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经典语录 > 七孔桥, 永远的七孔桥

七孔桥, 永远的七孔桥

作者:   来源:  热度:9  时间:2021-03-31






今天是阴历正月十六日,又是一年一度七孔桥踩桥会的日子。因为疫情,去年的踩桥会不让去,今年不提倡去。一年一度的踩桥会又无缘一见。今年秋天,我从乌河之源一直走到乌河

今天是阴历正月十六日,又是一年一度七孔桥踩桥会的日子。因为疫情,去年的踩桥会不让去,今年不提倡去。一年一度的踩桥会又无缘一见。今年秋天,我从乌河之源一直走到乌河尽头。以下为《乌河游记》中关于七孔桥的部分文字。

七孔桥

 

十五点三刻,过临淄大道,我沿着乌河的西岸向北走。乌河东岸就是小杜家庄,地势比西岸高。过去,西岸的河边长满了芦苇,没有路。而今,堤岸成了路。行约一里路,十六点,我来到了七孔桥。

七孔桥是一个正式的称呼,过去,附近的村民就称七孔桥为大桥。一说大桥,我们就知道指的是这座乌河七孔桥。即使后来王家桥村东北的乌河桥上修建了一座比七孔桥还大的闸桥,我们还是称呼七孔桥为大桥。等到我长大了,怎么看七孔桥都不大。称七孔桥为大桥,可见七孔桥在人们心中的分量。

七孔桥也是我最熟悉的一座桥。桥东南是小杜家庄,桥西为小张王庄、大杜家庄,桥西北是王家桥村。桥东北约一里路,坐落着我从小生活的村庄——王家庄。近几十年来,由于村庄扩张,从王家庄村的边缘到七孔桥,连一里路都不足了。王家庄初名泉河庄,明前以姓氏取村名立庄,后以庄西王家桥改名东王家桥,再改称王家庄。

七孔桥的桥面由三十五块厚重的条石构成。我丈量一下,每块条石宽六十厘米,长二米二。七孔桥长十五点四米,宽三米。这个宽度两辆普通轿车在桥上会车都错不开。七孔桥的石头则很有质感,那青色的石头经过了千万次踩踏,磨得平滑光亮,只要看上一眼,就能唤醒我的记忆。现在,七孔桥已经被精致的护网围了起来,不让通行了。七孔桥成了古董一般的存在,看上去怪怪的。在七孔桥之南,不足十米的地方,另建了一座混凝土桥。新桥比七孔桥略宽,暗淡无光,毫无美感可言。

乌河流到这里,东面地势高,河岸相对于河床高出十米八米的,形成河崖;西面地势低,河岸相对于河床也就高出三四米,芦苇丛生,成为芦苇滩。乌河切着高地与低地的结合部自然地流过。两岸的人要互通,走亲访友,没有桥就不方便了。过去,这里曾有一座古桥,古桥什么样子,已经没人说得清了。七孔桥是怎么来的?倒是有一段故事。

王家桥村位于我所在的王家庄西边,中间隔着泉河、乌河。以前,居住在孙娄店村的王氏看到王家桥村一带水流清澈,物产丰富,于是便在那里建房,因为泉眼甚多,故所建的房子称之为“涌泉别墅”。后来,分家析产,他们的后代有人分到了涌泉别墅,于明末崇祯年间徙居于此,始成村落。从顺治到康熙仅六七十年间,王氏家族人才辈出,出了两名进士,四名武举,家族兴旺。在四乡很有影响力,他们有交往的需要,杰出人士常往来于府(青州)县(临淄城)乡(孙娄店村、王家桥村)之间,而原来的古桥不便于车来人往,故提议在时乌河上建新桥。这个提议也得到邻村居民的响应及孙娄店村王氏族人的赞同,筹资、设计、施工,进展顺利。新的七孔桥西头曾立了一座形状独特的卧碑,碑檐前后镌刻着叠式猫头,碑前平放着一块长约两米、宽一米多、高有六十多公分的平板石。桥建成后,“涌泉别墅”也更名为“王家桥”。

因七孔桥地处东西南北交通要冲,道路几经维护。最后一次大修是在民国五年。王家桥提出重修“七孔桥”两端道路的倡议,得到周边各村、四乡名人的响应。十里之外的金岭镇、临淄城里也有捐助,筹资充盈。路面用长方形平板石铺的,桥西分别铺到去王家桥、小张王庄和大张王庄的路口,桥东铺到去小杜家庄的路口。路两旁都立了路沿石。在那国不强、民不富的年代,此可谓乡村交通之盛举。

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下旬,七孔桥因战事被炸毁。七孔桥的每一孔之上,从北到南排列着五块石板。其它的桥板都被炸碎了,最东头的一孔有四块桥板没被炸坏,北边一块桥板斜插入河底。水从石缝里流淌,行人踩着石棱过河。那时,乌河水量充沛,那流泻的水流足以暂时阻挡一下追击而来的敌军。三年之后,临淄县县政府出资,在被炸毁的“七孔桥”上修了个木板桥。过了三年,又改建为石桥,仍为七孔,与原七孔桥规模样式一样。桥东一孔的五块桥板没换,西边六孔全是新桥板。大约在二〇一〇年前后,有几块桥板断裂又换了新的。

而今,七孔桥南约二百米就是临淄大道,七孔桥北约二里有三一九国道,两条交通干道贯通东西。七孔桥的交通功能基本上丧失,只有附近村民还偶尔由此经过,而这点功能也被新的混凝土桥代替。七孔桥已经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成为一个历史的见证。

 

踩桥会

 

中国的大部分地区,到了正月十五都过元宵节。临淄七孔石桥一带,正月十五无声无息,就当没有元宵节这回事,不闻鞭炮声,也不吃饺子。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我对过元宵节都没什么感觉。我过惯了正月十六,忽然要换做过正月十五,我一时不习惯。在我的家乡,正月十六这天,家家户户要放鞭炮、吃水饺。这对于小孩子来说,这是两件最大的乐事。吃水饺满足了我们的口腹之欲,放鞭炮满足了一个孩子的心理需要。过了正月十六,才算过完了年。

每年的正月十六,周围十里八乡的人放过了鞭炮、吃过水饺之后,便向七孔桥汇聚而来。七孔桥成为周围村庄百姓的一个圣地,一个欢乐的场所。人们到大桥上走一走,俗称“踩大桥”。临淄方言,踩,读作ch?i,听起来更有韵味。此时,春寒料峭,正是农闲时节,大人们也鼓励孩子们出来走走,踩踩大桥。大人说,正月十六到大桥踩一踩,到了来年冬天不冻脚。那时冬天冷,衣服不够保暖,冻脚是常有的事。对于“踩大桥不冻脚”一说,初听,信而不疑。到了来年,脚照样冻,就不再相信了。不过,也依旧去踩大桥,不为别的,就图个热闹。那时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手机不用说,电视也没有,不去大桥去哪儿呢?

大桥边上有打锣鼓的,有耍狮子的,有踩高跷的。对孩子来说,有吸引力的莫过于卖爆米花的,卖冰糖葫芦的。我们管冰糖葫芦叫糖粘,看着就让人流口水。卖的人站在一捆甜秫秸下,可是,很少有买的。那时,家家赤贫,人人缺钱,吃不起。我不记得在大桥上吃过什么。人们到大桥上做什么呢?就是走走看看而已。小孩子也混在拥挤的人流中,从桥东走到桥西,到对岸走一走;然后,又从桥西走回来。小孩子喜欢凑热闹,我尤其喜欢那种被人流裹挟着的感觉。走累了,我们就找一个高地,俯视人山人海。有些年份,桥上有办玩艺的。敲锣打鼓的,踩高跷的,扭秧歌的,我们看得意兴阑珊,慢慢走回家来。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有那么二、三年,政府限制经商,禁止走大桥。村长在通往七孔桥边的路上守着,人们走到半路,被截回来了。去往七孔桥的人三三两两,冷冷清清,大桥上没有几个人。后来,踩大桥的习俗又渐渐恢复了,然而人少了很多,不如从前热闹。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改革开放之后,我参加工作,回临淄的机会就少了。大约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与妻女回老家,正赶上正月十六,又去踩了一次大桥。踩大桥的人多了很多,办玩艺的人多了,卖东西的人也有增无减,尤其是各种小吃,看的,玩的,应有尽有。据说,近几年还增加了武术表演,踩桥会更热闹了。

可是,熙来攘往的面孔似曾相识,儿时的快乐一去不回。

 踩桥之谜

 

对于踩大桥习俗的起源,有这样一个故事流传。

在桥的东北侧,原来有一个寺庙,叫元和寺。寺院和尚欺男霸女,民愤极大。王桥村一位在京的官员,将状告元和寺和尚的奏折呈给皇上,皇上认为此事太小,不必重罚。一摆手说“罢了”。官员一心想要为民除害,在对执行官传达皇上口谕时,故意说成“耙了”。正月十六日这天,将元和寺和尚绑赴旷野,埋入土中,只把头露出地面,牵牛套耙,施以“耙刑”。附近村民赶来看热闹,他们聚集在七孔桥上,敲锣打鼓,高兴地又唱又跳,庆贺恶和尚得到严惩。从此,每年正月十六日,人们自发地聚集到七孔桥。

故事里的元和寺是确实存在过,位于王家庄西乌河东岸的高地上。小时候,我与小伙伴们到乌河下河,要穿经过一片田野。寺庙已经不见了,两只石羊还在。一只断了腿,深陷入土中。现在,临淄石刻艺术馆陈列着一只长一百三十六厘米、宽六十三厘米、高一百零六厘米的跪卧状石羊,就是元和寺旧物。

关于元和寺的石羊,还有一个传说:寺院门前有一对石羊守护,门东面的是公羊,门西面的是母羊。有一天夜里,两只石羊突然说起话来,公羊对母羊说:“我们在这里守大门,守了一百多年了,一动未动,实在烦闷,何不换个地方散心呢?”安守本分的母羊说:“人们本来就是叫咱在这里守门护院的,怎能到处乱去,不可胡来!”公羊不听劝,打定了主意要到别处去。次日夜里,公羊趁夜深人静,独自偷偷出走了。它生怕被主人发现,四蹄生风,拼命奔路。天快要亮的时候,看见前面有个村庄,公羊在庄前碰见了一个老翁,便上前去问:“老爹,这个村庄叫什么名字?”老翁说:“罗家庄!”公羊吃了一大惊,想:我的天!我跑了整整一夜,还没有跑出庄去,看来我是跑不掉了,便在此处住了下来。天亮后,淄川罗家庄里发现了一只石羊,人们感到非常奇怪,谁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几天后,人们听说临淄城西二十里里有个罗家庄,附近有个元和寺,门前少了一只公羊。人们细细查对,果真是元和寺门前的那只石羊。

关于那只断了腿的石羊,小伙伴们说,它是有天晚上到对面的王家桥偷磨和子吃,被打断了腿。磨和子是把粮食浸泡之后,用石磨磨成糊状,用来摊煎饼的原料。这个故事的寓意显而易见,当然是大人们教育小孩子的把戏。儿童的眼里,世界是一个泛灵的世界,我小时听了,也毫不怀疑。我那时还没有能力去质疑。

提到元和寺,我想起父亲讲过的一个故事。我们村的一位妇女结婚后好多年没有孩子,于是,她就来到寺庙里,向观世音菩萨许愿——如能有孩子,她就领着孩子讨饭三年。后来,果如所愿,怀孕生子。等到孩子稍长,她领着孩子还愿,讨了三年饭。要饭的日子不仅风餐露宿,还要忍受许多屈辱。儿时,如果有人敲门,我们家的大黄狗叫个不停,开门一看是要饭的。回来告诉母亲,母亲就叫我们给乞丐送去干粮,也许是一个窝头,也许是一块锅饼,多多少少总要给一点。现在,我们已经见不到上门要饭的情景了。

寺庙是有,故事则不一定真。为什么呢?让皇帝处理一个小庙的和尚,又让官员故意曲解皇帝的意思,创出一种闻所未闻的刑罚,显然有违常理。不过,故事里透露出一个信息,人们对寺庙的和尚不满。和尚把寺庙建在这里,看似风水很好,实则此处是一个绝地。此处东为泉河,西为乌河,两条河流在元和寺北面汇合,只有南面与外界相通。人们来此进香须要绕行,很不方便。这必然影响元和寺的经济收入,动摇元和寺的生存基础。再者,乌河两岸村庄密集,没有多少荒地闲田。据说,元和寺的地产南到小杨家村,北到梁家庄都有。庙产的扩展在非信众的村民那里会受到阻碍,并不受欢迎。

很多年后,我才认真思考踩大桥这一习俗的由来。我想,最大的可能,正月十六这一天是人们为庆祝七孔桥落成而约定俗成了这么一个节日。因为十五日、十六日两天相连,在那个贫穷的年代,连过两个节日是太奢侈了。在元宵节之后接着来一个十六日节,不仅频繁,而且条件也不允许——就拿吃饺子来说,那时人们一年也吃不了几次水饺。如果我的这个推测符合事实,那么,人们宁可不过元宵节,而为桥设立一个节日,可见,桥对于人们生活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过去,在河上修建一座像样的石桥绝非易事。就以桥面上铺设的石头而言,每一块石头少说也有上千千克,附近不产石头,至少也要从十几里外的地方运来。在那个生产力落后的时代,人们是怎么做到的?因此,建设七孔桥绝不是一项简简单单的工程。那么,在农闲时专门为大桥设立这么一个节日,用来庆祝,并且传下来,也就在情理之中了。龙山文化·七孔桥 乌河自毛托村以下,至梁家庄这一段,地势东岸高西岸低。乌河顺势自南向北流淌。在小杜家村北、王家村西,形成了一个十几米高的河岸,乡人称之为河崖。七孔桥东,出现了一个较为宽阔的豁口。一小片平地之后,从桥东四五十米的地方地势开始上升,形成了一个缓缓的斜坡。王家庄附近,雨后的积水向北流入泉河,不会流到这里来。至少,这里不会有太大的流水。为什么偏偏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大豁口?豁口北侧立着一块石碑,上刻:“小杜家遗址”。小杜家遗址的石碑提醒了我。小杜家遗址位于小杜家庄以北三百米处,范围800×150米。查一查龙山文化遗址列表,得知王家庄村西也有一处文化遗址,具体范围不详。如此看来,小杜家遗址与王家庄遗址应是同一遗址,或者,至少一部分是重合的。龙山文化处于中国新石器时代,大部分龙山文化遗址分布在山东半岛。山东龙山文化陶器以黑陶为主,灰陶不多,还有少量红陶、黄陶和白陶。黑陶的烧成温度达1000℃,高于白陶(800℃—900℃)和红陶(950℃)的烧成温度。黑陶有细泥、泥质、夹砂三种。这个文化以许多薄、硬、光、黑的陶器,尤其是蛋壳黑陶最具特色,因此也叫它“黑陶文化”。山东龙山文化的陶器在制法上由于普遍使用轮制技术,因而器型相当规整,器壁厚薄十分均匀,产量和质量都有很大提高。人们以农业为主,兼营狩猎、打鱼、蓄养牲畜。从社会形态看,当时已经进入了父权制社会,私有财产已经出现。我想,豁口的出现很可能龙山文化时期烧制陶器取土所致。年复一年的取土烧陶,土壤以陶器的形式被运走,加之雨水冲刷,最终在河崖上形成了一个缓缓而下的豁口。那么这里有烧制黑陶的原料——黑土吗?回答是肯定的。小时候,我们曾经到村外的沟沟坎坎处去取一种粘性就很大、颜色略黑的粘土,然后把粘土与煤粉掺和起来,浇上水,搅拌成碳泥,再晾干了烧炉取暖。粘土粘性大,能将煤粉聚在一块。掺上进粘土之后,延缓了燃烧的速度,也减少了用煤量。粘土,临淄一带叫生土,覆盖于熟土之下。庄稼都种植在熟土里,如果在生土里种庄稼,就长不好。生土之上覆盖一两米至四五米不等的熟土。过去,乌河上游两岸的村里烧砖,也是选择有生土的地方建窑。有一年,王家庄从外地请来师傅烧瓮,取用的也是黑色的生土。七孔桥建于此处而不是其它地方,除了村庄密集的因素之外,与桥东形成的大豁口有很大关系。豁口的出现,降低了东岸的高度,两岸的海拔变得一致,修桥也容易;而缓坡也为来往的车辆提供了便利,省下不少力气。

没事干嘛上冰面上去??昨儿,就有新闻出来,昌平区一辆车栽冰窟窿里了。

冰上漂移,压塌冰面,有惊无险

前两天,有网友爆料,在昌平区七孔桥下,有车辆在冰面上玩漂移,结果扎进了冰窟窿。

从网上曝光的照片可以看到,一辆红色汽车压塌了冰面,车头载入了冰里。好在这片水域的水不深,车头扎进去就搁了浅,没有再往下沉。

记者到实地探访的时候发现,还有车辆正在冰面上转圈漂移,不时还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

附近的居民介绍,虽说这片水域挨着十三陵水库,但只有上游放水的时候,这里才会积水,平时没多少水。到了冬天,积水冻成冰,不少车主都会来这体验漂移。

在冰面上,可以看到一些大大小小的水坑,当地居民称,这里有多少坑,就说明曾经有多少辆车掉到过里面。    

记者注意到,塌陷的冰层并不厚,大概只有十几厘米,冰下面的水也不深。可即便如此,也容易对车辆造成损坏。这么玩,大可不必吧。

冰窟窿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上面那起事故,因为水浅,可能看不出冰窟窿的威力有多大,那接下来,咱就看看其他的事故吧。

先来看看这段,一男子骑着辆三轮车在冰上“嘚瑟”,结局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还有下面这段曾经在网上热传的视频,为了抄近道,一家人开车在冰面上行驶,眼瞅着要上岸了,冰塌了……

今年1月15日下午,陕西汉中南郑区龙池湖,一司机将车开到结冰的湖面,结果冰层承受不了汽车重量,破了一个大窟窿,整辆车掉入湖中。好在司机及时脱困,没有大碍。

1月6日,黑龙江佳木斯富锦市一出租车在结冰的江面上玩漂移,将冰面压碎,车头掉进了冰窟窿。驾驶员及时逃离,没有遇险。

第二天一早,司机开了另外一辆车准备去事发地点将出租车拽出来,结果还没到地方,就又掉冰窟窿里了。之后还有一辆工程车绕行至此,也没能逃过一劫。

1月19日,保定市西大洋水库发生惊险一幕,一辆电动三轮车在冰面上行驶时,不慎掉入冰窟内。

冰面,不是你想耍车就能耍

每年冬天,都有车掉进冰窟窿里,每年冬天,也有车继续冰上走。如果您非不听劝,非要上冰上开车去,或者有时候没办法必须要开上冰面,那就来听听柳实教授怎么说:

我们一般都躲着冰走,它摩擦系数低。怎么躲呢?黑泥亮水灰白路,只要你在路面上走,灰白色的是正常的路,一看到路面反光发亮,那不是水就是油或者就是冰。所以一般来讲,没必要去到冰上开车。

但有的时候有些人可能要通过冰,或是为了练技术到冰上走,首先你得看一下这个冰冻得有多厚。看冰面是有技巧的,如果你看那个冰面上起白毛,那个冰就不实,很光很亮的冰基本上就是比较实的。远处一看那个冰发糙,甚至有点泛白,离它远点。

而且在冰上走,我们的原则是“三柔一缓”。一缓指的是车速至少要比平时正常行驶的速度降一半。三柔指的是起步油门要柔和,减速刹车的时候要柔和,转弯时方向盘的操控要柔和。做到这些,车辆失控的可能性就降低了。

老驾驶员有句说,在路面上,眼睛里得能看得出事儿,眼里得有活儿,冰面上也一样。

来源:爱车一点半、@北京日报都视频、新浪微博网友、腾讯视频、楚天都市报、燕南赵北、潇湘晨报等


转载请注明出处:七孔桥, 永远的七孔桥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06392.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