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商动态 > 南京高校, 党史故事百校讲述 | 听南京大学“春风第一枝”的故事

南京高校, 党史故事百校讲述 | 听南京大学“春风第一枝”的故事

作者:   来源:  热度:7  时间:2021-04-08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百年风雨,百年征程,百年奋斗百年恰是风华正茂今天,党史故事百校讲述活动由南京大学讲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故事1978年5月11日,《光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百年风雨,百年征程,百年奋斗

百年恰是风华正茂

今天,党史故事百校讲述活动

南京大学讲述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的故事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像一声春雷,冲破了思想僵化的严重束缚,将中国共产党“实事求是”的根本路线重新清晰地呈现于世人眼前,推动了全国性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解放运动,成为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伟大历史转折的思想先导和撬动改革开放的哲学杠杆,被誉为“春风第一枝”

该文初稿由时为南京大学哲学系青年教师的胡福明撰写,后凝聚集体智慧数度修改,最终以《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在这篇文章的背后,凝聚着胡福明的智慧和汗水。当时,他的爱人正因患肿瘤住院手术。他白天上班,晚上到医院陪伴妻子。深夜,胡福明在医院的过道里走来走去思考着,满脑子都是文章的事。后来,他干脆把马列主义的一些经典著作搬到医院,借着走廊的灯光,趴在凳子上写作。正是在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下,1977年8月下旬,最终完成了后来炸响春雷的初稿。

如今,胡福明先生虽已至耄耋,但一贯勤于阅读、思考的他,依然保持着惊人的记忆力和清晰的逻辑。这位一直走在思索路上的老人,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稳步前进,源源不断地贡献着智慧和力量。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一文至今仍未过时,仍在闪耀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智慧的光芒。新时代的南大青年,亦将铭记这段历史,继续秉持实事求是原则,传承胡福明先生勇开思想先河、勇立时代潮头的担当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继续书写青春华章

2021年3月24日

《光明日报》在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庆祝中国共产党

成立100周年专版

再次刊登了

胡福明的署名文章

《在关键时刻“喊一嗓子”》

全文如下:

在关键时刻“喊一嗓子”

作者:胡福明      

粉碎“四人帮”的时候,举国欢腾,大家感到又一次解放了。当时我是南京大学哲学系的助教,以为“文化大革命”结束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就要开始了,中国历史发展要出现重大转变,就着重从政治上、理论上积极参与揭批“四人帮”的斗争。我在学校、省里的大会上发言,也写文章,批判“四人帮”。后来我就想,批判“四人帮”要抓住根本性的东西,以推动拨乱反正。

就在这个时候,具体来说就是1977年2月7日《学好文件抓住纲》发表,提出“两个凡是”。问题变得复杂了。“两个凡是”本质上是维护“文化大革命”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的。我们的国家要么坚持“文革”的那一套,这意味着中国人的日子肯定过不好的;要么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那一套,重新开辟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道路。可以说,党、国家、民族处于十字路口。我是一个党员,还是一个理论工作者,要尽自己的力量,争取第二种前途。大致是在1977年3月初,我找到了拨乱反正的关键,那就是批判“两个凡是”。

如何批判和否定“两个凡是”?在当时这个事还不好办,直接冲上去是不行的。这就要讲究策略。我想,既然“两个凡是”是错误的,那么什么是正确的、科学的呢?虽然有“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的说法,但是“破”并不等于“立”,“破”了也未必就能“立”。而没有“立”,“破”也“破”不成。这就是说,必须旗帜鲜明地提出一个针锋相对的科学论断,让人们眼前一亮,彻底否定“两个凡是”。

剖析“两个凡是”的本质,发现它是违反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我找到两条路径,一是宣传“实践论”,一是宣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经过反复思考和研究,我选择了后边这个。因为“实践论”这个题目太大了,内容广泛,一篇文章容纳不下,可能淹没实践标准,冲淡主题,磨掉文章的锋芒。提出真理的实践标准,与“两个凡是”直接杠上了,针对性强,而且这个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无懈可击。

大概是在1977年7月初,我确定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作为主题,来写一篇文章。我重读马克思主义关于实践标准的论述,还有《实践论》。真理的实践标准有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任何理论是否正确,必须经过实践的检验,才能作结论;二是实践标准的辩证法,即实践标准的相对性与绝对性、确定性与不确定性。这篇文章的主要任务是否定“两个凡是”,要集中火力,因而重点论述前一方面,对于后一方面点到为止就行了,以防止片面性。理论联系实际也是一个重要原则,必须提一下,但不展开,一切都围绕着文章的中心来写,不能冲淡了主题。

为了让这篇文章更有力度,更有针对性,我着重强调了这么几层意思:一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是自觉运用实践标准检验自己的理论,以证实、修正、发展自己理论的典范;二是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就在于经过实践的检验证明是正确的。在组织材料时,主要论点、论据都引用马列著作的原文,完整、准确,这是当时写文章的一个通行方法。

文章写好后,在9月初寄给了光明日报理论部哲学组组长王强华同志。我们是在南京的一个会上认识的,他跟我约稿,并没有出题目,我就把这篇文章寄给他了。后来这篇文章经过多位同志的反复修改、打磨,题目改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由胡耀邦同志审定后,于1978年5月10日先在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上刊出,5月11日在《光明日报》头版公开发表,署名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胡福明获南京大学哲学系“最高贡献奖”

这篇文章没有多少理论上的创造,完全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高校的每个哲学教员都知道的。我不过是抓住了一种重要的时间节点,担负起作为一个党员、一个理论工作者的责任。我就是要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喊一嗓子”。

我今年86岁了,一直关注着国家大事。现在,我们国家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决战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祖国大地绿水青山。我感到很高兴,希望我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越来越有力量,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盛。

个人简介

? 胡福明,1935年7月生,江苏无锡人。1955年9月就读于北京大学新闻专业,翌年进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学习,1962年毕业后,到南京大学政治系(后更名哲学系)任教。曾任系党总支副书记、副系主任、副教授、教授。1982年11月调至江苏省委工作,历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部长、省委常委、省委党校校长、江苏省政协副主席等职。

?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在头版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刊登了胡福明为主要作者的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该文在中国思想理论界引起巨大震动,引发了席卷全国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

? 2018年,胡福明作为“真理标准大讨论的代表人物”获得“改革先锋”称号。

? 2019年9月25日,胡福明获“最美奋斗者”个人称号。  

2020年10月18日,胡福明荣获南京大学哲学系“最高贡献奖”。

党史映初心

传承红色基因

讲好党史故事

@浙江工业大学

接力棒交给你

请接力传承

讲述你的党史故事哦!

精彩荐读

来源:南大团委、光明日报视频:共青团南京大学委员会文字:何怡萱图片:往期官微、网络编辑:高沁彤、朱歆琦、李雪妍责编:佘静 温馨提示如果你喜欢本文,请分享到朋友圈,想要发布招聘信息,请联系我,微信:2023299832  3月29日,“南大碎尸案”被害人刁爱青的姐姐刁爱华在代理律师陪同下,前往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就当年妹妹遇害一事起诉南京大学。刁爱华介绍,妹妹刁爱青在南京大学读书期间遇害,父母多次去南京大学讨要说法。但是,很遗憾当时南京大学以案件尚未侦破,让其回家等消息为由并没有处理。此后,刁爱青的父母一等就是25年,截至起诉前,南京大学还是没有给出任何答复。3月31日,南京大学宣传部内部人士回应极目新闻记者称,他们关注到了相关报道,得知此事已进入司法程序,会尊重司法程序。“进入司法程序之后,法院还没有给我们任何信息。由于还未立案,我们还不是被告。”记者了解到,由于该案发生在25年前,历史久远,且案情复杂,诸多事实尚未查清,法院并未当场立案,将在7日内作出是否立案的决定。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3月31日消息,3月29日,“南大碎尸案”被害人刁爱青的姐姐刁爱华,就当年妹妹遇害一事起诉南京大学。

3月31日,南京大学宣传部内部人士回应极目新闻记者称,他们关注到了相关报道,得知此事已进入司法程序,会尊重司法程序。“进入司法程序之后,法院还没有给我们任何信息。由于还未立案,我们还不是被告。”由于该案历史久远,且案情复杂,法院将在7日内决定是否立案。


本期资深编辑 邢潭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南京高校, 党史故事百校讲述 | 听南京大学“春风第一枝”的故事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08610.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