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人气美食 > 碧潭风景区, 多彩贵州之小七孔景区

碧潭风景区, 多彩贵州之小七孔景区

作者:   来源:  热度:4  时间:2021-06-11






小七孔景区,小七孔景区是樟江风景名胜区的四大风景片区之一,地处贵州高原南缘地带,东经107°39′—107°95′,北纬25°12′—25°34′,总面积46.4平方公里。景区集林、洞
小七孔景区,小七孔景区是樟江风景名胜区的四大风景片区之一,地处贵州高原南缘地带,东经107°39′—107°95′,北纬25°12′—25°34′,总面积46.4平方公里。景区集林、洞、湖、石、水等多种景观于一体,玲珑秀丽,享有“超级盆景”之誉。景区以精巧、秀美、古朴、幽静著称,移步换景、令人耳目常新。主要有小七孔古桥、拉雅瀑布、68级跌水瀑布、石上森林、野猪林、水上森林、天钟洞、卧龙潭、鸳鸯湖等21个景点。小七孔古桥——位于景区之首,景区之名由桥而得。这是一座小巧玲珑的七孔古石桥,桥长25米,拱高4米,建于清道光15年,昔为沟通荔波至广西的重要桥梁。桥由麻石条砌成,桥身爬满了藤蔓和蕨类;古色古香的桥下是绿得令人心醉的涵碧潭。两岸古木参天,巨大的虬枝沿着桥伸臂,宛如巨伞撑在桥上。小七孔景区在宽仅1公里、长12公里的狭长幽谷里,集洞、林、湖、瀑、石、水多种景观于一体,玲珑秀丽,令游客耳目常新,有“超级盆景”的美誉。

整个小七孔风景区融山、水、林、洞、湖泊和瀑布为一体,有柔美恬静的涵碧潭、飞流狂泻的拉雅瀑布、潭瀑交错的六十八级瀑布、悠蓝深邃的卧龙潭、妩媚多姿的响水河等贯穿了整个景区,它静如娴花照水,动似蛟龙出海。

卧龙潭是截断峡谷里的河流而建成的,水坝形状带弧形,像一道弯弯的月亮似的,虽然是人工建筑,却也自然得体。翠谷瀑布,这里群峰紧锁,群山苍翠欲滴,古名“翠谷”。翠谷瀑布悬于群山之腰,是小七孔景区落差最大的瀑布,瀑高约六七十米。

 68级跌水瀑布是小七孔景区涵碧潭上游长1.6公里的狭窄山谷里的自然景观。68级跌水瀑布层层叠叠的瀑布,淙淙哗哗倾泻而下,或倾珠撒玉,推雪拥云,或如匹练飘逸,似银河泻地,形态各异,气象万千。

瞧,月亮出来了

直径为15米的漂浮月亮,现身于新北市碧潭风景区月亮透着光芒陪伴小男孩散发着静谧与美好的温暖光辉,与四周的自然山水结合,转化为触人心弦的地景艺术。

月亮是幾米作品里经常出现的元素,象征着温暖、呵护与守望,幾米的经典绘本《月亮忘记了》曾抚慰了广大读者的心。希望透过幾米传达温暖意涵的作品,点亮观赏者的心灵。

白天会看到小男孩与月亮相依偎的俏皮模样;夜晚则能观三个月亮相互辉映,又大又圆的月亮彷佛在天空中微笑地眺望大家,给人不少温暖。期望藉由《月亮忘记了》绘本中的形象与碧潭自然景观的融合,再次吸引大众注视碧潭独特的一番风景,也愿幾米作品独有的温暖,让大家能看到低潮里的曙光。

 最孤独的时候,最温暖的陪伴!

(内地的布瓜们肯定又要羡慕嫉妒死了 484?)


送上11月手机壁纸


扫码关注幾米微信公众号

一、莫高窟 【位置】莫高窟坐落在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开凿于敦煌城东南25公里的鸣沙山东麓的崖壁上,前临宕泉,东向祁连山支脉三危山。

 【规模】莫高窟始建于十六国的前秦时期,后历经北朝、隋、唐、五代、西夏、元等历代的兴建,形成巨大的规模,有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泥质彩塑2415尊,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南北全长1680米。 【美誉】莫高窟与河南洛阳龙门石窟、山西大同云冈石窟并称中国三大石窟,后加麦积山石窟称四大石窟。1961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1987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被誉为20世纪最有价值的文化发现、“东方卢浮宫”。

 【重要景点】莫高窟各窟均是洞窟建筑、彩塑、绘画三位一体的综合性艺术。彩塑和壁画大都是佛教内容:如彩塑和壁画的尊像,释迦牟尼的本生、因缘、佛传故事画,各类经变画,众多的佛教东传故事画,神话人物画等,每一类都有大量、丰富、系统的材料。还涉及到印度、西亚、中亚、新疆等地区,可帮助了解古代敦煌以及河西走廊的佛教思想、宗派、信仰、传播,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融合,佛教中国化的过程等。主要景物有:九层楼、三层楼、藏经洞、飞天壁画等。     【诗赋莫高窟     卑微道士欲颠狂,无意敲开一堵墙。千佛阁前藏经洞,九层楼外破天荒。谁怜劫后常岑寂,但问归期共渺茫。不死敦煌成事业,蒙尘典籍又生香。      ——昭苏太河《七律·敦煌莫高窟》

 千年香火叹云烟,明守汉关嘉峪迁。佛法无边惊北大,尘身有限想飞天。斑斓醒目棕蓝绿,闹杂蒙心人鬼仙。发守长怀王道士,中西从此共摩研。      ——笑独行《七律·敦煌莫高窟印象》 四窟周游看梵香,莫高当属最辉煌。盛唐流韵千尊佛,岁月吟诗画卷长。彩绘飞天留绝色,浮雕瑞像放慈光。历经劫难逢明世,瑰宝宏扬国运昌。      ——与歌同行《七律·游敦煌莫高窟》 千佛万经窟中藏,几多瑰宝落列强?宝塔凌云镇方圆,清水曲流绕远长。卧佛修身展娇躯,罗汉怒目审八方。帝王百姓众生态,西中文明融此堂。      ——叶和平《七律·莫高窟》

 敦煌古迹莫高窟,瑰宝千年美誉扬。融画建雕为一体,丝绸之路冀重光。      ——梦湖苑《七绝·咏莫高窟》 万里黄沙大漠烟,莫高灵动月牙泉。云岩佛洞成奇迹,石壁浮图有妙禅。功过千秋僧与道,辱荣夕旦恨和欢。雄心重拾丝绸路,塞外飞天锦绣篇。      ——古今诗韵《七律·敦煌莫高窟》 河西千里古丝绸,大漠深深掩绿洲。胜境三危描彩佛,霞光万道耀神州飞天栩栩匠工智,道士昏昏帝国羞。热血书鸿唐魏梦,男儿夜起舞吴钩。      ——亚当斯《七律·莫高窟》

 金光万道千尊佛,庇丝绸客路程。法雨飛絶塞,祥云指绿出荒城。虚檐壁画称佳善,粉窟泥雕塑萃精。有幸今天观瑰宝,无妨蕙炷鉴中诚。      ——阿左《七律·敦煌莫高窟》 魂牵梦绕到敦煌,绝壁高低遍洞藏。彩绘飞天三界外,浮雕力士六轮旁。佛光闪烁时辰短,香火延绵世纪长。莫道鸣沙腾热浪,月牙泉畔好乘凉。      ——易水村人《七律·敦煌莫高窟》 大漠孤城胡月轩,明珠璀落璨西垣。情连丝路恩犹重,梦逝花霖意更寒。百代鸣沙嘶断响,千年月半映离泉。莫高幽洞人间慕,神女婀娜九宙翩。      ——平沙日落《七律·莫高窟》

 百里黄沙热浪燃,莫高窟内景观嫣。千陀貌正三魂备,万佛身端七魄全。后代雕摹多美丽,先秦刻画广娇妍。能工巧匠今贤记,美女英男不拜仙。      ——枰羊老祖《七律·莫高窟》 三危霁雪映苍穹,八角云楼架碧空。峭壁洞开千佛刹,悬崖傍出四禅宫。飞天壁画玄机妙,坐地龛尊气势雄。诗客遣辞吟胜境,游人膜拜启鸿蒙。      ——黄山松《七律·题图敦煌莫高窟》 斗室寰游诸世界,汉青唐彩看联翩。飞承花雨迷华阙,跃动幽灯射影妍。覆手神奇演琵琶,顿升伎乐舞胡旋。洞天观止犹肠断,情到思维国恨怜。      ——疾书狂涂《七律瞻礼莫高窟》

 【散文欣赏】莫高窟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子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让这么一座三危山来做莫高窟的映壁,气概之大,人力莫及,只能是造化的安排。

 公元366年,一个和尚来到这里。他叫乐樽,戒行清虚,执心恬静,手持一支锡杖,云游四野。到此已是傍晚时分,他想找个地方栖宿。正在峰头四顾,突然看到奇景:三危山金光灿烂,烈烈扬扬,像有千佛在跃动。是晚霞吗?不对,晚霞就在西边,与三危山的金光遥遥对应。 三危金光之谜,后人解释颇多,在此我不想议论。反正当时的乐樽和尚,那间激动万分。他怔怔地站着,眼前是腾燃的金光,背后是五彩的晚霞,他浑身被照得通红,手上的锡杖也变得水晶般透明。他怔怔地站着,天地间没有一点声息,只有光的流溢,色的笼罩。他有所憬悟,把锡杖插在地上,庄重地跪下身来,朗声发愿,从今要广为化缘,在这里筑窟造像,使它真正成为圣地。和尚发愿完毕,两方光焰俱黯,苍然暮色压着茫茫沙原。

 不久,乐樽和尚的第一个石窟就开工了。他在化缘之时广为播扬自己的奇遇,远近信士也就纷纷来朝拜胜景。年长日久,新的洞窟也一一挖出来了。上至王公,下至平民,或者独筑,或者合资,把自己的信仰和祝祈,全向这座陡坡凿进。从此,这个山岙的历史,就离不开工匠斧凿的叮当声。 工匠中隐潜着许多真正的艺术家。前代艺术家的遗留,又给后代艺术家以默默的滋养。于是,这个沙漠深处的陡坡,浓浓地吸纳了无量度的才情,空灵灵又胀鼓鼓地站着,变得神秘而又安详。  从哪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到这里,都非常遥远。在可以想象的将来,还只能是这样。它因华美而矜持,它因富有而远藏。它执意要让每一个朝圣者,用长途的艰辛来换取报偿。

 我来这里时刚过中秋,但朔风已是铺天盖地。一路上都见鼻子冻得通红的外国人在问路,他▊们不懂中文,只是一迭连声地喊着:“莫高!莫高!”声调圆润,如呼亲人。国内游客更是拥挤,傍晚闭馆时分,还有一批刚刚赶到的游客,在苦苦央求门卫,开方便之门。 我在莫高窟一连呆了好几天。第一天入暮,游客都已走完了,我沿着莫高窟的山脚来回徘徊。试着想把白天观看的感受在心头整理一下,很难;只得一次次对着这堵山坡傻想,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比之于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山奇大塔,古罗马的斗兽场遗迹,中国的许多文件遗迹常常带有历史的层累性。别国的遗迹一般修建于一时,兴盛于一时,以后就以纯粹遗迹的方式保存着,让人瞻仰。中国的长城就不是如此,总是代代修建、代代拓伸。长城,作为一种空间的蜿蜒,竟与时间的蜿蜒紧紧对应。中国历史太长、战乱太多、苦难太深,没有哪一种纯粹的遗迹能够长久保存,除非躲在地下,躲在坟里,躲在不为常人注意的秘处。大凡至今轰传的历史胜迹,总有生生不息、吐纳百代的独特秉赋。

 莫高窟可以傲视异邦古迹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一千多年的层层累聚。看莫高窟,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标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一千年而始终活着,一代又一代艺术家前呼后拥向我们走来,每个艺术家又牵连着喧闹的背景。在别的地方,你可以蹲下身来细细玩索一块碎石、一条土埂,在这儿完全不行,你也被裹卷着,身不由主,踉踉跄跄,直到被历史的洪流消融。 因此,我不能不在这暮色压顶的时刻,在山脚前来回徘徊。一点点地找回自己的感觉。晚风起了,夹着细沙,吹得脸颊发疼。沙漠的月亮,也特别清冷。山脚前有一泓泉流,汩汩有声。 白天看了些什么,还是记不大清。只记得开头看到的是青褐浑厚的色流,那应该是北魏的遗存。色泽浓厚沉着得如同立体,笔触奔放豪迈得如同剑戟。那个年代故事频繁,驰骋沙场的又多北方骠壮之士,强悍与苦难汇合,流泻到了石窟的洞壁。这里流荡着一派力,一股劲,能让人疯了一般,拔剑而起。这里有点冷,有点野,甚至有点残忍。

 色流开始畅快柔美了,那一定是到了隋文帝统一中国之后。衣服和图案都变得华丽,有了香气,有了暖意,有了笑声。这是自然的,隋炀帝正乐呵呵地坐在御船中南下,新竣的运河碧波荡漾,通向扬州名贵的奇花。敦煌的工匠们也随之变得大气、精细,处处预示着,他▊们手下将会奔泻出一些更惊人的东西; 色流猛地一下涡漩卷涌,当然是到了唐代。人世间能有的色彩都喷射出来,但又喷得一点儿也不野,舒舒展展地纳入细密流利的线条,幻化为一种壮丽。这里不再仅仅是初春的气温,而已是春风浩荡,万物苏醒。这里连禽鸟都在歌舞,连繁花都裹卷成图案。这里的雕塑都有脉搏和呼吸,挂着千年不枯的吟笑和娇。这里的每一个场面,每一个角落,都够你留连长久。这里没有重复,真正的欢乐从不重复。一到别的洞窟还能思忖片刻,而这里,一进入就让你燥热,让你失态,让你只想双足腾空。不管它画的是什么内容,一看就让你在心底惊呼,这才是人,这才是生命。人世间最有吸引力的,莫过于一群活得很自在的人发出的生命信号。唐代就该这样,这样才算唐代。我们的民族,总算拥有这么一个朝代,总算有过这么一个时刻,驾驭如此瑰丽的色流,而竟能指挥若定。

 色流更趋精细,这应是五代。唐代的雄风余威未息,只是由炽热走向温煦,由狂放渐趋沉着。头顶的蓝天好像小了一点,野外的清风也不再鼓荡胸襟; 终于有点灰黯了,舞蹈者仰首看到变化了的天色,舞姿也开始变得拘谨。仍然不乏雅丽,仍然时见妙笔,但欢快的整体气氛,已难于找寻。大宋的国土,被下坡的颓势,被理学的层云,被重重的僵持,这得有点阴沉; 色流中很难再找到红色了,那该是到了元代; …… 这些朦胧的印象,稍一梳理,已颇觉劳累,像是赶了一次长途的旅人。据说,把莫高窟的壁画连起来、整整长达六十华里。我只不信,六十华里的路途对我轻而易举,哪有这般劳累?

 夜已深了,莫高窟已经完全沉睡。就像端详一个壮汉的睡姿一般,看它睡着了,也没有什么奇特,低低的、静静的,荒秃秃的,与别处的小山一样。  第二天一早,我又一次投入人流,去探寻莫高窟的底蕴,尽管毫无自信。 游客各种各样。有的排着队,在静听讲解员讲述佛教故事;有的捧着画具,在洞窟里临摹;有的不时拿出笔记写上几句,与身旁的伙伴轻声讨论着学术课题。他▊们就像焦距不一的镜头,对着同一个拍摄对象,选择着自己所需要的清楚和模糊。 莫高窟确实有着层次丰富的景深,让不同的游客摄取。听故事,学艺术,探历史,寻文化,都未尝不可。一切伟大的艺术,都不会只是呈现自己单方面的生命。游客们在观看壁画,也在观看自己。于是,我眼前出现了两个长廊:艺术的长廊和观看者的心灵长廊;也出现了两个景深:历史的景深和民族心理的景深。

 如果仅仅为了听佛教故事,那么它多姿的神貌和色泽就显得有点浪费。如果仅仅为了学绘画技法,那么它就吸引不了那么多普通的游客。如果仅仅为了历史和文化,那么它至多只能成为厚厚著述中的插图。它似乎还要深得多,复杂得多,也神奇得多。 它是一种聚会,一种感召。它把人性神化,付诸造型,又用造型引发人性,于是,它成了民族心底一种彩色的梦幻,一种圣洁的沈淀,一种永久的向往。 它是一种狂欢,一种释放。在它的怀抱里神人交融、时空飞腾,于是,它让人走进神话,走进寓言,走进宇宙意识的霓虹。在这里,狂欢是天然秩序,释放是天赋人格,艺术的天国是自由的殿堂。 它是一种仪式,一种超越宗教的宗教。佛教理义已被美的火焰蒸馏,剩下了仪式的盛大和高超。只要是知闻它的人,都会寻找机会来投奔这种仪式,接受它的洗礼和熏陶。

 仪式从沙漠的起点已经开始,在沙窝中一串串深深的脚印间,在一个个夜风中的帐篷里,在一具具洁白的遗骨中,在长毛飘飘的骆驼背上。我相信,一切为宗教而来的人,一定能带走超越宗教的感受,既传播又蕴藏。为什么甘肃艺术家只是在这里撷取了一个舞姿,就能引起全国性的狂热?为什么张大千举着油灯从这里带走一些线条,就能风靡世界画坛?正因为他▊们触动了许多人心底的蕴藏。蔡元培在本世纪初提出过以美育代宗教,我在这里分明看见,最高的美育也有宗教的风貌。  离开敦煌后,我又到别处旅行。 我到过另一个佛教艺术胜地,那里山清水秀,交通便利。思维机敏的讲解员把佛教故事讲成了一门古怪的道德课程。我还到过一个山水胜处,奇峰竞秀,美不胜收。一个导游指着几座略似人体的山峰,讲着一个个贞节故事,如画的山水也就成了一座座道德造型。

 我真怕,怕这块土地到处是善的堆垒,挤走了美的踪影。 不管怎么说,这块土地上应该重新会聚那场人马喧腾、载歌载舞的游行。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文/余秋雨)二、台湾碧潭 【位置】碧潭为台湾台北县新店市境内的知名观光点,是新店溪从山区流入新店市区时,因为河面变得较为宽阔而形成类似水潭状的河段,由于河面水色澄碧因此被称为碧潭。

 【面积】碧潭区域从渡船头至碧潭大桥面积为27公顷。 【主要景点】碧潭早年是城市与乡镇的分界,新店溪蜿蜒的河道,将涂潭、湾潭、青潭、直潭分隔成四个地区。碧潭风景区成为大台北地区旅游的知名景点,非常适合全家大小、情侣约会、朋友谈心漫步的旅游胜地,搭配周围的碧潭风景区旅馆饭店业者、餐厅、咖啡屋等服务业的发展,带动一股碧潭旅游另一波高潮。主要景点:碧潭吊桥、捷运碧潭观光广场、喷泉、夜景等。

 【美誉】碧潭为台湾昔日八景之一,是历史悠久的游览胜地,岸壁陡峭又称赤壁潭。碧潭因河岸宽广,水色橙碧,平静如潭而得名,适宜划船、游泳、钓鱼等活动,东岸设有游艇码头,可提供游客泛舟游潭的乐趣,西岸悬崖千仞,山岩绝峙,因此碧潭有『小赤壁』之美誉。 【诗赋碧潭】     怪石溪中立,林深绿涧边。水清纯一色,云渺别青天。登达飞龙瀑,缘来手杖牵。碧潭奇谷景,处处有神仙。      ——鲍文贤《七律·观碧潭奇谷有感》

 新叶尖尖游碧潭,划舟弄橹受风寒。一江柔水飘孤影,两岸幽枝对远山。闲看金辉沾脚底,忙擦浊泪洒唇边。酒酣不问家乡事,但顾吟诗心自宽。      ——天涯我独行《七律·春游碧潭》 步驻江边欲越潭,和风煦日受何寒。天际湛蓝青翠树,涯界淡白绿黛山。我行海角兴我素,独你家内宿妾边。行遍全球无烦恼,韵味和谐宇宙宽。      —— 太行墨客《步和天涯我独行藏头诗》 天涯何处系归舟,渺渺烟波任去留。乘得此槎河汉去,远离浊世上琼楼。 一江春水一江柔,万里云天万里悠。莫问船家何处去,飞鸿渺渺泛孤舟。      ——品味人生《春游碧潭·二首》

 烟波淼淼水涟天,雾霭蒙蒙云遮山。一叶扁舟风浪里,急还未把幽枝观。      ——蓝天白云《春游碧潭》 一潭碧水荡孤帆,金风送桨远航船。遥望山岱绿装点,春萌玉树枝叶繁。      —— 五彩云霞《春游碧潭》 【新诗鉴赏】   余光中(台湾) 十六柄桂桨敲碎青琉璃几则罗曼史躲在阳伞下我的,没带来,我的罗曼史在河的下游

 如果碧潭再玻璃些就可以照我忧伤的侧影如果舴艋舟再舴艋些我的忧伤就灭顶 八点半。吊桥还未醒暑假刚开始,夏正年轻大二女生的笑声在水上飞飞来蜻蜓,飞去蜻蜓 飞来你。如果你栖在我船尾这小舟该多轻这双桨该忆起谁是西施,谁是范蠡

 那就划去太湖,划去洞庭听唐朝的猿啼划去潺潺的天河看你濯发,在神话里 就覆舟。也是美丽的交通失事了你在彼岸织你的锦我在此岸弄我的笛从上个七夕,到下个七夕 这首《碧潭》是诗人和他夫人的爱情连理枝上所结的一枚金果。当然,仅仅将《碧潭》看作是诗人自己爱情生活的写真,那就太简单也太狭隘了。余光中的《碧潭》写爱情生活中的忧伤、喜悦和幻梦,将个人感受与普遍意义结合起来,表现了许多中国读者都可以共鸣共感的心灵世界,是爱情诗中格调脱俗、境界高华之作。

 《碧潭》一诗,极尽时空交感之妙。所谓“交感”,就是将时间与空间作交揉错综的艺术处理。从空间看,全诗的空间由小而大,由近而远,由地下而天上,由地球而浩茫的广宇,构成了一个多层次的辐射性的深广空间结构。“碧潭”,是台北市南郊的名胜,湖水清碧,故名碧潭。诗的四节,围绕“碧潭”这一不大的特定空间落笔,以游湖的双双情侣与女大学生的笑声,来侧写诗中抒情主人公怀人不至的惆怅忧伤,以及想象中的伊人自远方来的喜悦。台湾与大陆之间本来有海峡阻隔,可是抒情主人公却妙想天开,将恋人比为西施和织女,将自己拟为范蠡与牛郎。于是,谁谓海阔?一舟可渡。谁谓河广?一苇可航。在五六节中,空间就由宝岛而大陆,由人间而太湖,由洞庭而上界的天河、碧落。与这种空间结构相适应,余光中的时间设计也颇见颖慧的诗心,从“八点半”和“夏正年轻”来看,诗人首先写的是夏日的早晨,然后以此为基点,一方面让时间逆向倒流,“听唐朝的猿啼”,“看你濯发,在神话里”,回到唐朝甚至混沌未分的神话时代,一方面让时间顺向超越,“从上个七夕,到下个七夕”,驰向无尽无尽的未来。这样,巧妙的时空设计与配合,就构成了这首诗艺术构思的主要框架,或者说诗的结构的主要框架。

 这首爱情诗强调本土传统文化因素和历史神话背景,如化用古代诗人的名句,活用古典辞赋中的意象,运用言之凿凿而又渺渺难寻的神话传说,所以它的语言就自然呈现出古典的色彩与芬芳。“桂桨”,作为对芬芳华美的一种象征与暗示,就是从屈原《九歌·湘君》中的“桂兮兰,斫冰兮积雪”中化出。“琉璃”用以状水,如欧阳修《采桑子》中就有“无风水面琉璃滑”之语,而余光中在“桂桨”与“琉璃”之间系之以“敲碎”这一词组,就富于动势而又颇具现代感。诗的第二节的“如果碧潭再玻璃些”与“如果舴艋舟再舴艋些”,也是李清照《武陵春》词的意象的点化与活用,至于划去“太湖”、“洞庭”而听“唐朝的猿啼”,“划去潺潺的天河”而“濯发”、“织锦”与“弄笛”,其想象之丰美,固然如早霞灿烂,其词语之雅致,也洋溢着古典的馨香。

《碧潭》诗语的现代美,主要表现为矛盾语和倒装句法。例如已说“如果舴艋舟再舴艋些,我的忧伤就灭顶”,而加上“栖在船尾”的恋人,诗人却反说“这小舟该多轻”,前后冲突,立即形成矛盾局面,不言欢快而欢快自见,这就是矛盾语奇妙的美学效果。又如“交通失事”本来绝对是悲剧性的,然而诗人却冠之以“美丽”,出人意料,富于谐趣而含意深长。倒装句法的运用,在《碧潭》中也数见而效果动人,如“我的,没带来,我的罗曼史/在河的下游”、“飞来你”、“看你濯发,在神话里”等句,就是将平顺的词序作适度与适当的颠倒组合,使句势劲健而饶变化,显示出现代新诗的句法风采。

转载请注明出处:碧潭风景区, 多彩贵州之小七孔景区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36945.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