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商动态 > 上海南市区, 沪说 | 黄浦路名拾趣(3)--老南市区篇

上海南市区, 沪说 | 黄浦路名拾趣(3)--老南市区篇

作者:   来源:  热度:17  时间:2021-03-30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闵行区首批“媒体+”成员“天袁地访”沪说·第105期辛丑·春分上海路名拾趣是我们公众号写得最多的序列,一方面上海路名确实蕴含了许多有趣的故知,一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闵行区首批“媒体+”成员“天袁地访”

沪说·第105期

辛丑·春分

上海路名拾趣是我们公众号写得最多的序列,一方面上海路名确实蕴含了许多有趣的故知,一方面上海马路的命名实在是一部相当复杂的历史。不过,兜兜转转说了好几个区之后,回到黄浦区还是有点认祖归宗的意思。而老南市区也是先考出生之地,他生前常跟我说起四牌楼和昼锦路,不过他许也是不知道四牌楼是哪四个牌楼,昼锦路又有什么典故。

公元2000年,黄浦区和南市区合并。当上海道台宫慕久像躲瘟疫一样把上海县城以北的一片河滩既不违背通商口岸条约又不让外国人进城的折中办法,以“租界”安置来华来沪的洋人,他绝不会想到一百五十年后,老县城——南市区竟然以“高攀”的方式加入了原来的洋人租界。而今,黄浦区面积已经扩展到20.54平方公里,辖区已经包括了大家心目中熟悉的南市区和卢湾区,而从历史角度,黄浦区成为独一无二拥有旧公共租界、法租界和上海县城这三大上海历史地域的行政区,也将为打破这三大历史地域之间难以消弭的边界感。

不过,路名是历史的一种载体,黄浦区的路名让我们常常能回到历史深处。而黄浦、卢湾和南市的道路渊源又如此不同,我们已经在前两期介绍了老黄浦的公共租界、老卢湾和老黄浦的法租界,这期我们就要来看看老南市了。

南市路名的别样风情

老南市区的道路众多,路名也非常有特色,与其他区的道路迥然不同。首先就是其他区的路名多为XX路,而南市区有很多XX街,甚至XX弄的路名。

其次老南市区的马路路名很少以中国各地地名命名,这在其他区的路名来源大项,在老南市区却不太多见,而多田间地头随地取材的路名。

南市区以独特的样子留在上海的城市记忆中,比如上海地图上的“一环路”,中华路和人民路是上海市区最有个性的马路。在环内是曾经的上海县城。县城墙仅存几段残垣断壁,不过大境阁下的城墙算是保存最好。这里也保留了中国传统的道路命名法,以周围著名建筑命名,就如大境阁边上的大境路。与大境路相交的露香园路也是一例,露香园是一座曾经存在过的明代园林,但到清代已经废弃,在鸦片战争中因堆放火药失事而灰飞烟灭。露香园面积并不小,据说附近的青莲街、万竹街、阜春街等其实都是露香园内的景点而来。第三,老南市区的路名往往蕴含了许多历史典故和由头,值得回味。例如一条看似普通的乔家路,竟然能串联起上海县城徐、黄、郁、陆、曹等几大家族的如尘往事。

街、弄、坊

南市路名不仅有路,街名也不少,如巡道街、狮子街、净土街等。也有弄,如孔家弄、肇方弄、太平弄、西华弄。老西门还有一条金家坊,算是上海路名里较为少见以“坊”为路名的。当然,现在道路系统命名,路最多,街其次,弄就更少了。坊也特别稀有,为“牌坊”的简称,例如金家坊,就是金家牌坊,据说在老南市只有两条路以坊为路名,在今天的地图上不易找到,今黄浦区小东门街道社区服务中心的门牌号是大夫坊91号,估计91%的上海人肯定不知道大夫坊在什么地方。

(请注意门牌号)大夫坊位于复兴东路和东梅家街之间,此地原有“中大夫牌坊”,位于被授予“中大夫”称号的明代名士顾英的宅前,他曾经做到广西府(今云南泸西县一带)、延安府同知(知府助理),广南知府(云南)。上海县城,县城二字的城,城墙虽拆但轮廓还在,那县在何处呢?从元代建县到清中后期开埠前后这近600年时光,上海县县治一直没动过,而此后几经流转,最后还跑到莘庄去了。这个县衙门所在地的建筑已经荡然无存了,格局也完全打破了,但是留了一条“县左街”,提醒人们这附近就是上海县衙门的旧址。旧县衙以西,城隍庙南边还有一条南北向的馆驿街,看着这路名不免都有点无法正视自己还在魔都的市中心。

以各地地名所取路名

老南市区还是存在一些以全国各地地名所取的路名,但相对较少。据90年代末的一项统计,老黄浦区使用全国各地地名作为路名的比例高达90%,为市区之最,而老南市区则只有10%,排名最后,两者相差悬殊,老南市区内的,一些如西藏南路、河南南路实际还是为原租界马路延伸以及名称沿用。又比如枫泾路这些在十六铺附近原来老法租界范围内,内马路(中山路)和外马路间有一些,有的如周浦路、真如路(法租界时代称闵行路)现在已经消亡了。在县城西部有一条盐城路,不过这是1966年改得路名,原名是叫典当路。在县城南部有江阴街柳市路,这是以当地居民籍贯所起的路名,与租界当中纯粹以借地名取路名的逻辑并不完全相同。另有一条徽宁路,取徽州(今安徽黄山市)和宁国之意,原为两地客商的义冢所在地。当时,有一任上海道台为徽州人,于是就得以免税建会馆,但徽宁会馆的所有痕迹都被战火擦除了。老南市还有一条保屯路,以山东地名取名,但据说是1980年改名,原为保安路,但为了避免与宝安路同音搞混因此改名保屯路。老卢湾和老南市都很熟悉的瞿溪路,取自温州地名瞿溪,但这条路原名叫瞿真人路,许是与附近的某个曾经存在过的道观有所联系。在东门附近有一条短小的金坛路,以江苏金坛取名,但这里原名警厅路,为淞沪警察厅所在。而其曾经的办公场所最初为苏松太道道台府。

(金坛路47号,据说是苏松太道道台府旧址)

历史的记录

前文说到南市命名道路喜欢就地取材,沉香阁还在,有沉香阁路,露香园不在了,依然还有露香园路。无独有偶,在老县城南侧还曾有个半淞园,是个沪上知名的公共园林,毁于淞沪战争的炮火之下,但半淞园路依然存在。城内曾有座也是园,为城内大姓乔家所建,清代流转了曹、李两姓,最终变成了蕊珠书院,也是园最终在战火中彻底消失,只留下了一条也是园弄。不过近些年在其旧址之上出现了一座新的也是园。在也是园南侧有条吾园街,是与另一座园林吾园相关,可惜吾园也已经不在了。还有一些设施、宗教场所也会被纳作路名,但许多年后,物是人非只有路名尚存。如南城的先棉祠,可能是祭祀黄道婆的,有先棉祠街,可先棉祠已经不知所踪。文庙是皇权社会设立学术思想权威的宗教场所,也是各县进行科举第一试选拔的场所,上海文庙附近有文庙路学宫街学前街(沿街有敬业中学、市十中学等学府),许多学子还在附近的一条马路上投宿,为了能在这里做个梦,妙笔生花,于是这条路就叫了梦花街。如今,文庙成了图书交易市场的代名词,梦花街则常常能让人想起一碗馄饨。不过这个传说可能并不确切,据说是此地在成为文庙之前,在明代曾为军营,曾有一座“望北楼”,据说以讹传讹变成了“梦花楼”,路以楼得名。

南市区1960年成立之时主要由邑庙区和蓬莱区组成,邑庙为北城城隍庙的雅称,蓬莱则指蓬莱路为中心的南城区域,而蓬莱之名并非海外飞仙而是确确实实取自当地的一座蓬莱道场。只是今天有路,而找不到这个道观了。据祝鹏《南市部分路名的由来》以宗教设施取路名的还有一粟街,附近原有一粟庵,为康熙时知县曹绿岩所建,庵已改为学校,一粟街路北小区取名沧海苑挺逗的——“沧海一粟”;海潮路,附近原有海潮寺;紫霞路,以蓬莱道院的紫霞阁得名;净土街,以附近的净土庵得名城南还有普育东路和普育西路,这与上海清末的一家慈善机构普育堂有关。除了这些略带古早风味的地方,少年路取自民国时代的少年宣讲团,为了避免重名而改为黄浦少年路国货路则与1928年的中华国货展销会息息相关,这都是时代精神的一个缩影。

南市区另有一条南车站路车站支路,旧为上海南站的通路,在1937年8月被日军空袭炸毁,留下一副人间炼狱的惨痛景象。附近有大同中学,实为当时一同被炸毁的大同大学的旧址。另有一条车站前路,被并入中山环路了。

县城方圆众所周知,上海著名的11路电车绕着人民路和中华路“环城 运行。这两条路实际就是上海县城的上围和下围。上海原来是水乡,城内外河道纵横,如今几乎没有什么水道了。      有河道填没之后的道路,最容易先想到的,如方浜路,肇周路。城西北角的侯家路,东南角的乔家路其实原来都是河浜,从侯家浜、乔家浜变成了侯家路和乔家路。此外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陆家浜路上海县城原有东西南北十个城门,这些城门和城墙虽然都不存在,但也留在了路名之中,其中新东门福佑门的福佑路、小西门尚文门的尚文路(尚文路上有龙门书院旧址,此为上海中学之前身也)以及大南门跨龙门的跨龙路,至今还是老城厢里的重要道路。老西门仪凤门和小东门宝带门附近还有仪凤弄宝带弄。老北门晏海门的晏海路则已经并入河南南路。

晏海门大致位置城南还有一条迎勋路,不知所谓。笔者认为迎勋应该原来写作迎薰,迎薰常用在南城门上,所谓“紫气东来,薰风南至。”各地古城常有迎薰门,而迎勋路确实是上海县城南部,南北向的道路。城北的三牌楼路、四牌楼路,据说是真有三块牌楼和四块牌楼。据薛理勇以及祝鹏的讲法,四牌楼原为老文庙内的建筑,小刀会起义失败之后,被占作军事用地的老文庙被摧毁殆尽,四牌楼路即为原来老文庙里的一条甬道,这四座牌楼上写“崇礼、宣化、泽民、集庆”均为士大夫精神的指引。今天的文庙则在西边重建。三牌楼路的故事则更离奇,相传为明代刘氏族人在县衙西侧立起来的三座牌坊,应奎坊、昼锦坊、清显坊。意思是一个人考取功名、衣锦还乡,最终富甲一方的人生胜利组模型,其中昼锦坊横向的道路取名昼锦路。

三牌楼街在上海县衙门西边,四牌楼街在上海县衙门东边。县东街和县西街现在都已经不存在了,应该是学院路了。而县前街则变成了光启路。除河南南路纵贯县城之外,还有光启路光启南路(原名南门大街、阜民路)。这条路顾名思义,取自上海地区曾经的最有名的人士,徐光启,徐光启的旧宅,“九间楼”就在光启路上。不过,今天的九间楼显然不能满足我们对深宅大院的幻想,只剩下最后这一进,连九间楼都凑不齐——战乱时毁坏了两间,并且在特殊年代失去了其所有外部的特征。如今,虽然名列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九间楼就像一幢普普通通的中式民居。

横穿老城厢的复兴东路,原先并不是一条路而是西门大街、东门大街和太平街以及填平河道之后裁弯取直的产物,复兴路是个挺有趣的话题,以后我们有机会沿着复兴路走一走。诗意南市 vs 市井南市老南市的路名有一些富于诗意,如凝和路、紫霞街、松雪街、天灯弄,天灯弄的深处就是上海市区唯一保存完好的清代民居书隐楼。宁安路、大吉路、和顺街(旧名为火神庙街)、永泰街、安澜路、多稼路,象征着美好的生活愿景。也有些路名充满了市井气息,如面筋弄、火腿弄、篾竹路、糖坊弄、桑园街、外咸瓜街、豆市街,一听就知道这里从前是干什么的。不过最多的就是XX码头路、街。

地图上仍然能找到的码头街有:盐码头路、新码头街、王家码头路,公义码头街、赖义码头街、利川码头街、会馆码头街、丰记码头街、油车码头街......将来只会越来越少而不会多了。姚家弄、毛家园路、黄家路、曹市街,俞家弄,老城厢百家姓,说的是这里曾经的名门望族。老南市:凋落中的城市记忆当然还有一些路名如同密码一样,我们似懂非懂地看着他,或许这里曾经是一座桥,外郎家桥街,旧仓桥街,南仓街,旧仓街,这或许是粮仓所在地吧。但我觉得南市区最无解的一条路应该是:王家嘴角街。因为拆迁的关系,这条短短的路上几乎没有任何门牌号,也没有路牌,唯一的地址是......

而最无厘头的弄名,笔者觉得当属白漾弄,因为它不仅有白漾弄,还有白漾一弄,白漾二弄共计三弄,梅花三弄,白漾也有三弄。不过呢,白漾三弄已经不存在了,已经被整体开发,仅作为历史地名保留。老南市曾经稠密的城市网络,已经有好多地方被切出方形的一大块建造雷同、高大、奢靡的滨江楼盘,许多弄堂马路因为城市肌理的改变而失血进而死亡。这正是老南市正在失去特色的地方,可能没有类似的统计,但老南市地区的城市道路路名的废止数量一定是在各区名列前茅,也许不需要过五年,文中提到的许多马路、弄堂都将成为历史。笔者最近才得知,所谓Shimao滨江的shimao二字竟然是出自开发商自己的名字,唯有苦笑。往期阅读文末,受袁童鞋之托,向莘庄地区爱好泡咖啡馆的同学推荐一个不错的去处——理想岛咖啡Ideal Coffee,位于莘朱路390号地铁南广场。店主也曾经读过我们公众号的文章,可惜笔者还没有机会回国去一探究竟。笔者是个嗜咖啡如命的人,欢迎同好们可以发回探店心得。下图为它们家在大众点评上的入口以及其他信息。

在南浦大桥西堍,有一处别致秀丽、富有福建特色的建筑,这就是上海近现代史上非常有名的三山会馆。这里不仅仅是沪上唯一保存完好对外开放的晚清会馆建筑,也是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南市总指挥部、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中仅存的工人纠察队指挥部旧址。

三山会馆旧貌

三山会馆的由来与变迁

清宣统元年(1909),福建福州水果商人集资在南火车站沪军营处(今中山南路)开建“沪南果桔三山会馆”。因福州有名山“于山、冶山、乌石山”,“三山”遂成为福州别名,加上福州又是福建省会,因此,“三山”又代指福建,故会馆定名“沪南三山会馆”,以别于福州路云南路口的三山会馆。

早期三山会馆

20世纪20年代三山会馆同人合影(三山会馆管理处提供)

会馆大门呈月洞形,门上有浮雕石刻。门后有戏台和天井,戏台上有螺旋形藻井,下部饰以上海城楼图形,镂刻、镶嵌工艺精美。戏台后大殿5楹,正殿金碧辉煌,柱子为粗大花岗石与杉木拼接,庄重别致,殿内供奉天后神像。西侧为花园,池石亭台,参差掩映,绕以西式砖墙。

精美的雕刻

金碧辉煌的戏台藻井

会馆初为旅沪福建同乡集会活动的场所。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日军多次轰炸南市,三山会馆周边满目疮痍,一片断壁颓垣。20世纪40年代开始,会馆长期被用作学校校舍。70年代末,半淞园路第一小学迁走,会馆险被拆除。后经过广泛调查,确定三山会馆为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旧址,周恩来当年的警卫员杨福林写了周恩来曾经视察三山会馆的证明材料。三山会馆化险为夷,终于保存下来,1980年重新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1979年7月19日《文汇报》报道称三山会馆是“重要革命遗址”

1986年,因中山南路辟通拓宽工程的需要,三山会馆移建修复,于1989年9月正式对外开放。1999年5月3日,在三山会馆隆重举行了王若飞塑像落成仪式。2008年,市、区政府拨专款对会馆进行了建馆来最大规模的修缮,重现了古朴浑厚的风采。2010年,上海会馆史陈列馆在三山会馆东侧落成。陈列馆地下一层,地面二层,建筑面积约2000平方米。老馆与新馆建筑融为一体,相映生辉。

移建中的三山会馆

1999年5月三山会馆举行王若飞塑像落成仪式

三山会馆现为上海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上海市全民国防教育基地,上海市红色旅游基地。图为新馆。(来源:“上海三山会馆”微信公众号)

三山会馆与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

1926年,北伐战争节节胜利,使五卅运动后处于低潮的上海工人运动重新高涨。在党的领导下,上海工人先后于1926年10月23日、1927年2月22日两次发动工人武装起义,但均未成功。

2月23日,中共中央和上海区委召开联席会议,吸取上海工人两次武装起义失败的教训,准备发动第三次武装起义。为加强统一领导,决定成立特别委员会作为起义最高决策机构,陈独秀任书记;组成特别军事委员会,周恩来任书记。3月19日,上海区委下达第三次武装起义行动大纲,号召“打倒直鲁联军,响应北伐军,建立上海革命民众市政府”,并特派王若飞担任南市起义总指挥。

3月21日晨,上海区委发布全市工人总同盟罢工和举行武装起义的命令。由华商电气公司、法商电车电灯公司等单位工人组成的沪南工人纠察队,在王若飞、徐梅坤等领导下,设联络点于三山会馆,以小南门救火会警钟为号,分路向南市警察署、高昌庙兵工厂、五省联军驻沪司令部等地的军警发起进攻。4小时后工人纠察队控制了沪南地区的通讯和交通枢纽,第三次武装起义首战告捷。

中共中央特委书记陈独秀(左)、中共特别军委书记周恩来(右)

中共中央秘书长王若飞(左)、南市起义总指挥徐梅坤(右)

3月23日,沪南工人纠察队设总指挥部从华电迁至三山会馆,并召开了“上海总工会工人纠察队南市总部”成立大会。周恩来参加了成立大会并慰问了全体纠察队员,还同纠察队负责同志谈话,要求他们在积极分子中发展共产党员,进行军事训练。事后,在三山会馆成立了共产党支部上海总工会南市办事处、南市工会联合会在《时报》和《申报》上联合刊登广告,宣布自3月23日起在三山会馆公开对外办公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三山会馆首当其冲。4月12日凌晨,国民党26军的铁甲车包围袭击三山会馆,纠察队员奋起反抗,终因力量悬殊而被占领,陈廷郊、郝志华、何杰等纠察队员壮烈牺牲。

工人纠察队在操练

1957年12月,周恩来总理接见当年参加武装起义的工人纠察队员

见证百年风云的历史建筑——三山会馆

阅读延伸

正如文章中提到的,上海其实有两个“三山会馆”,点击一下就能get→

其他的会馆和公所,我们也有介绍→

关于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想了解更多也可以点击这里→

参考资料:《南市区志》《上海工运志》《南市文史资料选辑》

编辑:安然

文章为“黄浦记事”原创首发

版权归上海市黄浦区档案馆所有欢迎转载,请在公众号留言联系转载事宜

长按二维码

关注黄浦记事

在看点一下

一.《双影》出版概况与作家简述

  这是陈兴玲出版的第10和第11本著作。当代著名作家、矛盾文学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炜为《双影》作《序一》;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知青画家诸炳兴为《双影》作《序二》、制订“双影”的策划、排版、设计和绘插图;当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叶辛和著名书法家姚国鈞分别为《飘落的云影》和《爱里的月影》题写书名,书法家顾世雄和姚国鈞为书中插页所选诗句挥毫泼墨。

  2018年夏,我在上海文艺系统几位作家朋友微信群里认识了陈兴玲,她是皖北颍上人,自小起的生活经历就十分跌宕起伏,幼小心灵记忆中,是生身父母把她托付给一对真诚朴实多子女条件艰苦的养父母抚养,在皖北颍上淮河畔农村,过着既艰辛困苦又能沐浴“两种文化”(管仲故里和知青文化)的日子,在历史和现实文化折射的光影熏陶下,初中就开始进行诗歌、歌词创作,常常因家里条件艰苦无钱买灯油,于是就在月亮下看书写作,三十多年来,她借着月光看书,抱着孩子写诗,克服种种艰辛,日夜笔耕不辍,创作歌词一千多首,有十多首歌曲被央视作为优秀歌曲播出,有的作为电视剧、电影的主题歌和插曲。此次新著出版之前,已出版了诗集、歌词集、小说、剧本集等9部作品。除了种地、家务外,还把一对儿女培养成研究生,如今都已成家立业。

二、《双影》新著的闪光点

  陈兴玲新著《飘落的云影》、《爱里的月影》出版后各方面友人争相阅读,反响热烈。

  (一)《双影》处处彰显作家诗词表达的艺术魅力。

  一首《管仲故里》的歌词能把数千年前的历史文化轻轻穿越到今天:“......管仲故里春风吹/花开半夏多妩媚/古宅静 钟声脆/书院留身影/香茶品一杯/望远帆听流水/河畔姑娘你等谁/管仲故里 管仲故里/一代风范留下千年传奇/千百年后的今天/谁又把‘一匡天下’酒端起......”这首歌词动人心魄,春风和谐中,看到党和政府为人民早日脱贫的历史壮举已化为现实,管仲故里人民的生活,在管仲身后数千年后发生了沧桑巨变——“谁又把‘一匡天下’酒端起!”?她的诗章里善于运用月亮、月影、背影、影子、荷塘、淮河、桥头、码头、彼岸、清风、烟雨、雨巷、笛声、芦花、槐花、古井、小草等生动的比喻笔触,下笔似行云流水,如春风、如月色、如雪花般飘落读者心田,随着故事情景变化,使读者跟着作家或喜或悲,情绪起起落落互动变化,生动反映了陈兴玲“对自己的人生,感情,未来依托在诗里,月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著名作家兼上海文艺出版社资深编辑修晓林在阅读《双影》后欣喜地点评:“陈兴玲作品丰盈量多,构思严谨奇绝,文字极富想象,意境变幻美妙,她为读者、歌者不断奉献精美甘醇的文字、文艺作品,也为祖国逐代的美育普及提高,做出了自己的独有贡献。她是作家,也是音乐家(先有好的歌词方能有好的曲谱)”。

  (二)学龄前懂得了与家人、知青叔叔共同面对艰苦环境、汲取文化营养。

  70年代初,皖北淮河畔,这里的农村生活十分艰辛,小时候就十分适应艰苦生活的她,已经懂得奶奶爸爸妈妈撑起这个家很不容易,她的散文诗《咸菜》,让人回忆起生活清贫、磨砺人生的艰苦岁月:“奶奶的一生都在腌咸菜,就像她自己说的日子就是盐粒,涩涩的,如眼泪,一粒一粒积攒了每个三百六十五天,妈妈延续着依然用那个咸菜缸。从小我们就没有偷懒,小脚丫就在田里追着羊跑,从春天一直追到落雪,即使脚被扎破了,即使脸和手冻得红红的,我们总是甜甜地笑着。姐姐说我们是在追赶太阳,脚步慢了,太阳落山后我们的梦想就实现不了了,因此挖一竹篮野菜后,我们还在不停地奔跑着,都希望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也许仅仅是想逃开咸菜......”。后来,妹妹无钱治疗夭折在小小年纪;疾患而去的爸爸埋进了麦田里;姐姐的眼泪打湿了嫁衣;幼小的兴玲懂得了自己在家中的责任,坚持里里外外帮助家里干活。她家附近知青点上,上海来的知青叔叔与村里人及兴玲家关系都很好,兴玲有空就去知青点玩,她最喜欢聆听知青叔叔讲外面世界的故事,慢慢受到大城市文化的滋养,兴玲晚上睡觉前总能听到悠扬动听的竹笛声,那是知青点上知青叔叔在吹笛子,笛声伴她渐渐进入梦乡......?。在陈兴玲的歌词里我们看到这样一首描写知青的诗,《那时候》:“那时候,我们揣着梦/离开城市的家把心儿跌痛/奔向乡村和荒野/我们年轻,路上就像一阵风/??那时候,那个梦已醒/火辣的太阳下把明天笃定/弹着吉他望夜空/不知自己,是夜空哪一颗星/??我们,那时的我们/看桃花开了,还飘着雪/小路上,走走停停/一碗清汤里有我们的笑容/??我们,那时的我们/听窗外风雨,雨过天晴/再回首,那个时候/那片乡土种下我们的深情”。知青叔叔们沪上文化的影响,使她幼小心灵开始憧憬文学。

  (三)管仲故里文化促成兴玲文学

管仲纪念馆

  管仲是颍上人,春秋时期著名军事家、政治家和思想家,辅佐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后世称为“管子”,誉为“法家先驱”,“圣人之师”,“华夏文明保护者”,“华夏第一相”。千百年来,管仲文化得以传承,淮河儿女沐浴着千年优秀中原文明的文地春风,陈兴玲著作中,处处看到她喜欢钻研历史文化典籍,每到一个地方采风旅行,必去寻访中华民族的历史瑰宝——人文遗迹和景点。徜徉于其中,思索于其中。她的著作中,尤其对祖国各地宝贵历史遗存如数家珍,对历代爱国民族英雄加以热情宣扬,对祖国历代著名诗人加以歌颂,对祖国壮丽河山由衷赞叹,陈兴玲在散文诗《管仲故里》中说:“诸侯霸业消失在历史时空......谁在夜晚去看老街?谁又在八里河畔?竹林春风阵阵,湿地公园多少流连,把花园小镇的故事讲给你听,滨湖书院读自己,读世界,读出阳光和一轮圆月......”故乡的文风对她有如梦如醉的吸引,同时,对他乡的名楼引发无尽的赞叹,歌词《黄鹤楼》唱道:“......黄鹤楼,江山楼/谁在楼上望潮流/谁在楼中观乾坤/浮沉千载风雨楼//?黄鹤楼,诗仙楼/谁在楼中泄清愁/谁在楼上书豪情/梦里春风花满楼”。可以说,兴玲这样的诗人,胸中激扬的爱国之情使她站位更高,诗意境界气势磅礴,令人荡气回肠!这气度情感源于什么?源于管仲文化的汨汨源泉,源于作家深深地接了故乡的地气!

  (四)孝顺美德和讴歌爱情是兴玲著作的主旋律。

  陈兴玲从幼年到童年,乃至青年,她懵懂的记忆里,她是由一对青年把她送到现在父母家,当时她曾哭闹着要紧随父母离开这户农家......慢慢懂事后,小小年纪就默默认定自己是知青的后代,她对生身父母的日思夜想愈发强烈,后来对生身父母的求索寻觅、这种揪心的苦旅伴随其一生——《那片海》:“......早起的人捡拾着浪花,总希望有一朵是远方亲人的归来。那思念织成的网又捞起了什么?日子一天天从网里漏下。是太阳、是月亮、是自己,......夜深了,那片海却在呜咽。”终因人世间的沉浮起落、曲折离奇、无法预料,等不来与生身父母的团聚,这是她终身的心中之痛;与此同时,她对养父母有着强烈知恩图报的孝心,自幼疼爱哥姐妹,共同维护、承受艰难清苦的农家日子,多少篇散文诗,多少首诗章里,都在思念淮河畔的亲人,《清明节》:“清明节快到了,我第一个愿望就是给爸爸上坟,就是想看看爸爸坟上的野草,想站在坟前去回忆爸爸的音容笑貌。风吹过我身边,望着无边的麦浪,好像是爸爸无声无息地走远......”兴玲爱养育她的长辈,爱自己的哥姐妹,这是人世间何等崇高的孝顺和感恩之心啊。她的爱情世界纯洁无暇,她的初恋热情纯真,在诗章里占有许多篇幅,《飘落的云影》“一叶情诗“篇章中就有54篇,这不仅是青春的情诗,更是所有人的情诗,充满着诗情画意,充满着人间的真爱。《我来花自开》:“夏季的风吹来/荷花轻轻随风摇摆/哪一朵是你的情/哪一朵是你的爱/哪一朵是你美丽的等待/一湖蓝天里,云儿依着湖心徘徊//?我随风儿走来/荷花静静向我绽开/你是我的一朵情/你是我的一朵爱/你是我一朵思念的色彩/一弯新月下,一首情歌飘过花海//?我来花自开/花开有情怀/花里有情花里有爱/花里有我一个梦的存在....../,”是啊,爱情多美好,但是,月有阴晴圆缺,常常会遇到种种缺憾,兴玲在同一首散文诗里曰:“......没有留住身影的流连,又被时光匆匆带走,那年天空有一片云的心。那儿的情,那儿的爱,那儿的梦为谁而存在?回首一片花海......”这是兴玲作家对爱的一声诘问,提醒人们,爱情不会一帆风顺,爱情因有种种因素会变化,年轻的人,要学会爱,珍惜爱,调整处理好爱,这样的感情才是成熟的,这样的爱才会幸福恒久。

三.《双影》读后感与体会

  作家陈兴玲在性格毅力和对文学的兴趣灵性方面的形成有天赋的因素,也有后天的父母家庭、知青点等环境因素,小学初中开始走出村子,接触更多的管仲故里文化环境,找到了自己文学创作的兴趣志向后,更加主动学习,刻苦钻研,积极实践,逐步融入一种状态和境界,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学习、实践、寻访,笔耕不辍,收获丰硕。我阅读《双影》后,有以下几点体会。

  (一)适应艰苦生活并乐观融合环境,造就成功的人生。

  陈兴玲创作历程经受了艰难生活的考验,艰苦家境成长的孩子懂事早,探索人生的走向也早。上海市知青文化历史研究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兼画家诸炳兴有一次在微聊中问她:“为什么对月亮那么有感情,她的回话让我的眼眶泪湿了,她小时候酷爱看书,可家里买不起煤油点灯,她就在月亮下用镜子反光看书。结婚后,家里人认为农村人就应该干农活,女人看书有什么用?后来,有电灯了,家里人又怕费电,绝不允许她看书,她只能把小孩哄睡后,又偷偷在月亮下看书,长年累月在昏暗的月光下看书,她的眼睛逐渐成了超高度近视。”在这里我们看到,陈兴玲有一种为学习实践创作而敢于去克服千辛万苦的精神,这就是职业精神,这就是成功的钥匙,掌握钥匙,她打开了这把文学之锁!她在诗歌《你比花儿还鲜艳》里写道:“一个娇弱的身板/家里家外撑起一片天/怀中抱着儿女/双手编织一个又一个梦幻/擦干眼角一滴泪/又微笑着面对柴米油盐......”由于作家小时候长期在月亮下看书,而且经常废寝忘食学习、创作,形成超高度近视、晶体损伤,去年作家在丈夫和女儿陪同下,在上海一所著名三甲医院眼科门诊,做了眼睛晶体置换手术,以改善眼睛的视力

(二)优质历史传承和现实文化熏陶形成文学的地域特色和站位国家的人文情怀。

  陈兴玲既能先后创作千余首歌词,并有十余首选为央视和电影、电视剧播出的优秀歌曲,也能在颍上、阜阳市、合肥市等重大庆典或经济合作活动中临时受命写作歌曲,获得好评如潮,本人也光荣地当选为市和省人大代表。成功的基础就是,具备敢于克服任何艰难险阻刻苦学习与实践创作的精神,又兼得管仲故里的天然历史文化熏陶和大城市知青文化的风气引领,从而在创作的历史站位(国家情怀)上具有高度、广度和深度,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文学素养的厚积薄发,去年春天她在参加抗击新冠疫情中创作的《中国有你》,就可见一斑:“?当病毒扑向我们/多少个生命出现危机/眼泪不能把这一切代替/你只知道自己,是个医生/毫不犹豫!奔赴就是你的唯一/无一句豪言壮语/一个个身影顶天立地/你说这有你,绝不放弃/爱把希望在你我之间传递/你和我们同在,多少昼夜/满眼血丝,你还是那么坚毅/有你,中国有你/......”??兴玲兴玲2020(爱你爱你),为祖国全面抗击疫情,用歌声激励医护工作者,站位国家高度——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携起手来,砥砺前行!                          作家陈兴玲近影

  (三)孝顺美德,造就了诗人的亲民特色。

  作家陈兴玲,颀长秀美的身影,一头深黑飘逸的秀发,文静稳健的性格举止,睿智多思的眼神,戴一副眼镜,彰显出知识分子的形象,与打小在农家长大,似乎有点不搭。但她恰是在淮河畔长大,她的散文诗、歌词里有三分之一的篇幅散发出女性浓浓的孝顺、顾家、敬老爱幼的美德,令人感叹钦佩,描写童年少年成年的诗篇里,字里行间都显示出爱奶奶、爱爸爸妈妈、爱哥哥姐姐妹妹的情谊,她能很好地处理现实生活中养父母与生身父母的亲情关系,小小年纪,就懂事乖巧。作品《篱笆上的花》:“......守着那个温暖的竹篱笆/那是爸妈给我的一个家/给爸爸泡上一壶茶/陪他品着这流逝的冬夏/春去秋来,霜染白发/我的心不再浮华/篱笆上开满美丽的小花/这是我今生无悔的年华/......”诗意浓浓,情谊深深。一个很小年龄就能懂得随遇而安、吃苦耐劳、理解孝顺长辈的小姑娘,在历史与现实的文化氛围里,在懵懂路上追逐着,接了地气,有了月亮眷顾,有了长大寻找生身父母动力,是因为锻造了一颗小小的初心,所以成长为安徽省作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词作家——管仲故里硕果丰满的女诗人。

  (四)感情挫折有利于激发应变和哲思能力。

  《双影》新作有两部三册书,其中对生身父母、养父母和描写人生爱情的诗篇占三分之一以上的篇幅。可谓情深深、爱浓浓。细看散文诗和歌词精选,其中最感人肺腑的是:千万里寻寻觅觅、为寻找生身父母,这是一种最真诚且心痛的思、等、盼、寻;爱情是人世间最美好的幸福,怎样才能正确把握人生爱情!有这两种情感经历的诗人,就有最真挚的才情涌动,笔下写来,鞭辟入里,既能启示他人,又能感悟自己的人生,从而激发应变、哲思能力。“一叶情诗”是散文诗全书令人感悟之处,在诗人的作品里,对美好爱情有着最佳的憧憬和诠释,?《小小新娘花》:“......风儿吹来了童年的一幅画/你陪着我在那过家家/你为我采下那朵/那朵美丽的新娘花/童真故事把你我梦幻留下//小小的新娘花,你是否还记得它/如今的我们早已经长大/你的身边是否已经有了她/你依然是我梦中的神话。”当青春恋爱来临,人生多了一种深深的思念和眷恋,这是一种最纯洁无暇的人性之美,没成想,人心却是最难猜,爱情也是会随各种情况而变化的。在散文诗《浅秋》里:“芦花飞了,和几只白鹤一道远去。向着一片云,和云的天涯,漂泊在路上。码头,万水千山,还有石桥及桥上的人一一成了远处的风景,只有依稀从回忆里找寻......可是梦里的人不可知地成了影子,萤火虫一样在夜里,风一吹就不见了...... ”。从热情爱恋,到漫长的牵挂,走过了曲折辛酸路,是月亮、槐花、老街、荷塘、古井、雨巷等陪伴她思索,是一种人生的历练,转型成熟,抛开羁绊,对自己,对社会提供了睿智的人生与情感思路,月光虽朦胧,却可以照亮前路。

作者简历:1965年9月考入上海师院附中高中部。1966年9月与上海师院附中21名高中同学主动请缨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参加军垦戌边,成为农六师天山九场(现104团)一队上海知青。1967年3月根据上级关于学校复课要求,从新疆返沪回师院附中复课。1968年7月师院附中毕业生分配小组把户籍迁回上海浦江镇原籍,成为老三届回乡知青。1969年3月参军,先后在空军2626部队通信营、空军39616部队政治部、空军459医院、空军桂林医院等部队单位服现役。1987年1月转业,先后在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南市区卫生局党工委、区委宣传部、上海二医大(2005年7月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校本部机关等单位工作。


热诚欢迎知青朋友来稿,投稿邮箱:shzqweb@126.com

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关注

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南市区, 沪说 | 黄浦路名拾趣(3)--老南市区篇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06074.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