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搞笑段子 > 庹读什么, 在镇雄城南中学读高三的女孩家庭贫困!但是成绩名列前茅字很漂亮

庹读什么, 在镇雄城南中学读高三的女孩家庭贫困!但是成绩名列前茅字很漂亮

作者:   来源:  热度:22  时间:2021-05-27






付绍贵,51岁,云南昭通镇雄碗厂长岩人,文仕凤和付绍贵是组合的家庭,文仕凤前夫何宣忠,多年前癌症过世 ,带着5个孩子和付绍贵组合在一起 ,大女儿何世娥 ,二女儿何莉, 由于

   

付绍贵,51岁,云南昭通镇雄碗厂长岩人,文仕凤和付绍贵是组合的家庭,文仕凤前夫何宣忠,多年前癌症过世  ,带着5个孩子和付绍贵组合在一起  ,大女儿何世娥 ,二女儿何莉, 由于家庭条件,都没读什么书 ,现在已远嫁他乡 ,三女儿何秀, 就读于镇雄城南中学高三班,成绩优秀  。四女儿也在城南读高一,城南中学镇雄县最好的高中,学校的老师和领导知道她们情况,颇为关照。

去世多年的何宣忠

得知他家贫穷负担重,老家江西人在广东发展的黄总带着儿子到过长岩,何宣忠小儿子和老板的孩子年龄一样,都读初一,两个很玩得来,一起放牛、学习、铡草、玩耍,相互还加了qq,人又懂事,黄总决定资助他读书,他两个姐姐当时还没放假,就没见到。

铡包谷草喂牛

放牛

学习

黄总到他家生活了几天回广州后写的文章:

               走进镇雄

      之前提到云南,让我想到的是蓝天白云,透彻的湖水,纯净的人,温暖的风……美得让人心醉。

       这次行程与以往有所不同,就我和小唐俩人,前往位于与毕节的交界处,云南昭通地区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去看看山区的孩子,顺道也带小唐去体验一下生活。让我认识了不一样的云南,与美景无关,与蓝天白云无关,让我感受到的是浓浓的乡情,暖暖的爱。

            2018下半年从网络上看到罗汉坝小学庹老师的事迹,结识了一些做公益的朋友,从他▊们那得知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碗厂镇的部分家庭特别贫困,决定去看看。因为没有直达镇雄的飞机和火车,我从广州飞到贵阳一个半小时,再从贵阳机场坐机场大巴到金阳客运站差不多四十分钟,金阳客运站坐车到镇雄新南站客运站五小时,然后镇雄坐车到碗厂两个半小时。这样用时两天,挺折腾。还有另一种方式,就是从贵阳机场坐私家车直接到碗厂,这样省事。

      我们在镇雄县住了一晚,在那我都没感觉到有啥不一样,除了高楼大厦少些,和其它城市一样灯火辉煌。第二天往碗厂走才发现它的不一样,山路很崎岖,山顶还有积雪,中途下车小会冻到瑟瑟发抖。地形有点貌似大凉山,座座大山上披着层层白纱,让人的视线都矇眬起来,走近才愈发清晰,房子与大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包括房子旁株株笔直的杉树,还有屋顶那蛟龙般的炊烟。宁静,温和。

        按计划,这次我们走访两个家庭,其中一个是詹家俩姐妹,成绩优秀。詹付玉读高一,(在镇雄一中,重点中学)詹付林读初一,(在当地碗厂中学)父亲癌症去世,母亲改嫁,还有一个九十一岁的爷爷,家庭比较贫困。我们这次去住在她的堂伯家,吃就在她大伯家。

她们放假回家也住她们大伯家,自家的房子早就没了,她大伯家自家生活条件也不好,自己有三个孩子,大的两个已结婚,平时在外打工,生下几个孩子交由二老在家带着。没什么经济来源,主要种土豆,玉米,红薯。种不了水稻,我在那几天,基本吃的玉米饭,就是把玉米皮脱掉,碾成细面。

第一次半碗吃了半小时,后面加了些汤才吃完,简直难以下咽(没吃过不习惯)。我问,为啥不吃米饭?说,米贵,吃不起,买五十斤一下子就吃完了。只有逢年过节有客人来时才买点,平时都是吃玉米饭。在她们家那几天,吃得最多的就是土豆和酸菜。我也是农村出生,看到他▊们感觉看到了二十几年前我家,一吃饭都争先恐后,生怕好吃的都给先吃饭的吃了去。 

 我们去的第二个家庭是何秀家,她们家的情况有点特别,孩子多。何秀还小的时候父亲癌症去世,丢下何秀妈妈带着六个孩子,五个女儿一个儿子。大的三个女儿基本没读什么书就外出打工了,小学都没毕业,读书最多的一个就是四五年级。后来何秀妈妈改嫁到村里一户人家,就是现在何秀的继父,又生下两个男孩,之前何秀继父还领养了一女儿。这样大大小小加起来就有九个孩子,大的三个已经嫁人,还有一个在外打工。现在何秀在城南中学读高三,何秀妹妹何英也在同一个学校读高一。

据当地人说,城南中学是当地最好的中学,能进去里面的学生都是尖子生,不过收费也比一般的学校贵,每人一学期学费7500元,生活费每月要700多。何秀的弟弟在当地读初一,还有她妈妈和继父生的孩子,一个在读小学二年级,一个读幼儿园。这些对于一个年收入几千元的家庭来说,是巨大的负担。

家里还有两老人,八十多岁,奶奶行动不便,杵双拐。因为家里有老人小孩要照顾,这几年都没外出打工,早些年就带孩子在外打工,孩子要上学才带回来,加上俩位老人年纪大了,一日三餐都要煮给他▊们吃。

家里没什么经济来源,养了三头猪,两头牛,再种些玉米土豆什么的,日子过得很拮据。但孩子都很懂事,特别和小唐一样大的何秀的弟弟,非常懂事,家里的家务活他都自觉帮忙干,不用大人叫,自觉去做。比如每次吃完饭就主动烧水洗碗,扫地,帮弟弟洗刷。喂猪喂牛,摘菜等等,这些虽然是些家务活,从中能看出孩子的懂事。他和我说,想早些出去,这样就能为家里减轻些负担,家里太苦了。当时听得这话我的眼眶都湿润了,这孩子太懂事了。

       这次的出行,收获颇多。当地老百姓的热情,公益组织的爱心,领导人的务实,这些都感动着我,激励我去做一个有爱有良心的人……

黄总和何秀妈妈聊天,带了几个孩子三年才改嫁

前夫何宣忠的家

前夫去世后她用弱小的身躯撑起了这个家,何宣忠的小儿子黄总说他以后遇到困难都会尽力帮助。碗厂中学的王天普、吴长福、吴长林和刘副镇长去年帮助过他▊们,何秀写了封感谢信:

字写得很漂亮,成绩在班级也名列前茅,妹妹刚进城南中学,成绩目前不是很理想,她的妈妈和继父要抚养5个在读书的孩子,上有80多身体又不好的爷爷奶奶需要照顾,无法出门,负担非常重,卡户,三姊妹有低保,国家好政策减轻了些学习压力,愿意帮助她们两姐妹的请加微信号wcwx0870联系。

长按上面二维码即可关注公众号

爆料投稿请加小编微信号wcwx0870

文学精神  视觉人文

请点击蓝字,关注武当风

《武当风》微信公众号创刊前言

    《武当风》微刊依托纸媒,立足本地,培养作者,秉承“文学精神,视觉人文”的办刊特点,以高起点、高品味、高质量的精品力作展示本地文学艺术成果。愿您为平台提供更多的优秀作品,多加关注和分享,使之成为助推文化建设,展示特色文化的重要平台。

       有趣的灵魂总会相遇,《武当风》在等待着您。 

当我们谈论文学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市文联《武当风》2019年文学创作笔会随记    

举办这次《武当风》文学创作笔会,起初是因工作职责推动,毕竟很多年没举办过了。在筹备的过程中,当我告知作者此事,到下发通知,没想到作者踊跃响应,热情极高。我被这种热情推着朝前走,临时修改方案。

本人混迹所谓文学圈多年,蹉跎光阴,经历过多次此类活动,大多浮潜在吃吃喝喝、游水玩山,打牌闲聊,少有此次的真正的交谈和碰撞。笔会对我既是工作,也是一次唤醒。就三天笔会,略聊所知所感。

自从用了微信,电话极少响起。在确定笔会地点和筹备过程中,手机响得最多,都是李兴艳打来的。她内心文文雅雅,做事却风风火火,每个细节都怕留下遗憾。我说她有强迫症,她含笑点头。她的写作应该也是有强迫症的,我认识她并刊物发她的第一篇作品,她才花季之年。现在她不光自己写,收获果实,还在一方水土带动他人写。文人相聚,写才是理由。

起初我怕周玉洁不来,因为我了解她,自然也理解她。她足不出户,心游八荒,恐惧社交,见到知己,又是话痨。假内向的作家,见过不少,易被外人理解成清高。这样的清高挺好的。我直接说,笔会是我工作。她说,那我无条件支持你。因此,她连夜看了几十万字的作品,作了几千字的笔记。我听她点评作品,头头是道。我说没请错人。她若有机会,去大学讲讲文学,水平也不会低于某些教书匠。

张泽雄虽然我们相识有年,但他写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我差不多偃旗息鼓了。但我们的交流不少,彼此口若悬河。他大多聊圈内事,文坛状况;我聊一些读书信息和写作素养及格局形成等话题。这次笔会请他辅导诗歌、散文,请他介绍本地有潜质的作者,他都极有责任心,如他在写作上一样,他是有崇高感的。他作品厚实,有思考,说话有分量,懂与不懂,就另当别论了。我对他说,我这次是借力出力。

张伟90后,见面如00后小孩。竹山某镇考出去的小镇青年,但视野开阔,写作质地不错,从他的诗歌、小说作品,可见他的文学见地高于很多写作多年的老油条。他正往纵深处游时,遇到这帮文学大叔大姐。大家千万别被他的过于谦虚所蒙蔽,写不过他,板砖说不定就在脑后。有人说,这些年,十堰市写作者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不少,也发表了不少,但问题是缺少见识。我深以为然。因此,张伟走多远,是值得期待的。

陈婧很安静,历来如此。她内心的火焰很难触摸。她的善念,她的安静,她的执拗,外人难懂,但对她是种力量。她在蜕化。她曾写过一些很好的短篇,后专注于与人生较量,为找回真实的自己。她连夜赶写一篇小说,带到笔会上。放得下,拿得起,希望她的写作也一种愉快的劳动。

袁胜敏不安静,喝酒喜欢搞“豪华”。谈起自身写作有自信,更乐于看到别人的成果。他是那种有执念的傻冒儿,你写得好我就高兴。因此他念念不忘教导小字辈,这其实是另一种鼓励。我很早编过他的小说,按他达观性情和那种自信的喜气,是可以写出更有味道的作品的。

知道段吉雄名字,还是一年多前在本地报纸上。我看到后,给编辑打电话,问,哪儿的,多大。对方顿时给我如数家珍,说这小伙子有可能写出来。那天我谈了对《棋局》的喜欢。后我给他借了一包书,希望看到他朝这个路子走下去。这有点类似我第一次与苏瓷瓷相遇时的那种惊喜。那时我也好为人师地给她借书。她吸收营养的能力极强。她快速成长,我和一帮人在背后极力夸耀,也不知是否是捧杀。我也希望段吉雄在捧杀或在棒杀中突围,把散文写作当成休闲所为,千万别被某些虚幻的东西搞得左右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张玉华喜欢自己的职业,这很幸运。但也有陷阱,就如一个自身也创作的好编辑,挑剔完别人,会不知觉地挑剔自己,把自己也搞得眼高手低。她的作品,我读得不多,语感、节奏不错,后续的推动、结构的完整上还有些乏力。这次刮目相看的是她口头表达能力很好,至少比本人好。父亲节前一天,她朗诵那首写给去世的父亲的诗,催人泪下。

王霞是那种偷偷给人夹菜的好人,她微笑举杯,低语浅饮。她朗诵的那首诗,是她刚出炉的一首抒发发生在郧阳洪灾中老师抢救学生的诗歌。虽有些应景应时,但在灾难面前,诗歌总是走在文学的前面。

据说李冬梅这些年游走在外,在风尘仆仆中背负着文学的梦想。多年前收到《一个人的风景》。她说,还计划写《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天空》。对文学而言,一个人的“小我”,就是灵魂映射的那个“大我”。看够了个人的风景,走向开阔的世界,然后仰望天空。这梦想让我愧疚。

刘玲,我情愿叫她媚娘。她傻傻地认真地看着你,起初你会有点无所适从。她评说作品的看法,含着天真甚至偏见。她的诗歌我读得极少,从她这次她带来的稿子中,我发现她个别的诗句偶尔让人眼前一亮。她的问题也很明显,想必已被点醒。

周国军的写作据说也不短。他的诗歌我读了,确实难以找到话说。因为我没找到好,也没找到坏,当然不是说不好不坏或在好坏之间。可能是我的感受已经狭隘了。他的爆发力或许还没显现。最害怕就是写油了,还没看清自己。他对阅读很看重,不仅仅在诗歌,只要本人说起某本书,他会赶紧下单。他有好酒量。若我们在1980年代相遇,至少我们会成为铁杆酒友诗友。

艾雪带来的家乡黄酒,让有些贪杯的人,差点走不稳路。1980年代我第一次去房县倒过大霉,醉了三天。她克服重重困难,还是跟大家相聚了一天。她也是个编辑,写诗,正在哺育襁褓里的孩子,这应该是她一生最好的作品。

陈如军来自竹溪深山,但他的写作一点也不落后。笔会上,他的话不多,可以看出,他听得认真。我感到,他是我早年遇到的那种作者,一旦走出去,即可让人记住。

秦祖成左手公文右手小说,这需要很强的转换能力。他对小说的悟性不错,进步也非常明显。从《分家》到《人物》可以看到他虚构故事的能力在成熟,对结构、人物有精雕细刻的功夫。这次带来的小说据说还在修改。修改自己的小说,很痛苦,不过改好后,会有巨大的喜悦。

小雅、张玉真这次不在笔会作者名单上,小雅是作为笔会朗诵会主持被邀请,同时做一些会务工作。她的作品如一杯清淡之水。真水无香,自有其意蕴。看望张玉真,是此次笔会议程之一。当她被推进我们的视野的那一刻,大家相见如故,相拥而亲,她瘫痪多年,是文学令她站立。顾娇娇、墨筱溪、吴双琴三位年轻作者没能参会,今后只能通过其作品感知一个人的文学理想和努力了。

三天的相识相交相知,会留存在记忆里。今天:说吧,文学;明天说吧,记忆。文学给我们期待。

小文是零碎随记,不妥见谅。

                      by:潘能军

作者简介

潘能军,1960年代出生。曾在《人民文学》《诗刊》等刊发表作品。出版诗歌《一座花园的构成》《舌尖上的冰凌》,随笔集《梦想的代价》,长篇小说《烂醉如泥》《暗的河》,短篇小说集《一只名叫西卡的狗》等。其中《烂醉如泥》获得贝塔斯曼杯”全球网络原创文学长篇小说银奖。作品入选《中国短篇小说年度选》等选本。

zuo zhe jian jie

pan neng jun

说吧

  文

——2019《武当风》文学创作笔会作者座谈精要

陈婧

两年前我对生活做出调整,行走,做喜欢的事情,以及读书。关于写作,我认为那是我读完书之后的事情。

简单的生活里,读书成为我最大的享受,尤其迷上哲学,在我寻求的各种方法里,它成为最能抚慰我的浮躁和痛苦的一种方法。

我的阅读看起来似乎在反刍大学生该干的事,实则不然,我经历了一些事情,而哲学必须是经历了一些事才能真正读懂。

我要说的还不是对哲学的阅读,而是无字之书,还可具体到——工业生活中的无字之书。

这才是我想谈的真正的阅读。我有很多的时间都在处理自己家小企业的事情,在这里我看到了令我崇拜的力量,以及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它不是哲学而是劳动。劳动可以自得其乐,反抗绝望,把握自已的命运。这种力量令我震撼。

在这次笔会的中途曾下过一场夜雨,大家沉醉地走在雨中,万物有源,云朵热爱着天空,鱼儿潜沉在它们的江河,作家理应感谢润泽与扶植他▊们的人。

李兴艳

这次参加《武当风》笔会,与最初的相识已经时隔23年。多年过去,山河沧桑,我们在成长成熟也将日渐老去。我们一路兜兜转转,走走停停,又转回到了最初的那个起点。而我知道,点虽仍是那个点,但我们不是用23年画了一个点,而是画了一个圆。在这段长长的道路上,阅读、思考和写作一直与我们相伴。阅读是我们一路的精神补给,思考让我们在迷雾中清晰,写作是我们沿路播种的一朵朵小花。而对文学的初心,是头顶那轮太阳,虽然有时我们并不注意它,有时乌云遮蔽了它。但它,一直都在那里。

袁胜敏

二十年前,我在村小教书的时候,人自卑得只想看书。偶尔在中心小学图书室看到卡夫卡的《变形记》,脑洞忽然大开。啥情况?小说还可以这样写呢。尽管我后来没写过这样路子的小说,但也在不断突破自己固有的小说写作方式。近年来,我的小说里会偶尔出现一些奇奇怪怪不合逻辑的元素,我想这就是小说的现代性吧。尝到阅读的甜头,有时候会静下心来思辨阅读与写作的关系。这么多年的业余写作经验告诉我,如果要有收获,决不能把这两者孤立开来。它们之间应该有一条通道,也就是在阅读时必须要学会思考,尤其要把阅读内容与自己的文本和写作联系起来,比较后转化成自己的理念和经验。如果你在写作时灵光乍现,有了不同以往的想法,说明你脑洞打开了。

张玉华

任何文学样式都是思想的载体,没有思想,所有文字都只是文字而已。如果文字是你的千军万马,那么思想就是你的军魂,一个没有军魂的队伍,战斗力有限,也长久不了。

阅读,是目前唯一可以帮你找到出路的微弱之光。读什么样的书?如何阅读?这又是一个困境。

不要只看适合自己胃口的书。看书得庞杂,喜欢的书,享受着看;不喜欢的书慢慢看,不求看懂,只要其中某些片段,某些字眼能冲击到你,阅读的意义就有了。这段时间我在看尼采,看叔本华,真的很难。如果你要让我给你讲一讲,我什么也讲不出来。不过,有些东西已经在心里了,我能感觉到它。

阅读,需要反复读。你认为好的书,就要反复读。最后把这本书读成你自己的了,可以放下了。阅读不是为了“懂”,而是能有所“心动”。

张伟

感谢潘能军老师,他谈到1980年代的文学黄金年代,谈到那个时代的诗意,谈到那个时代的写作,从他叙述中,文学史的现场感扑面而来。

刘玲

诗歌闪现的是词语之光。每读一首诗歌,我总在琢磨、欣赏诗作者如何运用语言的力量把自己的情感深入到汉语幽远的腹地,找出诗背后的深层意蕴,最终与写者达到心灵契合。我个人比较喜欢语言犀利、富于哲理、跳跃性强的诗歌。

王霞

作品的内容境界高于生活,是指作品在内容上表现的是“许多个”的综合,比现实中单一的“这一个”、“那一个”更丰富,在思想上表现了写作者独特的视角和人物精神,这“视角”,这“精神”比现实更超群,更集中,更具前瞻性或反思意识。这个得益于写作者的精神气质和知识积累。

李冬梅

一直以来,觉得写作是孤独的产物,是一个人的孤军奋战。

参加《武当风》创作笔会,与诸多师友的重逢,让脑海中有些记忆复苏,那些相识的画面恍若隔世。有些人有些事,你以为忘了,其实一直就藏在心底某个角落,愈久弥新。

原来,我们不是一个人在写作,也不是孤单一个人在战斗。有这么多同样的人,大家一起孤单,就不再是孤单。

艾雪

我看到与会的每个人身上因文字充满无限能量,脸庞因文字都闪闪发光。

墨筱溪

 在阅读中沉淀心智让自己成长,在写作中表达自我,慰藉灵魂。读书作文,无关其他。

秦祖成:写作于我,是一种零打碎敲的精神体验。自由、散漫,无拘无束。但每每提起笔,就有一种思想火花在闪动,有一种世俗光亮在映照,于是就写了下来,从《武当风》发表我的小说处女作算起,至今已坚持了十个年头。这大概就是文学的初心吧。

段吉雄

大地是万物的母亲。在这片厚重的土地上,人们在二十四节令的指引下,无论风霜雨雪,无论酷暑寒天,都以最虔诚的姿态向脚下这片土地致敬,不仅仅是为了吃饱肚子和繁衍生息,还有来自灵魂深处对自然、对土地最深深的敬意。

那些安静的泥土默默地孕育着各式各样的种子,毫无怨言承受着人们的过失和错误。当人们需要的时候,它们一次又一次地背井离乡,化身成坚如铁石的土坯,形状各异的砖瓦,以及结实大方的陶瓷,成为文明传播的使者。一粒泥土,既蕴含着劳动人民“天人合一”的世界观、“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价值观以及“和谐守则”的人生观,也体现了人们对时间、空间的最早感知,自然、质朴的审美观念,以及狂野豪放的表达方式。

一粒泥土微不足道,但辽阔的大地正是靠着一粒粒的尘土堆积而成,正所谓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做一粒细微的泥土,在这个纷杂的世界里愉快地奔跑,就十分美好。

陈如军:如今灯白如昼,纤尘不染,但已没有几人能安心读书了,而那时的煤油灯虽然熏黑了我们的脸,但却点亮了我们的心。真是怀念那个时候。

今天我想,如果我们后来还能写点什么的话,完全都是煤油灯的错,就像那位美人“怒夺”的灯一样,是它伴我们挣扎、苦读,由于光线不好,照不见任何歧路!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所以我个人认为,再好的书都不是写出来的——而是读出来的。

对于时隔二十多年再次举办的这样的笔会,是十堰文学艺术的春之眼,是促进,是提升。笔会中一对一的实锤,细致、劲道。

张玉真

很多记忆不敢轻易拿出来晾晒。只有在我写作懈怠,面对病疼坚持不下去时,记忆才如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呈现。这些人这些事就像我人生道路两旁沿途的绿化带,一路绿化,一路净化,使我走至今天。

在这次笔会上,与这些文友重逢,令我兴奋,是文友、文学给我生活的力量与支撑。

周玉洁

我喜欢看书、听故事。书籍和作家、诗人的启发,使我产生了写作的妄念。它成为我人生中一件力所不及、欲罢不能的事。语言一出口就被风吹乱,缝补文字的针线仿佛都在别人手中,我迷茫、挣扎、寻找,试图自圆其说。

与《武当风》结缘于1997年,那年我在《武当风》上发表了人生中的第一首诗。此后,散文随笔和小说,也会陆续飞向它。一回头,22年已过。

《武当风》是个坚实的阵地。它举不灭的烛,执着坚守,深耕细作,将贫瘠的山地耘成沃土。它构造包容的创作、交流平台,把这方土地上的种子催开成花、壮大出实。懈怠、彷徨时,文友在《武当风》上发表的新作,《武当风》编辑约稿的电话,人们读《武当风》看我文章后对我的点醒,都会促我再次上路。一本本熠熠生辉充满惊喜的新刊,把很多热爱文学的人凝聚到一起。我通过《武当风》结识师友,读到他▊们许多新作。

2019年6月,《武当风》忽然组织了一场笔会,潘能军老师振臂一喊,把几成孤岛、靠“见字如面”联系的文友们召唤到了夏日宁静的一隅。没有隔膜、疏离,敞开谈起文学。久违、奢侈的对话,真切、热烈。拆去藩篱,走出壁垒,每个人都说了很多话,把久藏难诉的写作苦闷和困惑,把多年写作中总结出的珍贵经验,把独自一人历尽千辛万苦寻到的矿藏,慷慨地捧来分享。众人拾柴,点燃热情,暗处的我们变得明亮。

散会回家,翻开笔会上记下的笔记,回想文友们为我的文字所提的建议,生怕辜负,生怕忘记……我在夜深人静的书桌前,把音量开到最大,戴上耳机,闭上眼睛,他▊们的话语如同雷电炸响在电流沙沙的声音里,如同神谕。

感谢十堰市文联搭建平台,扶持本地创作者。感谢文联的领导和同志们紧密联系作者,不断传递新信息、推出新办法,千方百计激励文学艺术创作,增强了我们持之以恒的动力。一路同行的小说创作者们已形成自己的风格,建立起各自的小说坐标,达成继续寻求创新与突破,写出好作品的共识。我们将再次出发,朝共同的目标,继续行走。

                       by:石木 整理

-END-

目录

                  2019-4《武当风》

●虚构 XUGOU

 时光魔镜    陈如军 

 冷月光   陈婧

 八骏图   秦祖成 

 华林居的歌声    张玉华 

 变色龙    段吉雄 

 报恩    李冬梅 

 金钥匙    袁胜敏 

●汉诗 HANSH 

 废虚教堂     张 伟 

 水在水之下    顾娇娇 

 点滴时刻      周国军 

 消失的星星     墨筱溪 

 落在春天的雪     媚 娘 

 月亮好像来过     吴双琴

 小舟与海     艾 雪 

●艺苑 YIYUAN 

 摄影:水之物语     孙建云 

 铜版画     李芙渌 

 雕塑     张永生

●非虚构FEⅨUGOU 

满城尽带黄金甲     李兴艳 

 理想·茶     王 霞 

 ●说吧文学 SHUOBA WENXUE 

 在沉潜中讲诉     周玉洁 

 无论走多远,这里都是起点     张泽雄 

 说吧,文学木石整理 

 当我们谈论文学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潘能军 

 ●专栏 ZHUANLAN

 流年遍忆 

 我的“河南四妲”    老芨 

 无从说起 

 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庹明生 

 【世相琐谈】 

 一桩无法避免的悲剧   叶艳芳 

 ●评论 PINGLUN 

 人是一个感叹的存在    毛培斌

 

策划 | 潘能军

编辑 | 小   雅

图片 | 陈   鹏

武当风

WUDANG  STYLE

  无论您身在何处

  这里都是您的灵魂树洞

  敬请关注武当风

主管: 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 十堰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顾问: 张慧莉   主编:杨广智 

 副主编: 操建华   执行副主编: 潘能军 

 特邀栏目主持: 谢逢春 赵原 

 地址:湖北省十堰市北京路市民服务中心

 邮编: 442000    电话: 8109673 

 法律顾问:十堰律星法律事务工作室程立新

投稿邮箱:wdwx163.@163.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庹读什么, 在镇雄城南中学读高三的女孩家庭贫困!但是成绩名列前茅字很漂亮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26293.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