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营销教程 > 症状, 症状,是我们最隐秘的情人

症状, 症状,是我们最隐秘的情人

作者:   来源:  热度:14  时间:2021-03-30






点击↑ 关注“曾奇峰心理工作室”一位身兼作曲、演员、制片的巴西导演卡耶塔诺.费洛索说:“近看之下,没有人是正常的。”接触心理学后,被很多老师告知“几乎不存在完全

点击↑ 关注“曾奇峰心理工作室”

一位身兼作曲、演员、制片的巴西导演卡耶塔诺.费洛索说:“近看之下,没有人是正常的。”接触心理学后,被很多老师告知“几乎不存在完全健康的人”,其实知道这件事,是松了口气的,对有症状的自己的那种“异样感”和“羞耻感”得到了极大的缓解。原来大部分的人都一样,都有各种各样的症状。

1

想变得更好

很长一段时间,包括此时此刻,我都在期待着变得更好。翻开朋友圈、微博,每天也都能看见有人在清晨充满希望的期待变得更好。在这个熟悉的期待背后,通常都藏着对当下的不满,对此刻自己的不满。

有个男孩子,仅花了半年时间从单薄瘦弱的身材,变成标准的肌肉男。训练严苛,一天吃六餐饭,极其自律,但他依然对自己不满,认为某个部位的肌肉线条还不够,和大佬比起来自己还是菜鸡一只。这样的不满弥散他的里里外外,他从内心深处认为自己几乎一无是处,长得也不好看,赚钱不够多。在地铁上被一个漂亮女孩子主动要了微信,这样的事也不能给他带来一丝一毫的自信和好奇。

他始终不满足于现状,渴望变得更好,听起来似乎还挺励志的。

我长久地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今年下定决心要减肥,同时立下了一个新目标:学会自由泳。我每天看教学视频,去知乎和B站上不耻下问,向大佬们求教,然后每天去泳池不懈地练习。游了很多年蛙泳的我,把自己当成不会水的小白,从基本功开始练起,仅打腿就不厌其烦地练习了很久,还克服了牢固的肌肉记忆硬生生学会了左右两边换气。

这个过程里充满了沮丧和痛苦,并且进步的过程是螺旋式,今天好像会了,第二天又回到原点。我耐受着这一切,辛苦地练习了一个多月。一位做游泳教学视频的教练,在微信上隔空解答我的疑惑,并告诉我:“你需要拍点视频来看。”

在我阻抗了很多次,觉得总算准备好了后,终于拍了一次视频。看到视频的那一刻,对我来说是一场巨大的震荡。我看着自己标准的错误动作示范,感到不可置信。教练看了视频安慰我,让我放松一点,要在过程里找到快乐,不能太急。但这安慰也被我体验为变相的对我说:“不行,动作都是错的。”

我崩溃大哭,觉得有满腔的委屈和愤怒从身体里倾泻而出。在我大哭时,心里有个声音在问自己:“你为什么哭呢?为什么会觉得委屈呢?”,这个问题让我冷静下来,我捉住这个委屈和愤怒往里看,好家伙,吓了我自己一大跳!

我发现在情绪背后藏着的真实想法是:“我都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还学不会?”,这意味着我内心的真实逻辑是:“不管学什么,只要我努力了,我就应该会。”可是这不正是心理学里说的婴儿式的“全能自恋”吗?

认为自己必然能够通过某些行动操控这个世界,认为自己努力过了就一定会成功,如果没有成功一定是世界的错,是这件事本身的错。所以我会委屈,会愤怒,会觉得不甘心。我忽略了教练对我说的:“想把自由泳学会,学个半年都不算慢。”而我才学了一个月,就期望自己已经入门,走上进阶路了。

这个瞬间我又一次崩溃了,我自认为已经是个成年人、学了心理学、了解全能自恋,我怎么还会藏着如此自恋的想法?再一想,认为自己不该还有全能自恋,岂不又是一种全能自恋?我感觉自己钻进了自恋的套娃里。

我和那个男孩子,在“变得更好”这个想法背后,都掩藏着深刻的自我攻击。稍微不同的是,他无论如何努力,取得了何种成就,他都看不见,他只看得见此刻的不好,不知道要好到什么样的程度他才能满意;而我,是急于马上看到变化,迫切的想要从当下的症状里逃走,进入一种全新的状态里。

当我的努力受阻,陷入第一层的自我攻击,当我看见自己的全能自恋以及这个自恋破碎,陷入更深一层的自我攻击。第一层也许是对自我能力的怀疑,而第二层的攻击则是对自己整个人的人格健全水平的全面攻击。

这个过程现在写起来都有些哽咽,自我攻击最强烈的那一瞬间的能量,几乎是毁灭性的,让我感受到了自信的全面崩溃,整个人都要被击碎了。

神奇的是,当我意识到我在自我攻击后,我逐渐冷静下来,开始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我在想曾老师和武老师都无法避免全能自恋,我又何苦为难自己。我重新给自己制定了训练计划,从基础练习开始,进三步,退一步巩固循环,这一次,我是真正地能够耐受螺旋式进步中,回流的那个部分。

2

无法停止的舔狗

我曾经也一度鄙视舔狗,直到某一刻我惊觉自己也舔过很多次时,体验到了很复杂的感受。有理解,有同情,也有羞愧。我发现,我对不喜欢我、对我有意见的人,会有非常矛盾的感情,一方面我愤怒,这个时候全能自恋又跑出来捣乱,认为“我这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我?”于是为了平衡,我也会去讨厌那个不喜欢我的人。

但这个“不喜欢”会一直缠在心头,让我无法自控的开始思考,我能做点什么改变这个人对我的看法,我这么好,有这么多优点,他肯定对我有所误会,如果他了解我,肯定会喜欢我。这个念头带着一股浓浓的诱惑,引诱着我不自觉地去讨好对方,试图用自己最擅长的善解人意、乐于助人感化他。

几次三番后,那个睿智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你怎么有点像舔狗啊?”于是,我从讨好里醒来,摔进自我攻击里。没错,讨好通常伴随着自我攻击,说直白点我们会“看不起”那个讨好的自己,而这个“看不起”的负面能量实在有点让人难以承受。于是我给自己找各种借口,试图说服这个睿智的声音:“不是的,我觉得这个人很值得交往,我做这一切都是出于自愿,我觉得没有任何压力和不适。”

这就是讨好里的“无法自控”的部分,和自我攻击很像,开始了就很难停下来,除非你真正的看见了自己当下的状态和感受。当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自己像舔狗后,又在李仑老师的课上听到了关于“低自尊”的内容,我真切地、笃定地看见了自己正在讨好。

低自尊是低自我评价、以及明显的不配得感,成因很多,其中一个是青少年期从父母一方或双方身上认领所得。讨好者,通常伴随着低自尊,会迫切的需要外界的评价来镜映自己,尤其是需要好的、正面的评价,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会用讨好来交换。

3

是什么让我们看见了也无法停止?

是的,看见了这次的自我攻击,不代表下一次就不会出现了。看见了此刻的讨好,不代表明天就能做到再也不讨好。困住我们,让我们无法立即停止的,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们需要自己的症状,症状是我们的一部分。

上个月,我去参加了李仑老师的团体带领者培训。李仑老师说到专业学习本身就是对症状的治疗,学十年,治疗十年。我一听就慌了,赶紧问老师:“难不成症状是需要治疗一辈子的?”老师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笑着说:“你们要知道,对大部分人来说,症状就是自己的一部分,是那个最隐秘的情人。冒然地与症状分离,是非常困难并且会被阻抗的。

为什么症状是我们最隐秘的情人?

一方面,症状陪伴了我们非常久,在折磨我们的同时必然带来了很多好处。例如很多时候我们的自我攻击,是为避免被他人攻击,用“我已经知道我不好了,你就别再说了”来堵住别人释放攻击;还有的时候我们的讨好,是一种变相索取的手段,用“我对你这么好,你不能轻易拒绝我”来控制对方实现自己的目的。另外,用讨好交换感激、赞扬和欣赏,除了会带来低自尊的痛苦外,还带给我们一种强烈感受,那就是认为“自己是好的”,而这一点,实在太诱人了

另一方面,症状真的就是不好的吗?

得知症状是我们一生的陪伴的那一刻我非常的沮丧,仿佛一直在追求的希望幻灭了。但下一刻我又感到惊讶,为什么我在期待一个完全健康的自己?人怎么可能没有症状?这个世界上很可能不存在完全健康的人类,如果症状是自我的一部分,那么急于摆脱症状,是不是等同于我在急着摆脱一部分的自己。

这些都是隐藏在症状背后的,如情人般与我们共生的部分,不想被人知道,又需要时不时享受一下症状带来的愉悦和好处。

我想起来曾老师在《幻想即现实》里写道:“变得更好的理想本身无可厚非,但需要记住的是,我们必须基本上认为自己是好的,然后才可以变得更好。”透过对症状的态度,我看到了我对自己的不接纳。

那么,我们到底该对症状抱以怎样的态度?

付老师对症状的看法,给了我们全新的角度:“所有的病症都是自我未知的部分的表达,躯体症状如此,心理症状亦如此。症状不应被驱逐,应被聆听、亲抚、接受。”

原来,症状本身并无好坏之分,是我们如何看待它,为它赋予了各种各样的意义,而我们赋予其的这些意义,又折射出我们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当我意识到症状不需要也不应该被驱逐时,我仿佛获得了一种许可,松开那根捆绑着自己绳索的许可。

4

玩症状——与症状相处的新方式

带着“带症生活,与症状和谐相处”这样的思考,我们开始筹划这门名为“玩症状”的课程。我们希望以网络视频课结合线上训练营的方式,集合一群愿意尝试与自己的症状相处、尝试看见聆听症状背后意义的伙伴们,相互促进扶持,与自己的症状达成和解。

最初由付老师发起初心,UM团队历时一年构思、打磨,最终UM心理首创“玩耍”集训营——《玩症状》,首期12月20日,要与大家见面了。

我们选取了两大极具代表性且对现实影响广泛的主题症状,分别是“自我攻击”和“讨好”。课程将对这两大症状作出深入浅出的分析,并在【每日练习】中,引导我们去觉察和体会自身症状的表现。

【“玩症状”集训营】 “是什么?”

       

【“玩症状”集训营】“如何上课?”

      

【“玩症状”集训营】“谁来上课?”

三位UM心理资深咨询师、讲师,学员中的高人气老师,为你带来高浓度视频课程。

            

在这里,你将获得

       

不仅如此,我们还给你准备了价值88元的【惊喜学习大礼包】,内含UM心理首发周边《玩症状》开花手记本、自我觉察道具等,为我们的“玩耍”过程提供装备加持,记录下每一份思考与感受。

          

付丽娟老师说:“我们或多或少、或轻或重的带着症状,可能是无法说“不”,可能是持续的内疚,可能是不由自主的讨好。当我们愿意带着症状继续生活,这才是对自我最温柔的照料。而当我们可以玩症状时,也是人格开出花来的时刻。

报名方式

· 扫码报名双营(“讨好”&“自我攻击”)899元(可不同期参加);

· 想要报名单营(“讨好”或“自我攻击”任一营)499元,可扫码之后,点击进入左上角「曾奇峰心理工作室」——“曾奇峰心理学社“页面获取。       

    

报名之后会有小助手添加你的微信,邀你入群。

我们在开花的营区等你。

已添加小助可咨询任意小助咨询,也可扫码添加小助咨询

作者:李雅蕾

RECOMMEND推荐阅读

点击“原文链接” 来玩症状

Patients with #COVID19 have reportedly had mild to severe respiratory illness. Symptoms include fever, cough, or shortness of breath. Learn more about COVID-19 symptoms: https://bit.ly/38zjnYo

转载请注明出处:症状, 症状,是我们最隐秘的情人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05406.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