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搞笑段子 > 念珠菌阳性, 瞿介明教授:下呼吸道标本念珠菌阳性的临床意义

念珠菌阳性, 瞿介明教授:下呼吸道标本念珠菌阳性的临床意义

作者:   来源:  热度:9  时间:2021-05-27






2019年7月4-6日,第五届中国教育协会感染病专业委员会(IDSC)学术大会于大连国际会议中心召开,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刘又宁教授担任大会主席。在大会报告环节,上海交通

2019年7月4-6日,第五届中国教育协会感染病专业委员会(IDSC)学术大会于大连国际会议中心召开,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刘又宁教授担任大会主席。在大会报告环节,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瞿介明教授就下呼吸道标本念珠菌阳性的临床意义进行介绍。

瞿介明教授

念珠菌广泛定植于人体多个部位,不同研究显示,在健康人呼吸道标本、机械通气患者支气管肺泡灌洗标本、溃疡性结肠炎粪便标本、十二指肠溃疡活组织检查标本以及溃疡性穿孔腹腔液标本中,念珠菌定植率分别为8%~20%、26.6%~50%、86%、80%和41%。

众所周知,细菌和真菌可以直接或间接地在菌体生长、生理过程、菌株致病力等方面相互影响,例如,有研究显示,白色念珠菌感染合并大肠杆菌感染的死亡率更高。就呼吸系统而言,真菌对慢性气道疾病包括机械通气的患者的作用,可能并非真正因真菌在其中大量增殖所致,而更多的可能是真菌成分的致敏作用,例如,过敏性支气管肺真菌病。

那么,在慢性气道疾病患者呼吸道标本中分离到念珠菌是否具有临床意义呢?瞿介明教授以两个常见的临床场景——重症患者(包括有创机械通气患者),慢性气道疾病急性期/发作期为例,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回答。

两种临床场景中,在下呼吸道分离到念珠菌有哪些可能的意义:
  • 没有临床意义;

  • 下呼吸道念珠菌感染:支气管炎(黏膜炎)/念珠菌肺炎(原发性);念珠菌肺炎(继发性,多见于留置静脉导管患者);

  • 念珠菌定植,是侵袭性念珠菌感染的前驱事件;

  • 念珠菌定植,是细菌性肺炎(特别是多重耐药菌感染)的前驱事件;

  • 过敏性支气管肺真菌病。

随后,基于两项临床研究,分别从两个临床场景中回答上述问题。

重症患者(包括有创机械通气患者)上海呼吸机相关肺炎(VAP)病原学多中心研究由上海医学会呼吸分会感染学组牵头,13个中心参与。在2013年1月至2017年12月间纳入VAP患者194例。结果显示,患者总体死亡率为32.4%,共分离到致病菌212株,其中革兰阴性杆菌(GNB)185株(87.26%)。44例患者(22.68%)分离到念珠菌定植。念珠菌定植与非定植患者基础情况无明显差异。单因素分析显示,在VAP诊断之前,与非定植患者相比,念珠菌定植患者应用抗生素比例更高(75%对45.33%);在VAP诊断之后,碳青霉烯类抗生素、β内酰胺/β内酰胺酶抑制剂复合制剂是念珠菌定植的独立危险因素。多因素分析显示,抗菌药应用是念珠菌定植的独立危险因素。此外,研究结果还显示,与非定植组相比,定植组死亡率升高(45.45%对28.67%,Pmargin-top: 10px;line-height: 1.75em;">该研究结果2018年发表于《临床感染性疾病》(Clin Infect Dis)杂志。

那么,念珠菌定植与细菌感染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国外有研究显示,白色念珠菌的菌丝具有高度黏附力,能够形成菌丝骨架,为铜绿假单胞菌生物膜形成提供支架;而铜绿假单胞菌生物膜形成后,又能够使真菌更容易定植。这种真菌与细菌之间互相促进、相互影响使肺部感染风险升高。

动物试验也证实,气道白色念珠菌定植增加肺炎发生风险。

2006年一项纳入803例机械通气患者的研究中,214例患者(26.6%)在下呼吸道分离到念珠菌定植,其中白色念珠菌占68.7%。结果显示,念珠菌定植在机械通气超过2天的患者中常见,且增加铜绿假单胞菌VAP风险。

2012年一项前瞻性观察性研究,纳入2006年1月至2010年5月间323例VAP患者,均接受机械通气质量超过48小时,其中181例(56%)存在呼吸道念珠菌定植。念珠菌定植被认为是除了年龄和简明急性生理学评分(SAPA Ⅱ)之外引起VAP患者死亡的又一独立危险因素。此外,该研究还显示,呼吸道念珠菌定植可促进多重耐药菌(MDR)产生。

综上,对于重症患者(包括有创机械通气的患者),念珠菌定植增加患者死亡和MDR感染风险。

慢性气道疾病急性期/发作期

为了回答在慢性气道疾病急性期/发作期患者中下呼吸道念珠菌定植的临床意义的问题,瞿介明教授首先介绍了一个病例。

79岁男性患者,反复咳嗽、咳痰、气促5年余,再发急诊入院,诊断慢阻肺急性加重(AECOPD)。患者病程中干咳剧烈,细支气管扩张、右上肺空洞较1年前略缩小,既往痰培养念珠菌(+++)。本次查体发现口腔黏膜白斑、溃疡,双肺干啰音,左下肺湿啰音。白细胞升高,中性粒细胞百分比升高,C反应蛋白升高,IgE 正常范围,PCT0.12 μg/L,G试验45 pg/ml。痰培养念珠菌(+)。

经过常规治疗(哌拉西林/他唑巴坦、甲强龙、支气管扩张剂)+金口馨、2.5%碳酸氢钠漱口及氟康唑400 mg ivgtt qd治疗,3天后,患者口腔溃疡、白斑好转,恢复进食,氟康唑改为200 mg po qd。咳嗽、气急症状迅速好转出院。

那么,患者的症状到底是念珠菌气管支气管炎引起?还是真菌致敏所致?

为了明确这一问题,瞿介明教授牵头进行了一项研究:慢性气道疾病患者下呼吸道标本念珠菌阳性临床意义的研究,探讨下呼吸道标本念珠菌阳性对慢阻肺急性加重住院预后和再发的影响。

该研究为回顾性、多中心、病例对照研究,上海27家三级和二级医院参与,筛选2015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0日间因AECOPD住院的患者,以下呼吸道标本念珠菌阳性者为病例组,同期真菌阴性者为对照组,排除无1年随访资料的病例。

初步结果显示,临床基线资料方面,在吸烟史和稳定期肺功能方面念珠菌阳性和阴性组略有差异。在1年内再次急性加重发生率方面,念珠菌阳性组高于念珠菌阴性组(62.4%对56%,P=0.016),念珠菌阳性组和阴性组1年内死亡率分别为3.9%和0.44%(P">小结

总体而言,下呼吸道标本念珠菌阳性的临床意义,需要临床医生根据患者临床具体情况进行综合判断,个体化分析。无论是对于重症患者(包括有创机械通气患者)还是慢性气道疾病急性期/发作期患者,均需要综合患者的临床表现、辅助检查、病程变化、治疗后效果等临床资料,进行综合判断。未来还需要通过前瞻性研究,进一步回答念珠菌定植是否是侵袭性念珠菌感染的前驱事件,念珠菌定植,是否是细菌性肺炎的前驱事件,以及是否为过敏性支气管肺真菌病这些问题。

(本文由李妍整理)

【新朋友】点击标题下面蓝色字“皮科周讯”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转发或分享此文

我们将为大家提供五期连载内容,本文为第二期

2.2. 在粘膜和非生物体表面形成的白色念珠菌生物膜

在粘膜和非生物表面形成的生物膜以及体内或体外实验生物膜存在差异。因此,在体外研究中,白色念珠菌生物膜形成的早期阶段大约需要11小时,并且正是在此期间不同微菌落形成。生物膜形成的中间阶段可以持续12-30小时,其特征是细胞外聚合物质(EPS)的产生,以及双分子层的生成,通常由酵母,胚芽管和/或幼菌丝组成。这一阶段之后,白色念珠菌生物膜成熟,在酵母和菌丝存在的地方形成一层厚厚的EPS,形成一个密集的网络(图2)。成熟过程通常需要38-72h。最终,扩散阶段,在此期间出现感染扩散。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生物膜的研究都是在体外进行的。

在体内,生物膜形成的时间不同。研究表明,8小时足以形成生物膜,而24h时大鼠中央静脉中生物膜成熟。对光滑念珠菌,只有在48h后才观察到体内生物膜成熟。体内研究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Andes等人进行的研究,发现了白色念珠菌生物膜在大鼠中心静脉导管中的发展。

Dwivedi等人认为,在导管、假牙和阴道模型中,转录因子Bcr1控制生物膜的形成。尽管Bcr1不是菌丝形态发生所必需的,但它是菌丝特异性粘附素的正调节剂。通过突变和过度表达对Bcr1下游靶基因的控制,揭示了表面粘附素Als3和Hwp1在导管模型生物膜的形成中起着重要作用。由于非生物和生物表面上生物膜的形成可能受到类似过程的调节,因此可以推测Bcr1突变体在口腔粘膜生物膜发育中也可能存在缺陷。使用体内和体外模型,我们测试了此突变体在口腔粘膜中形成生物膜的能力,并分析了由Bcr1调节的基因在该表型中的特定作用。

念珠菌具有在多种临床装置(包括静脉导管和导尿管)以及假体中定植的能力。Jones等研究了信息素是否可以诱导热带念珠菌有性生物膜的形成。白色念珠菌和热带念珠菌均能在合成表面上驱动有性生物膜形成。热带念珠菌生物膜大部分由不透明细胞形成,信息素信号不足以形成生物膜。相反,在白色念珠菌中,白细胞中的信息素信号传导足以诱导有性生物膜形成。然而,上层由高度丝状细胞组成。

在Mandelblat等人的研究中,从白色念珠菌阴道炎患者中分离出22株,从白色念珠菌血流感染患者中分离出20株。检查了白色念珠菌与宿主细胞的相互作用,发现真菌决定簇以及宿主反应在本质上是复杂的,并且可能会影响临床结果。

Gulati等人建议应制定方案以检查生物膜形成和发展的不同阶段。同样,辨别在粘膜生物膜形成过程中起辅助作用的其他微生物种类也很重要。

2.3. 黏膜和非生物表面其他念珠菌物种(非白色念珠菌)形成的生物膜特征

从阴道中分离的其他念珠菌还可形成非生物生物膜。根据Chandra等人的研究,生物膜的形态和结构因其在体外还是体内形成而异。在第一种情况下,生物膜是由嵌在富含多糖基质中的一组真菌细胞形成的。在体内形成的生物膜中,还发现了其他宿主生物分子,例如纤维蛋白原或死细胞。

2017年,Sherry等人一项研究,采取300例有症状女性的阴道拭子,使用基质辅助激光解吸电离飞行时间质谱(MALDI-TOF MS)鉴定了病原体。结果,71%是由白色念珠菌引起的,15%由光滑念珠菌引起的,6%由都柏林念珠菌引起,3%由近平滑念珠菌引起。与光滑念珠菌相比,白色念珠菌在生物膜生物量方面显示出最大异质性。这种明显的生物膜异质性可能会影响抗真菌疗法治疗VVC感染。

Sherry等人的研究表明,常用来治疗VVC的一线抗真菌药物氟康唑对大多数分离株无效,可能是由于多药物转运体的过度表达以及对异质生物膜无效。

Rossoni等人在体内和体外研究了粘膜中光滑念珠菌生物膜的形成。植入大鼠导管48小时内,观察到生物膜体内成熟。虽然体内和体外初始阶段相似,但在体外24h后,可以观察到大的酵母细胞汇合层,而在体内只能看到小的斑片状酵母细胞群。另外,体内光滑念珠菌生物膜的发展取决于附着在导管上的细胞数量,而在体外则不然。光滑念珠菌生成75^90±5μm的生物膜,其厚度是白色念珠菌生物膜的一半。

在Munusamy等人进行的一项研究中,使用了从非无菌部位(阴道、尿液等)获得的70种分离株,念珠菌生物膜因种类、形态和代谢活性而异。在预先形成的生物膜中表现出高代谢活性的白色念珠菌分离株对抗真菌剂最敏感。

金担子素A(AbA)是一种环酯肽类抗真菌剂,对多种真菌(包括念珠菌)具有很强抗真菌能力,对人宿主毒性低。先前的一项研究报道了几种念珠菌在体外对AbA的敏感性,并证明与成熟的生物膜(24小时)相比,在前4h形成的生物膜对AbA更易感。从6种念珠菌(白色念珠菌(40.7%)、热带念珠菌(32.2%)、近平滑念珠菌(13.6%)、光滑念珠菌(10.2%)、nivariensis念珠菌(2.5%)和kefyr念珠菌(0.8%)中分离的118株临床菌株,均来自血液培养和非无菌部位:29.7%被认为是生物被膜生产者,近平滑念珠菌分离株表现出最高的代谢活性和生物被膜生物量。Marcos-Zambrano等人进行了一项研究,将生物量与代谢活性(通过四唑盐(XTT)的酶促还原测定)进行比较,结果表明生物膜产量与不同物种的代谢活性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例如,热带念珠菌产生的生物膜具有更多的生物量,而光滑念珠菌生物膜具有更高的代谢活性。几种耐药机制,如生长速率的降低、耐药基因的表达、外排泵和“永久”细胞的存在,被认为与敏感性的降低有关。在具有高代谢活性和生物量的生物膜培养物中观察到对AbA的敏感性更高;但是,与浮游生物相比,AbA对念珠菌生物膜的活性似乎较低。因此,应进一步探讨AbA对念珠菌生物膜培养物的抗真菌作用。

Cakiroglu等报道,念珠菌是VVC患者宫内铜节育器(Cu-IUDs)中最常见的分离株。Cu-IUD是一种非常常用的避孕方法,根据其铜含量的不同,可以改变微生物群落,促进机会性微生物的生长。这些微生物可以形成生物膜,从而使其粘附于细胞表面。

Zarhan等人的研究表明Cu-IUDs是念珠菌生物膜形成的基础。这项研究包括56例使用Cu-IUD的妇女,26例患者念珠菌检测阳性。分离出的菌株包括白色念珠菌、热带念珠菌、光滑念珠菌和克鲁斯念珠菌。用XTT法测定生物膜的活性,结果表明,克鲁斯念珠菌的比例较高,热带念珠菌的比例较低。体外抗真菌敏感性试验表明,抗真菌生物膜中MICs比游离念珠菌中高64-1000倍,白色念珠菌生物膜中氟康唑和两性霉素B的MICs显著增加。通过扫描电子显微镜观察到铜线圈表面和Cu-IUD尾部形成生物膜结构。本研究表明,Cu-IUD携带时间越长,念珠菌菌种形成生物膜的几率越大。此外,细胞活性与生物膜生物量之间无相关性。

一项研究旨在建立念珠菌生物膜形成与使用Cu-IUD女性临床阴道体征和症状的联系,并确定使用Cu-IUD与对治疗耐药性间的关系。Pruthi等人表达了类似的假设,即如果微生物具有形成生物膜的能力,那么它们的生存时间可能更长,因此更有可能对药物的抗菌作用产生耐药性。

Lohse等人提出,对念珠菌生物膜的研究需要允许在不同生长条件下繁殖的模型。体外模型通常使用基于弹性聚硅酮类的基质(导管基质),或聚甲基丙烯酸甲酯(假牙基质)。利用这些模型,已经表明代谢活性和生物量都增加了生物膜的形成。由于有了微量滴定板,可以生成高通量模型,从而能够对念珠菌生物膜进行彻底和快速的分析,并能够识别针对它们的有效处理方法。使用啮齿动物的体内模型已使生物膜能够在现实条件下进行研究。还进行了研究以评估由于念珠菌属物种形成生物膜而引起的导管表面改变。

原文来自:https://doi.org/10.1016/j.colsurfb.2018.11.011

在这里小编要插播一条好消息,我们有自己的皮肤科微信群啦!

想和更多的皮肤科专家进行交流吗?

想了解更多专业咨询吗?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添加医库官方微信号——小库,添加时请备注为:皮肤科医生(请务必备注)

概述

念珠菌病是由念珠菌属,尤其是白色念珠菌引起的一种真菌病。该病原菌既可侵犯皮肤和黏膜,又能累及内脏。通常按照受累部位分类,最常见的两种综合征为黏膜皮肤念珠菌病(例如口咽念珠菌病或鹅口疮,食管炎和阴道炎)和侵袭性或深部器官念珠菌病(例如念珠菌血症,慢性播散性或肝脾念珠菌病,心内膜炎等)。在大多数患者中,念珠菌病为机会感染性疾病。

病因

本病的病原菌是念珠菌,它不仅广泛存在于自然界,而且也可寄生在正常人体皮肤、口腔、胃肠道、肛门和阴道黏膜上而不发生疾病,是一种典型的条件致病菌。白色念珠菌是本病的主要病原菌,此菌正常情况下呈卵圆形,与机体处于共生状态,不引起疾病。另外念珠菌属还有少数其他致病菌,如克柔念珠菌、类星形念珠菌、热带念珠菌等。念珠菌的致病性是相对的。念珠菌感染的来源可以是外源性的,即念珠菌病可由接触外界菌体而受染。念珠菌感染也可自医院环境获得;但大部分感染属于内源性感染,即自身口咽部、消化道、阴道等处的念珠菌。正常菌群因内、外环境改变和人体免疫功能下降而转为致病相,从而引起感染。

临床表现

念珠菌感染无性别差别,可累及任何年龄组,包括未出生的胎儿,感染可侵犯人体几乎所有的组织和器官。累及多个系统或脏器成播散性念珠菌病,包括念珠菌血流感染。

1.黏膜皮肤念珠菌病

(1)口咽部念珠菌病  以白念珠菌口咽炎最为常见,也称急性假膜性念珠菌病、鹅口疮。白念珠菌口炎常见于舌、软腭、颊黏膜、齿龈、咽部等处。患者自觉疼痛、吞咽困难、食欲不振。儿童和老人最为多见;新生儿出生一周后出现;成人白念珠菌口炎少见。对长期使用广谱抗菌药、皮质激素、免疫抑制剂、放疗、化疗以及有白血病、恶性肿瘤等诱发因素的患者,若出现念珠菌口炎,应高度警惕是否已伴有呼吸道、消化道甚至播散性念珠菌感染。应及时作进一步的真菌检查。

(2)食管念珠菌病  念珠菌食管炎主要见于恶性肿瘤和艾滋病患者,表现为食管痉挛、咽下困难、胸骨后灼痛感,偶可引起上消化道大出血。食管镜可见黏膜上有色斑块及广泛的炎症。

(3)阴道念珠菌病  为仅次于细菌性阴道炎的第二位阴道感染,表现为阴道壁充血水肿,阴道黏膜覆盖灰白色假膜,形同白色念珠菌口炎,阴道分泌物增多,白而黏稠,也可稀薄,典型病例伴有豆渣样白色小块。外阴累及可见红斑、糜烂、溃疡和皲裂,可扩展至肛周甚至整个会阴部。外阴部红肿、烧灼感和剧烈瘙痒是本病的突出症状,日久可因搔抓刺激而产生湿疹样变。阴道念珠菌病更多见于妊娠期妇女,也常见于糖尿病患者,其他还可见因穿着不透气的紧身裤和使用广谱抗菌药物等。通过性交可传染给男性,引起念珠菌龟头炎或包皮龟头炎,包皮过长者易感染。 

2.皮肤念珠菌病

(1)念珠菌间擦症  常累及光滑部皮肤相互直接摩擦的部位。如腋窝、乳房下、腹股沟、肛周、臀沟、会阴等处。常多汗,局部潮湿,通气不良。较多见于肥胖的中年妇女和儿童,初起为间擦部位红斑、丘疹或小水疱,随之扩大融合较清楚的红斑。水疱破后脱屑或形成糜烂面,有少量渗液,偶有皲裂和疼痛。呈卫星状分布,常有自觉瘙痒。

(2)慢性皮肤黏膜念珠菌病  较为罕见。主要见于先天性T淋巴细胞功能异常患者。多在3岁内发病,先出现口腔念珠菌病,特别是白色念珠菌口炎,后累及全身皮肤,表现为红斑鳞屑性皮疹,头发稀疏脱落,外观呈早老样,赘疣增殖性皮损,有时呈蛎壳或皮质状。

3.播散性念珠菌病

为危及生命的严重真菌感染。由于多个脏器受累,临床表现多种多样。

(1)念珠菌血症  单次或多次血培养念珠菌阳性,但无器官受累的证据。多见于粒细胞缺乏者或其他高危患者,最常见的临床表现为发热,常可超过38℃。偶有寒战和血压降低。

(2)急性播散性念珠菌病  表现为持续发热,广谱抗菌药治疗无效。依累及部位不同可表现为脑膜炎、脑脓肿、脑炎、心肌炎、心内膜炎、骨髓炎、关节炎、肌炎(肌压痛)等。30%非粒细胞缺乏者出现眼内炎,表现为视力模糊、眼疼痛。眼科检查可见视网膜炎、脉络膜炎、玻璃体脓肿甚至前房脓肿等,单侧或双侧,可导致失明。累及皮肤,有边缘清楚的痛性红色丘疹,伴坏死性焦痂,还可有深部脓肿、坏疽性深脓疱样损害、蜂窝织炎、结节等,血小板减少者可有紫癜。

(3)慢性播散性念珠菌病  又称肝脾念珠菌病,当白血病患者经治疗缓解,白细胞数恢复正常而体重持续下降时,则应高度怀疑本病。常同时累及其他器官,患者肝脾肿大,自觉腹痛,血碱性磷酸酶可明显升高,其余肝功能试验正常或轻度异常。

4.深部器官念珠菌病

(1)泌尿道念珠菌病  ①肾念珠菌病  大部分播散性念珠菌病累及肾脏,少数为泌尿道上行感染所致。主要症状为发热、寒战、腰痛和腹痛。常导致肾脓肿形成或因菌块阻塞导致肾盂积水或无尿。婴儿常少尿或无尿。②念珠菌膀胱炎  症状与细菌性膀胱炎相似,可出现尿频、尿痛、尿急和排尿困难及血尿等。尿液检查呈阳性。

(2)下呼吸道念珠菌病  多为支气管和肺部念珠菌的内源性感染。

(3)念珠菌性骨髓炎和关节炎  表现为局部疼痛,可形成瘘管,有溶骨现象,但常无发热,好发于腰椎和肋骨。念珠菌关节炎可见于行关节治疗术后,如抽吸关节液、关节内注射或人工关节植入手术等。多为播散性念珠菌病的血行播散。

(4)腹膜及胆念珠菌感染  念珠菌腹膜炎一般见于血液透析、胃肠道手术和腹腔脏器穿孔患者,先前曾用抗生素为危险因素。感染一般局限于腹腔。慢性腹膜透析患者播散性极少。婴幼儿播散相对多见。念珠菌感染也可累及胆囊和胆管。

(5)念珠菌心内膜炎  多见于心脏瓣膜病、静脉注射毒品、接受心脏手术或心导管检查的患者。起病突然或隐匿,有发热、食欲减退、乏力和体重下降、贫血等。

(6)念珠菌脑膜炎  对于已有念珠菌感染的低体重新生儿,衰弱者或神经外科手术者,但更多见于播散性念珠菌病患者。

(7)念珠菌眼内炎  通过血行播散或手术时直接接种感染,表现为视物模糊、漂浮盲点和眼痛。

检查

实验室检查包括直接镜检法和培养法,病理学方法,血清学方法和分子生物学方法等。

1.直接镜检

根据感染累及的部位不同采取不同标本,制作氢氧化钾湿推片,或涂片革兰染色置显微镜下检查,阳性者可见大量的球状出芽酵母菌型和假菌丝存在,有诊断价值。

2.真菌培养

涂片检查阴性的患者,可进行念珠菌培养。培养检查法可进一步提高病原体检出的阳性率,验证直接镜检的结果,同时确定致病菌的种类。

3.组织病理

怀疑有念珠菌食管炎的患者,则不仅应做内镜刷取标本检查,同时应做活检,以进一步从组织病理学查找念珠菌侵袭黏膜的证据。深部念珠菌的组织反应不具特征性。一般呈急性化脓或坏死,可有多个脓肿或微小脓肿,内含大量中性粒细胞、假菌丝和芽胞。组织中的假菌丝和芽胞是深部念珠菌病的确诊证据。

4.G试验和GH试验

采集患者标本做1,3-β-D葡聚糖试验(G试验)和半乳甘露聚糖试验(GH试验)。可用于血液系统恶性肿瘤患者深部真菌感染和真菌血症的诊断,但接合菌和隐球菌除外。检测标本为血液、支气管肺管肺灌洗液和脑脊液。血清学检测敏感性和特异性均达到80%以上。但血清学诊断假阳性、假阴性结果普遍存在,故不能仅凭血清学试验结果作为确诊的依据。

5.免疫学检测

用免疫双扩法或胶乳凝法可检出白色念珠菌抗体。利用ELISA或AB-ELISA法测定血清念珠菌多糖抗原对于部分系统性和播散性念珠菌病的诊断更及时、准确。

诊断

皮肤黏膜念珠菌病的诊断有赖于多种类型特有的临床表现,并结合真菌检查作出判断。内脏念珠菌病除根据临床表现外,需多次、多途径培养为同一菌种方可确诊。鉴于念珠菌是人体正常菌群之一,痰、粪便和阴道分泌物单纯培养阳性,只能说明有念珠菌存在,不能确诊为念珠菌病,直接镜检应看到假菌丝和芽胞,菌丝存在说明处于致病状态。总之要根据患者有否宿主高危因素、临床表现和真菌学依据,诊断患者是否有深部真菌感染。

治疗

常用的药物为制霉菌素、氟康唑、伊曲康唑等。

1.体表感染

如口腔、外阴、阴道白色念珠菌感染等的治疗:轻者以局部治疗为主,重者考虑全身治疗。口腔感染治疗通常使用2%~4%碳酸(小苏打)溶液漱口、龙胆紫涂擦或洗必泰涂抹。在冲洗及含漱的基础上给予抗真菌外用药,如用制霉菌素乳剂涂敷、咪康唑散剂涂搽、咪康唑霜剂涂敷,疗程一般为7~10日。

2.霉菌性外阴阴道炎

一般使用碱性药物冲洗阴道,如用2%~4%苏打液改变霉菌的生活环境,再选用抗真菌外用药,可用制霉菌素阴道栓放置、制霉菌素冷霜局部涂擦、1%~5%克霉唑软膏或霜剂涂敷。感染较重或局部治疗效果差时,加用口服抗真菌药治疗。可供选用的口服抗真菌药。

3.各种内脏念珠菌病及严重的皮肤黏膜念珠菌感染

(1)制霉菌素  该药在肠内极少吸收,主要用于消化道念珠菌病。

(2)酮康唑  疗程视感染类型和患者的反应而定。肝功能异常者慎用。

(3)伊曲康唑  

(4)两性霉素B  静脉点滴,或合并口服5-氟尿嘧啶可有一定协同作用,以提高疗效。

转载请注明出处:念珠菌阳性, 瞿介明教授:下呼吸道标本念珠菌阳性的临床意义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26879.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