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营销达人 > 美国月子, 五宝妈的成长故事 | 我的美国月子

美国月子, 五宝妈的成长故事 | 我的美国月子

作者:   来源:  热度:5  时间:2021-05-26






生完老四的月子是我们第一次独立做月子,整个过程完全没有老人参与,我们夫妻带着四个娃一起完成我们的美国月子。生完孩子第二天回家,前两周忠阳全天都在,每天早上他会起

生完老四的月子是我们第一次独立做月子,整个过程完全没有老人参与,我们夫妻带着四个娃一起完成我们的美国月子。

生完孩子第二天回家,前两周忠阳全天都在,每天早上他会起来做饭,之后送老大、老二去幼儿园。然后回家陪老三、老四,做饭以及照顾我。下午让我休息,他带着老三接老大老二放学,带他▊们去公园玩、去图书馆看书,或者去超市买东西。晚上回来做饭吃饭,给孩子们讲故事,7点送三个姐姐上床睡觉。因为老四前40天都是喂奶瓶,晚上10点-2点他还会帮老四喂两次奶,才去睡觉。

老四出生一周左右需要去医院复查,我第一次出门。能出门放风的感觉真好,我真的觉得,月子里简单的家庭关系,好的心情特别重要。

老四黄疸需要每三天复查,所以特别开心的是我总可以出门溜达。既然一直在出门,所以干脆两周之后我们就全家一起去教会了。

从老三出生,香港的产科医生建议可以正常饮食,我就开始非常丰富的月子餐了。生完老四也一样,正常饮食,想吃啥吃啥,配合定居洛杉矶的闺蜜给我快递了一箱子月子食物。每次怀孕和月子都会有些特别喜欢的食物,这次特别爱喝白菜豆腐汤、罗宋汤、牛排和意面。

老四出生两周以后,我觉得身体已经恢复差不多了,就让忠阳去上学了(他在当地学英语)。之后他每天早晨送完孩子以后就去上学,我需要自己做一顿我和老三的午餐,下午和孩子们睡一觉,晚上忠阳接了姐姐回来做晚饭。

整个月子我的心情都特别好。喂奶有电动吸奶器和姐姐们做帮手,轻松了很多。虽然是第四个孩子了,我依然没有办法从开始就掌握正确的哺乳方法,美国的医生教了我很多种哺乳姿势,看看哪种会更顺利,最后医生告诉我如果总是哺乳不顺利,可以用电动吸奶器。

这帮助我解决了很大的问题,晚上吸完奶,喂奶时间忠阳喂,我可以睡得比较好一些。白天三个姐姐把哺乳枕放在腰上,轮流喂老四,基本上前40天的奶都是姐姐们喂的。第40天开始我才开始亲喂。

在美国,生孩子的时候基本上都用无痛分娩,生完之后有电动吸奶器,让妈妈们轻松很多。美国的医院会特别关注妈妈,因为妈妈好了孩子才会好,几乎所有传递的信息都是:孩子很重要,但妈妈更重要。


其他四次月子经历

第一次月子

没有请月嫂,平时上午姥姥姥爷会过来帮忙,周末白天爷爷奶奶过来帮忙,晚上都是老公照顾,30天没出门。

饮食:生完前几天几乎都是红糖水,小米粥鸡蛋,清淡的食物和汤。

按老家习惯,妈妈每天都给我做5-6顿饭,真心吃不进去,但是妈妈说,不吃哪有奶啊?所以就是努力各种玩命的吃,搞得她也好辛苦。

身体活动:顺产,生完几个小时就下地溜达了。第四天开始在屋子里到处溜达了,真的躺不住啊!

洗澡:第八天实在受不了,洗了头,第十天,洗了澡,洗完瞬间觉得世界都美好了。(个人经验,月子里洗头洗澡,没有落下什么月子病。)

切记:洗完头,一定要马上用吹风机热风吹干。


第二次的月子

老二出生后第三天回家,有了之前的经验,跟老人之间的分工明确,沟通也比较顺利,人际压力少了很多。其他方面也都类似。差别是,活动的时间更多,因为老大需要多多陪伴,来适应新角色。我不希望她感觉因为老二的到来,她被忽略。

第28天出门。


第三次月子

第8天从深圳回北京,刚好赶上8月北京最热的时候,我们回到婆婆家。我们的卧室朝北,新装修完,平时也没人住,所以没有安空调,回去第二天,我和老三就起痱子了,赶紧装了空调。

这次孩子出生第八天我就回家了,月子里开窗通风,生完在医院就开始吹空调,月子里第28天出的门,身体很健康。

饮食:香港医生说没有什么忌口,正常吃,第一周不要喝汤,怕涨奶。生完第一餐好像有三明治,米饭,肉,青菜什么的。回北京后在婆婆家,饮食比较营养均衡,几乎每天都有催奶的鲫鱼豆腐汤。为了催奶,婆婆也是费尽心思。


第五次月子

在塞班岛,月子里两个卧室给了孩子们。我和忠阳睡客厅,天天吹海风,可爽了,哈哈。孩子出生后第三天,我的签证到期了,就带着老大去了一趟韩国,来回坐飞机,整个行程差不多15个小时。之后半个月在塞班岛正常饮食, 每天一根雪糕,孩子28天的时候飞回北京。20多天闺蜜来塞班玩,还和朋友去了军舰岛,下海玩水溜达,一路都忘了自己是月子里的人。

近期文章:

很多人在电视上看到警察去月子中心检查,对月子中心的合法性产生了好奇。那么月子中心是否是合法的呢?月子中心涉及违法的情况有哪些呢?如何合法的经营月子中心呢?快来看看今天的How视频吧。

月子中心的合法性:

法律中没有明确规定开月子中心是违法行为,所以月子中心是合法的,并不存在灰色地带一说。

月子中心的部分行为可能会造成违反法律,但其主体并不违法。比如按摩院,按摩院本身并不违法,但若是其中涉及卖淫行为就是违法了。只要避免这些非法行为,就可以合法经营月子中心。

月子中心涉及违法得情况:

情况一.违反区域法

美国部分区域不允许将住宅用作商业用途。

情况二.违反税法

部分月子中心收取现金或在美国境外完成交易,其行为会涉嫌偷税漏税。

情况三.涉嫌签证欺诈

月子中心教唆其客户欺骗签证官进入美国,会涉嫌签证欺诈。

情况四.涉嫌福利欺诈

月子中心教唆客户即使不符合条件仍申请相关福利。

注意不要涉及这四点一般来说在美国开月子中心就不会有问题。

想要观看更多视频请关注订阅How视频 youtube频道,多的是你想不到的精彩内容。

频道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ayKOXvIcatt5VocwTrU9Q

洛杉矶华人资讯网版权文字,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转载!

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684期

记者丨关珺冉       编辑丨漆菲 

2015年,美国联邦特工在加利福尼亚州欧文市开展了搜捕行动。2019年1月31日,在针对蓬勃发展的生育旅游业进行的最大规模的联邦刑事侦查中,有三人被捕。

四年前,美国南加州几十家月子中心遭遇突击扫荡,引发全美关注。直到最近,美国政府终于提出控罪——加州中区联邦检察官哈纳(Nicola T. Hanna) 1月31日宣布,对南加州尔湾地区的三家月子中心、共19名人员提出诉讼。

当天有3人被捕,被控罪名为“共谋实施移民欺诈、跨国洗钱和身份盗窃”;另外16名被告仍在逃,目前多人在中国。

法庭原定于3月26日进行快速审判,但经被告律师请求,获准延期至9月进行庭审。这是由于大约一周前,被告代理律师才收到联邦政府检方律师发出的起诉资料。律师需要时间阅读资料,了解检方提供的指控案情,还得寻找证人举证及寻求相关专家的意见等,难以在短时间内准备就绪。因此三位被告律师经过沟通商量,向法庭提出延期请求,并最终获准。

这是美国政府首次对月子中心的经营者和客户进行联邦刑事起诉,被外界解读为或给赴美产子行业造成打击。“这些案件中各种各样的犯罪计划试图损坏我们的移民法。”检察官哈纳说,“这些月子公司经营者的宣传表现了对美国的蔑视,同时他▊们通过美国公民的身份引诱客户。这些企业的一些富有客户中,有的忽视法庭要求他▊们留在美国协助调查的命令,有的则逃避未付的医院账单。”

“赴美生子没问题,欺诈有问题”

美国国土安全部和国税局官员对洛杉矶、南加州和奥兰治县的多家月子中心进行了长期调查,此次逮捕行动标志着调查接近尾声。这些月子中心通常位于高档公寓内,准妈妈们需支付1.5万美元至5万美元的费用才可入住,主要顾客群体为富裕的中国人。

起诉书中提到,这些被告帮助多名中国孕妇到加州生子,并向这些孕妇收取高额费用。三家涉案公司分别为“优孕美国月子度假会所”(You Win USA Vacation Resort)、“快乐宝宝月子中心(USA Happy Baby Inc.)”、“星星月子护理中心(Star Baby Care Center)”。这几家月子中心在2015年的大搜查后均被关闭。

被逮捕的3人为李冬媛(Dongyuan Li)、刘维岳(Michael Wei Yueh Liu)和董晶(Jing Dong)。目前刘维岳和董晶夫妇经法官获准,以房产抵押,于当地时间2月6日暂获保释出狱。李东媛仍在监狱关押。

李冬媛是优孕美国月子度假会所的高管,她的丈夫和商业合伙人目前逃回了中国。据调查,该月子中心在短短两年内获利300万美元,同时向客户收取4万至8万美元的服务费。董晶和刘维岳夫妇则共同经营着快乐宝宝月子中心,服务的客户不少是中国政府官员,有的孕妇被收取高达10万美元费用。两人被控仅在2013至2014年间,利用14家不同的银行收取从中国转帐超过340万美元的国际汇款。

同样被起诉的还有65岁的美国公民邓文瑞(Wen Rui Deng),调查人员认为她所经营的星星月子护理中心是美国最大的月子中心。她在宣传网站上说自1999年便开始经营,在罗兰岗拥有30套公寓,在尔湾拥有10套住房。邓文瑞目前人在中国。

国土安全部的一名官员向《洛杉矶时报》披露,优孕美国月子度假会所的几位商业合伙人原本对一些罪行表示认罪,并同意配合调查,却在等待判决期间逃离美国。另有几名孕妇及丈夫被要求作为证人留在美国,但一些人却逃回中国,结果同样受到指控,帮助她们逃跑的一名律师也在名单中。

洛杉矶华裔律师王崧峰2015年曾作为协助调查孕妇的律师方参与到上述案件当中。他向《凤凰周刊》回忆说,“我当时接触的不少孕妇都很害怕,被移民局带走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于是我告诉她们,一般录口供要说些什么。”王崧峰一再向这些孕妇强调,美方并不是要抓她们,只是需要她们配合调查,回答“你付了多少钱,如何支付”等一系列问题。但一些人还是由于担心而逃跑。

华裔律师刘龙珠同为代理月子中心调查案的代表律师之一。据他透露,此前与联邦检察官交涉时,对方多次强调“赴美生子没有任何问题,欺诈才有问题”,甚至还说“欢迎来美国生孩子”。

“赴美生子本身不违法,但由赴美生子引发的其他诸如签证欺诈、福利欺诈或偷税漏税等行为是违法的。”刘龙珠进一步解释说,“美国有严格的《城市区划法》,如果说你的地址只作居住用途,那如果在房子里做生意,例如接待中国来的孕妈,就是违法的。此外,很多接送孕妈的司机没有商业保险,雇佣的月嫂也没有相关婴幼儿护理证件,这些都是违法行为。”

不过,通过与联邦当局的几次接触,刘龙珠明显感觉到,虽然法律允许来美生子,但一些政府工作人员的心里并不那么情愿。“他▊们认为,到了入学年龄,这些孩子就能来美国享受公立小学的免费教育了,但其远在中国的父母从没给美国纳过税,凭什么享受这些福利?”

随着赴美生子人数的增多,所谓的“锚宝宝”(anchor baby)现象已经引发美国不少群体的批评,他▊们担心,外国成年人在利用他▊们的孩子确保在美国拥有永久居留权,并由此获取公共福利。

起诉书中指出,许多客户未能支付在美国医院生产的相关医疗费用。其中一对夫妇由于“贫困”只能向医院支付4080元生产费。但他▊们美国银行的账户中拥有22.5万美元,并在比弗利山庄的奢侈品商店购物。“美国人觉得,如果说一些墨西哥人是没钱付医药费,但很多赴美生子的华人明明付得起钱,却还是逃账,那就不能接受了。”刘龙珠说。

不少当地律师指出,一般联邦法院执法周期很长,不会轻易起诉,“一旦起诉肯定是证据确凿,刑期也会较重”。

美国特工卧底调查两年

2015年的那场严打月子中心的“303大搜查”,依然留存在不少洛杉矶华人的记忆中。这起扫荡也被认为是美国有史以来针对所谓“生育旅游”的最大规模打击。

当年3月3日清晨,美国联邦当局对20多家华人月子中心进行突击扫荡,范围涵盖加利福尼亚州南部洛杉矶县、橙县以及圣伯纳迪诺县等区域。十几名身穿黑色制服的当地警察以及移民局、海关执法局、国税局在内的联邦政府机构参与了这次大规模搜查行动。

警方在搜查优孕美国月子度假会所的办公室时发现,这里有着详细的赴美生子“战略信息”:例如提交檀香山特朗普国际酒店的旅行申请,可提高通关几率。还有证据显示,优孕美国每年支付超过6万美元用来租用南加州的公寓,星星月子护理中心运营着10个“孕妇酒店”,盈利金额超过100万美元,但这些金额从未报告给任何部门。

此次突击搜查之所以成功,是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下辖国土安全调查处(HSI)的一名女特工长达两年的卧底结果。移民海关执法局是联邦政府中最大的调查机构之一,也是国土安全部下辖的主要调查机构。

“我的堂姐想来美国生孩子。”女特工的一位同事起先以这一理由与经营该业务的陈某取得联系。待陈某联系好月子中心后,能说流利中文的这名女特工以“堂姐”身份拨打了指定电话,开始了几番交谈。

“每个人都想来美国!”这句话让女特工印象深刻。她随后在月子中心的帮助下获得了虚假的收入证明和大学文凭,还被指示通过热门目的地夏威夷或拉斯维加斯入境,该月子中心还帮她预定好了酒店。这名女特工亦被告知:“不要告诉海关和移民官你怀孕了,穿宽松的衣服,避免被看出来。”她还被要求提供腹部的正面和侧面照,以了解怀孕情况。

在星星月子护理中心的网站上,经营者邓文瑞吹嘘称,自1999年开业以来,已在美国精心安排了8000名婴儿的出生。优孕美国月子度假会所则宣传说,他▊们成功将500多名孕妇偷偷带入美国。

让调查人员肯定的是,这的确是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根据起诉书来看,李冬媛在2013年和2014年从中国获得150万美元的电汇,其他被告也收取了类似金额。2013年李冬媛以210万美元价格在欧文地区买了房子,以11.8万美元买了一辆奔驰。起诉书称,她有足够现金可以直接购买而无须贷款。银行账户、金条、金币及被扣押的6辆汽车都成为调查的一部分。

“让我震惊的是,她并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大胆。”国土安全调查处的助理特工马克·齐托(Mark Zito)说。

“这些公司不仅从事欺诈行为,而且还引发国家安全风险。”美国当局表示,这些公司的客户包括一些为政府工作的人,他▊们已经为孩子们取得美国公民身份,这些孩子以后可以回美国,一旦他▊们21岁,就可以为他▊们的父母申请绿卡。据悉,快乐宝宝月子中心对中国官员客户收取的服务费高达10万美元。

调查人员先是查获了大量通话记录,包括来自中文短信及微信的一系列通讯记录,“然后把普通话翻译成英文”。大搜查之后的暗访行动又持续了好几个月。等到证据确凿,时间已过去了4年。

这期间,对月子中心的盘查也从未间断。当地一家月子中心的负责人告诉《凤凰周刊》,移民局来查签证,税务局查逃税漏税,甚至连邮政局也来了,他▊们的理由是“寄来了一千封邮件”。

据他说,月子中心产业在加州比较火,总是因为被邻里投诉卫生或噪音问题而得到地方执法机构的注意。“过去每两年就会有一次针对月子中心的搜查行动,但都是州或县一级的。2015年3月的搜查规模大得多,也是第一次联邦级别的调查。自那以后,不少月子中心都倒闭了。”

加速月子中心优胜劣汰

2015年的大搜查之后,从西雅图或洛杉矶入关的华人迎来了更加严苛的“审查”。赴美生子的孕妇以及家人被请进“小黑屋”也不再是什么新鲜事。

“所谓的‘小黑屋’并没有那么可怕,内部像银行柜台一样,有一个玻璃挡着。海关人员坐在里面,叫到谁谁就进来。里面不让用电话。”一位经历过二次审查的中国孕妇告诉《凤凰周刊》,“被要求二次审查的乘客来自各个国家,也常常有其他族裔被遣返的例子。”

王静是2015年“303大搜查”风波期间,入境洛杉矶赴美生子的孕妈。她申请签证的时候准备得十分充分,签证官当时笑言:“你的材料太充分了,我不知道还能问什么。”签证官的关切点一般集中在:有没有支付能力、会不会占用美国人的资源、是否有可能“黑”在美国。

王静的丈夫随后赴美陪产,在过海关时遇到了麻烦。当时他携带着妻子在医院生产时的账单,上面写有两个价格:一个较高的价格以及一个折后价,而后者才是美国医院的实际收费标准。海关人员却紧盯这个较高的价格,质疑其是否有足够的支付能力。而他随身携带的现金并不足以支付该价格。

当时通过海关的专职华人翻译反复解释:只需要看账单上的折后价即可;海关人员却始终重复:“我不信任你!”最后,王静的丈夫被请进“小黑屋”,待了3个多小时。“因为工作人员深夜轮岗,终于让我们一屋子人过关了。但前面的那一批据说有很多人被遣返。”他说起来仍心有余悸。

本文为节选,余下全文请识别下方二维码阅读

*原文刊登于《凤凰周刊》第684期,完整版请购买杂志阅读。

End

/ 点击图片阅读以下文章 /

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月子, 五宝妈的成长故事 | 我的美国月子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25970.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