特别是当甲某发现有多名参保人员户籍地址是丙某的老家时,更加确信这一点。

该文作者认为甲、乙、丙三人的行为应当认定为是一个互相配合、互有分工的共同犯罪关系,其中丙某与甲某之间有犯意联络,构成贪污共犯关系。笔者也认为本案中丙某构成贪污罪。

首先,本案的正犯是甲某,其实施的行为是一种利用职务便利产生的侵吞型的贪污行为,而且甲某不具有阻却违法性和有责性的事由,所以说甲某构成贪污罪。而乙某与甲某之前已经多次共同贪污参保人员所交的养老保险费,因此乙某和甲某具有犯意联络,具备了共同的贪污故意,乙某当构成贪污罪。但如果要认定丙某也构成贪污罪,鉴于丙某无此职权,无法单独构罪,需认定丙某和甲某之间存在着贪污的共同故意。

共同犯罪是一种违法形态,而不是责任形态。因此每个行为人的责任不可能连带,也不可能完全相同。在本案中,丙某事先同乙某商量,希望以后能介绍参保人员给乙某,并帮忙办理养老保险并给予“优惠”,乙某表示要考虑一下。此时,丙某和乙某之间尚无故意的产生,也不存在侵犯法益的行为。随后乙某就征求甲某的意见,虽然甲某觉得丙某为人不稳重,不想与丙某合作,但是没有明确要求乙某拒绝丙某。乙某在甲某没有明确表示拒绝下,就同意丙某所请,并达成约定。此时在乙某和丙某之间就形成了故意,但是因为乙某没有办理养老保险业务的职权,而丙某并不知道乙某和甲某两人之间存在共同贪污的情况,因此在这个阶段中,法益被侵犯的紧迫性尚不存在。因此在这个阶段,丙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此时,虽然甲某没有明确表示反对,也不能认为甲某就形成了一种默认。因为认定犯罪是一种从客观到主观的判断过程,犯罪的成立首先要求行为符合构成要件该当性。而甲某此时没有明确表示反对的行为并不是刑法分则规定的贪污罪的类型化行为。

根据案情介绍,后来丙某就陆续联系多名参保人员并收取本应缴纳至社保部门指定银行账户的养老保险费共计120余万元,按照与乙某的事先约定将养老保险费的80%部分及相关材料交给乙某,该款被乙某与甲某平分,并由甲某利用职务便利采取虚假记账等手段为参保人员办理养老保险相关业务。业务办好后甲某把养老保险手册交给乙某,乙某再交给丙某。同时,甲某虽然不愿意与丙某合作,但是当乙某一次次把相关参保人员的资料拿给他让他办理时,对于这些参保人员中有部分是丙某介绍而来的则是心知肚明,特别是当甲某发现有多名参保人员户籍地址是丙某的老家时,更加确信这一点。

到了这个阶段,综合分析起来应该可以认定甲某和丙某之间存在了共同犯罪的故意,虽然两人之间并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共谋,都只是心知肚明、心照不宣而已。通常来讲,单方的心知肚明并不能推论出存在共同的故意,但可能成立片面共犯。但是本案存在着以下几个细节,一是在甲某和丙某之间存在着乙某这个中间媒介。因为在之前,乙某已经和甲某说起过丙某也想合作的事,虽然甲某内心考虑到丙某不够稳重,不想与丙某合作,但是甲某并没有明确要求乙某拒绝丙某。对于乙某来说,正是因为甲某没有明确拒绝,所以才有乙某同意丙某所请的后续行为。甲某在内心确信有部分参保人员是丙某提供的情况下,仍然利用其负责办理养老保险业务及补保补缴业务的职务便利,并伙同乙某、丙某贪污养老保险费。实际上甲某是用其为丙某介绍的参保人员办理养老保险业务的行为表明了其认可与丙某合作这样一种故意。另外,对于丙某来说,丙某起初只是猜测乙某是通过甲某办理业务,后来发现养老保险手册经办人一栏盖有甲某的个人印章,内心确定乙某是通过甲某办理业务。而且,乙某之前也答应了丙某的所请,所以说丙某的内心确信是一种有根据的确信,而不是一种无迹可寻的确信。 二是甲、乙、丙三人之间从最初的贪污行为开始至案发已经存在了多年的合作关系,正如该文作者所说“几年间,丙某与乙某、甲某已经形成长期、稳定、默契的合作关系,丙某和甲某互相之间都意识到了彼此的存在,双方形成了犯意联络,具有共同犯罪故意”。因此,可以认定甲某和丙某两人之间在客观上形成了犯意联络。

刑法第25条对于共同犯罪的表述是“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按照张明楷教授的观点,表面上这是要求二人以上的故意相同,但实际上只是意味着将共同犯罪限定在故意犯罪之内。如果要在上述规定中加一个“去”字,应当为“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去故意犯罪”,而不是说“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去犯罪”。所以认定共同故意并不一定要求甲某和丙某之间具有共谋的因素。

综上所述,应认定甲某和丙某之间存在着故意,且贪污罪是真正的身份犯,在本案中,甲某系正犯,乙某是帮助犯。对于丙某而言,虽然其是中途要求加入,并答应给予“优惠”,似乎有教唆乙某的嫌疑,但是根据全案来看,甲某和乙某在丙某加入前,已经多次共同实施贪污行为,因此在甲某和乙某已经产生贪污故意的前提下,丙某不可能再成立教唆,只能成立帮助犯。

(【2019年原创作品73】欢迎原创稿件,采用就有奖励,邮箱:wesword@qq.com,欢迎直接转载分享本公号原创文章。未经本公号书面授权,不得将本公号原创文章改编发表、汇编传播、出版或者转载用于商业用途,本公号保留追究侵权行为的权利!)                    

转载请注明出处:犯意联络是什么意思, 【实务】也谈共同犯罪中犯意联络的认定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54479.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