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营销教程 > 成都62路公交车, “成都公交车失火案”始末:闺女难撑父亲赌博,父亲纵火报

成都62路公交车, “成都公交车失火案”始末:闺女难撑父亲赌博,父亲纵火报

作者:   来源:  热度:8  时间:2021-04-01






突如其来的大火本期讲述的是一起纵火案,这起案件在当时可是轰动全国,伤亡者人数众多。这起案件有很多疑点,警方在侦破时有不小的阻力,虽然最终确认为凶手故意纵火而结案,

突如其来的大火

本期讲述的是一起纵火案,这起案件在当时可是轰动全国,伤亡者人数众多。

这起案件有很多疑点,警方在侦破时有不小的阻力,虽然最终确认为凶手故意纵火而结案,但还是有一些说法。

这就是成都公交车纵火案,那么,下面带着大家回归下这起案件。

公交车起火

2009年6月5日,如往常一样,成都9路公交车行驶在马路上了。

案发当日,公交车上人数较多,大约有100多人。乘客们在公交车上谈笑风声,正在这时突然从车后传来喊叫。

当乘客们回头看时,火焰迅速蔓延,司机见状赶紧停车打开车门,乘客们纷纷向外逃跑。

不到5分钟,9路公交车被埋于大火中,随后路人拨打了110、120、119等救援部门,消防救援队立刻赶到现场将火扑灭,在群众配合下将伤者送往120车上,随即送往医院。

对于这场莫名着了的火,警方进行了现场调查。

伤亡惨重,警方调查

成都9路公交车着火受到了社会、媒体及有关部门的关注。

据数据显示,在这起失火中,共有27人死亡,74人受伤,其中17人属于伤势过重。

成都市政府连续召开三次新闻会议,将最新情况公之于众,成都市公安厅将全面调查公交车失火案件,还受害者真相。

警方根据公交车着火点进行勘察发现,是由于一些可燃物引起了着火,这种可燃物初步断定为汽油

调查幸存者时,有的人说当天看到一名男子带着一桶液体上了公交车,当时有人就闻到了一股怪味,合计是汽车尾气排出。

警方根据这个线索,搜寻到这个带着液体上车的嫌疑人,他叫张云良,但他在这场火灾中死亡。

凶手为何带着汽油上车

张云良,男,62岁,无业游民。据家人和邻居反应,张云良非常喜欢赌博,嗜赌如命。家中能输掉的都输了,时不时就会有债主上门讨债。

平日里,靠着女儿资助活着。到了2009年,女儿不再供养父亲,因为张云良的恶习严重危害到女儿生活。

于是,张云良开始多次以自杀的方式找管家人要钱。

案发当天,张云良告诉女儿,这是他人生中最后一天,他要和别人死,还留下了遗书。最终,这起惨案发生了,警方有理由断定张云良是这起纵火案的元凶。

疑点重重,值得怀疑

案件过程被曝光后,很多人都存在质疑。因为嫌疑人已死,没有证据证明张云良是凶手,还有很多人分析有三种原因导致公交车失火。

一故意纵火,二公交车自燃,三静电着火。

其一,自然不用多说,张云良故意纵火。

其二,由于公交车出站前没有进行认真检查,由于天气炎热,某些漏油点产生自燃。

其三,由于汽车油箱位置有很多线路,在行驶中产生高温通过静电导致公交车着火。

最终,后两种原因通过公交公司和技术鉴定机构提交证据排除。警方反复勘查,将这场失火定义为故意纵火。

因为在张云良位置是起火点,而且他位置是烧得最为严重的地方,并在尸体旁搜取一枚打火机,这些都充分证明张云良故意纵火自杀。

小结

张云良纵火自杀,是因为平时养成了好赌的习惯,将自己生活推向深渊。

女儿不在资助下让他的生活陷入了困难,他的内心开始暴躁,家人的不理会,让他反社会人格展现。

长时期对生活的不满,生活的不幸让他走上了自杀之路,最终做出了这个害人害己的公交车纵火案件。

四川全域景区一站式服

一部与妈妈有关的电影

《你好,李焕英》

无论是那一份对母女间

真挚情感的温暖描写

还是电影中对过去那个年代

的场景还原

许多观众看了都满是感慨

看完电影之后

你是不是也特别想去

电影中的胜利化工厂转转呢

不着急,其实成都也有

“李焕英”同款场景地

今天就跟着一起来看看!

中车共享城

这是二仙桥附近一个工厂风打卡地

——中车共享城

图据成华区宣传部

这里曾经是老东郊的仓储物流集中区

1951年,为配合成渝铁路修建

铁道部选址成都二仙桥

建设新中国第一座铁路工厂——

铁道部成都机车车辆厂

这里试修出第一台东风型内燃机车

图据成华区宣传部

68年来,这块土地创造了

无数的故事和辉煌

倾注了无数“机车厂人”的心血与汗水

图据@EHVEL

图据@XiangLi-FF

如今以崭新的面貌进入公众视野

红砖房、高烟囱、镂空钢架、火车头等

工业遗址都摇身一变

成了新一轮好耍地

更是爱拍照的小伙伴们的出片地

园区保留了很多工业遗迹

还有旧机器再创造的艺术品

废弃的厂房、火车轨道、涂鸦火车

有一种原生态的感觉

图据成都地铁运营

地址:成都市二仙桥北路31号

交通:成都地铁7号线,坐到【二仙桥地铁】站C2口出,步行1公里即到。

成都白药厂

沿着繁华的科华南路往二坏外走

走过高攀路社区

有很大一片旧厂房、老仓库

老成都人管这里叫“白药厂”

最早是成都制造火药的工厂

也叫7322工厂

据说是目前成都唯一被保留下来的

清朝末期工业建筑群

如今已经被赋予了新的生活气息

变成了1906创意工厂

图据@叶枝吱

进去逛逛就会发现

白药厂的百年历史在园中错落开来

几十栋老屋散落其间

据说是成都市内仅存的

清末建筑和洋务运动的“见证”

当年还是德国建筑师设计的中西合璧

图据@叶枝吱

军工历史与现代文艺

也碰撞出了奇妙的火花

静谧的小街

丰富的文创项目

弥漫着浓厚的文化气息

图据@花坠逸情

地址:成都市武侯区高远一路15号

交通:坐62路公交车,到【高攀路北站】下车,步行400米即到。

峨影1958电影公园

峨影·1958电影城

是全国首家园林式电影主题公园

由峨影厂的老厂房改建而成的

文艺风、复古风、工业风的影厅设计

保留了40多年峨影厂不可复制的电影文化

公园里散布着12个影厅

全部由峨影厂上世纪制片车间、摄影棚

标放间、录音棚和道具存放室等

固有建筑改造而来

妥妥的老建筑旧址

图据@小疯子的异想天开

图据@出云映像-kana

开放式的园区,文化气息浓厚

这里有上世纪遗留下来的

老厂房改造成的影厅

有民国时期李宗仁的卡迪拉克座驾

有贺龙元帅乘坐过的吉普

有老的电影设备

图据@好彩大浪湾 / 大众点评

2019年1月初

成都市第12批历史建筑名录公布

峨眉电影制片厂

建于1966年的一片老厂房入选这片老厂房由3座摄影棚组成

时隔近半个世纪,看上去已然陈旧

却因为“这里见证了四川电影业的发展史

也是新中国电影发展的缩影”

被历史建筑评选专家们一致推荐

20世纪90年代初三座摄影棚 图据川观新闻

这片老厂房

未来也将得到妥善的保护性利用

峨影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

3座摄影棚中,除了一座已改建成巨幕厅

另两座将分别改造为

影视体验秀的演出场所

以及以拍摄功能为基础

兼容各种活动的多功能摄影棚

此外,附近的红砖房还将在

刘家琨事务所的改造下

成为以电影博物馆为核心

同时又具备时尚元素的电影交流空间

峨眉电影制片厂厂房 组图据成都市房管局

地址:成都市清江东路360号

交通:成都地铁4号线,坐到【西南财大】站B口出,步行400米即到。

成都国营红光电子管厂

在20世纪50年代

成都的东面是农田荒地,被称为“东郊”

后来企业入驻,成为工业新区

21世纪后,城市发展、产业调整

这里保留了一些厂房和“生产痕迹”的遗址

再结合现代化艺术元素建成现在看到的样子

东郊记忆前身

是始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

成都国营红光电子管厂

代号773厂、106信箱

旧厂房、红砖地、大烟囱

火车头各个点位都很出片

图据@东郊记忆

坐标:成都市成华区建设南路中段4号

交通:成都地铁8号线,坐到【东郊记忆】站,下车即到

(信息源自成都旅游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您抽出   · 来阅读此文

获得更多旅游咨询请长按下方二维码

2路、6路、72路202路、快8路这5条公交线路调整运行时间

2路

由原日运行26台班76车次调整为日运行26台班88车次,增加12车次。让胡路站首班时间5:30不变,末班由19:00调整为19:30。大庆公交总站首班6:00不变,末班由20:00调整为20:30。

6路

由原日运行13台班62车次调整为日运行16台班68车次,增加3台班6车次。乘风站首班时间5:20不变,末班18:40不变。大庆西站首班由6:25调整为6:20,末班19:50不变。

72路

由原日运行12台班44车次调整为日运行14台班52车次,增加2台班8车次。乘风站首班时间由5:30调整为5:20,末班18:00不变。大庆客运枢纽站首班由6:30调整为6:10,末班19:00不变。

202路

原日运行16台班44车次调整为日运行16台班64车次,增加20车次。龙北站首班时间由6:00调整为5:45,末班19:00不变。大庆公交总站首班6:00不变,末班20:00不变。

快8路

部分运行时间微调,台班车次及首末班时间未调整。


来源:微大庆


编辑:宋然

统筹:王洪涛

监制:单既隆

转载请注明出处:成都62路公交车, “成都公交车失火案”始末:闺女难撑父亲赌博,父亲纵火报: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07726.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