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情感男女 > 晚期腺癌, 【进展】晚期前列腺癌精准治疗的进展

晚期腺癌, 【进展】晚期前列腺癌精准治疗的进展

作者:   来源:  热度:17  时间:2021-03-29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作为一种主要起源于内分泌腺间质细胞的恶性肿瘤,前列腺癌的内科治疗一直以来都围绕在雄激素受体通路轴周围,无论是睾丸切除,戈舍瑞林、地加瑞克等G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作为一种主要起源于内分泌腺间质细胞的恶性肿瘤,前列腺癌的内科治疗一直以来都围绕在雄激素受体通路轴周围,无论是睾丸切除,戈舍瑞林、地加瑞克等GNRH的类似物或抑制剂、以比卡鲁胺为代表的一代雄激素受体抑制剂,还是阿比特龙这类新型雄激素合成抑制剂、或是以阿帕他胺为代表的新型雄激素受体抑制剂,其作用原理均是通过切断前列腺癌细胞的雄激素供给,从而达到‘饿死’前列腺癌细胞的目的。这些药物尽管对于几乎所有的前列腺癌患者都有明显的肿瘤缩减或肿瘤抑制作用,但往往不同患者对于这些药物的获益却存在不同程度的个体差异 —— 如SWOG9346研究中,接受了7个月CAB诱导治疗的mHSPC患者,尽管有44%可以获得小于0.2ng/ml的PSA最低值,以及中位长达75个月的后续生存,然而仍有56%的患者无法达到如此好的治疗效果,甚至更有28%的患者诱导之后PSA的最低值大于4ng/ml,其后续的中位总生存只有短短13个月。从如上的例子可以看出,前列腺癌与其他恶性肿瘤一样,是高度异质性的疾病,这包括了不同患者间的肿瘤异质性,以及同一患者内部的肿瘤异质性。因此,依托对前列腺癌患者进行基因检测并开展精准治疗,会是未来前列腺癌患者治疗的一个主要发展方向。 图一 mCRPC 体系和胚系突变的综合分析随着对前列腺癌研究的逐步深入,近年来晚期前列腺癌常见的基因突变以及针对一些基因突变开发的新型治疗方案也带来了长足的进展。目前已知的前列腺癌常见的基因突变包括WNT通路、PI3K通路、AR通路、DNA损伤修复通路、以及细胞周期相关突变,本文将主要介绍AR-V7与预后、DNA损伤修复突变及治疗,以及AKT抑制剂用于PI3K/WNT通路突变的进展。 图二 晚期前列腺癌的常见突变通路1、AR-V7相关进展与mCRPC的治疗选择AR-V7是最近五年来最常提到的晚期前列腺癌内分泌治疗耐药的原因,与正常的雄激素受体不同的是,AR-V7由于突变导致配体结合域缺失,从而可以自己激活自己导致疾病的进展。AR-V7阳性对于内分泌治疗的疗效无疑存在明确的影响,然而并非所有AR-V7阳性患者均对内分泌治疗无效。2019年的PROPHECY研究分析了循环肿瘤细胞AR-V7的来源与新型内分泌治疗疗效的关系。通过使用AR-V7的两种检测方法——分别为CTC mRNA和细胞核蛋白的AR-V7并分析了118例一线接受阿比特龙或恩扎卢胺治疗的mCRPC患者分析AR-V7来源对接受新型内分泌治疗疗效预测作用的差异后研究人员发现,无论采用哪种检测方法,AR-V7阳性患者接受阿比特龙/恩扎卢胺治疗的PFS和OS均显著较短。然而,进一步分析却发现,mRNA阳性患者的PSA反应率为11%,细胞核蛋白阳性患者的PSA反应率为0%,提示细胞核内AR-V7蛋白阳性可能更能预测新型内分泌治疗的疗效。与此同时,由于新型内分泌治疗的提前是近年来的大势所趋,将新型雄激素受体抑制剂提前为mHSPC及NM-CRPC的标准治疗是否会增加AR-V7的发生也是临床医生关注的重点之一。2018年的SPARTAN研究回顾性分析发现,在NM-CRPC阶段即开始阿帕他胺治疗,在更长的疾病控制时间中,阿帕他胺在疾病进展为mCRPC时其AR-V7的阳性率仍低于ADT对照组,今年TITAN研究的回顾性分析也获得了同样的结果,且整体AR突变率ADT组更低,提示阿帕他胺在前列腺癌治疗过程中提前至mHSPC或NM-CRPC,并不会增加AR-V7的突变率,即可能不会明显影响后续二线新型内分泌治疗的获益。 表一 阿帕他胺SPARTAN研究治疗开始与疾病进展时的基因突变数据由于AR-V7对于内分泌治疗疗效的影响之大,何时开始对患者进行AR-V7监测也是许多人关心的重点。Scher H及团队2016年JAMA Oncology上发表的文章认为,AR-V7的核阳性率随mCRPC治疗线数的增加而增加,对于mCRPC一线的患者,其AR-V7核阳性率仅有3%;同一团队2017年发表在European Urology上的另一篇文章同时发现,仅有进行过核定位、确认AR-V7在细胞核阳性的患者,其化疗与新型内分泌治疗的疗效才存在差异。也正因如此,2020年NCCN指南专家组认为, AR-V7检测在一线mCRPC患者中很可能无法影响治疗选择,并推荐对阿比特龙/恩扎卢胺治疗进展后的mCRPC患者再进行AR-V7检测,以选择后续的治疗方案。 表二 不同阶段mCRPC患者的细胞核AR-V7阳性率 图三 仅核AR-V7阳性的mCRPC患者,才表现出新型内分泌疗效与化疗的差异2、DNA损伤修复突变及治疗近年来另一个晚期前列腺癌精准治疗的热点是DNA损伤修复通路及PARP抑制剂。由于抗肿瘤治疗本身会带来DNA的损伤,因此假如可以通过药物诱导DNA损伤修复酶功能的异常,即可为所有的mCRPC患者带来使用PARP抑制剂的机会并从之获益,而无需考虑患者是否存在胚系DNA损伤修复突变。 图四 DNA损伤的来源以及修复途径2019年中国及欧美国家对于mCRPC患者基因突变监测的研究发现,15.6%的mCRPC患者存在如BRCA1,BRCA2,或ATM突变这类与DNA修复通路相关的突变,而在所有存在DNA损伤修复突变的mCRPC患者中,BRCA突变是绝对的多数,BRCA2突变占整体DRD患者的62.5%,而BRCA1突变占6.25%。由于DNA损伤修复突变不仅仅来源于患者先天的胚系突变,近年来更有研究发现当ADT联合阿比特龙等新型内分泌治疗时,可以通过抑制DNA损伤修复酶的合成,人为的造成结果类似于DNA损伤修复突变的改变,从而使BRCA基因野生型的mCRPC患者在联合PARP抑制剂时也获得相对于单纯应用阿比特龙更长的PFS获益。 图五 PARP抑制剂的作用:协同致死PROfound研究是一项评估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用于存在DNA损伤修复突变的mCRPC患者的疗效,对于接受过一线新型内分泌治疗,且存在DRD的mCRPC患者,二线治疗选择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相对于使用另一种新型内分泌治疗,在BRCA1/2突变患者可以观察到很明显的OS获益(尽管其他DRD并未观察到明显获益);另一项2018年公布的PARP抑制剂联合ADT+阿比特龙用于化疗后mCRPC患者的2期研究则证实,对于未经分层的mCRPC患者,PARP抑制剂联合阿比特龙,相对于单纯使用阿比特龙可以带来显著的rPFS获益,以及更好的OS获益。PARP抑制剂在存在DNA损伤修复突变患者的单药治疗、以及联合阿比特龙等新型内分泌治疗作为晚期前列腺癌患者后续治疗的标准治疗选择的未来可能并不遥远。 图六 PARP抑制剂联合阿比特龙用化疗经治的mCRPC患者的疗效获益3、AKT抑制剂与PI3K/WNT通路突变临床中40%-50%的mCRPC患者存在PTEN缺失,导致PI3K/AKT通路激活,影响患者的预后。临床前研究证实,PI3K/AKT通路和AR通路的双重抑制具有更强的抗肿瘤活性。IPATential150是一个随机对照双盲的Ⅲ期研究,评估AKT抑制剂Ipatasertib(目前主要在进行mCRPC及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III期研究)和阿比特龙联合治疗轻微症状或无症状的一线mCRP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图七 IPATential150研究设计(左)与Ipatasertib的结构式(右)Ipatasertib是Akt的一种ATP竞争性抑制剂,Akt是PI3K/Akt/mTOR信号通路重要成员,在细胞的生长、增殖、存活及凋亡中起关键作用。有超过50%的肿瘤Akt过度活化,而Akt过度活化可导致肿瘤发生、转移以及耐药性的产生。Ipatasertib可阻断PI3K/AKT信号通路来阻止癌细胞生长。结果显示,与标准治疗组(阿比特龙+泼尼松)相比,ipatasertib联合标准治疗在总体患者中并未显示出显著的获益,但在PTEN基因缺失的亚组患者中,在标准治疗中加入ipatasertib后PFS得到延长。无独有偶,在今年的 ESMO乳腺癌线上会议公布的一项Ⅱ期研究结果显示,紫杉醇联合ipatasertib可延长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率。Ipatasertib联合紫杉醇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为25.8个月,1年总生存率达到了83%,而安慰剂联合紫杉醇组的中位总生存为16.9个月,1年的总生存率仅为68%。尽管这是三阴性乳腺癌的研究数据,却提示了未来AKT抑制剂联合化疗在晚期前列腺癌的潜在应用可能。由于PTEN缺失在mCRPC患者中有很高的发生率,未来AKT抑制剂联合标准治疗(阿比特龙等新型内分泌治疗或多西他赛等化疗)极有可能成为未来晚期前列腺癌的新的标准治疗,为mCRPC患者带来更长久的无进展生存及OS获益。 图八 Ipatasertib联合阿比特龙对于PTEN缺失患者可以带来显著的PFS获益

专家点评

精准医学是以个体化医疗为基础、随着基因组测序技术快速进步以及生物信息与大数据科学的交叉应用而发展起来的新型医学概念与医疗模式。其从分子生物学本质思考和理解疾病,考虑患者的遗传信息、环境和生活方式,寻求最佳治疗靶点,从而实现对疾病的精准诊断、分期、分型,最终实现对疾病的精准治疗。不同于以往晚期前列腺癌患者放之四海皆准的在传统内分泌、新型内分泌、以及化疗的序贯与联合应用之间不断尝试然后最终进展,随着前列腺癌基础研究的深入、基因检测技术的革新、以及新型药物不断的问世,晚期前列腺癌的内科治疗也终于迈入了精准治疗的时代。本次我们介绍了AR-V7的阳性检测来源与意义,即只有当存在核阳性时,AR-V7才真正意味着对新型内分泌治疗耐药,而此时应优先选择化疗作为mCPRC患者的标准治疗;由于AR-V7在mCRPC一线的核阳性率仅有3%,因此国际指南推荐对于mCRPC患者,只有当使用阿比特龙/恩扎卢胺等并耐药之后再考虑行AR-V7检查并评估后续治疗选择;文章中没有提到的是,临床中常用的用于治疗绦虫病的灭绦灵(氯硝柳胺)具有可以抑制AR-V7的转录,降解AR-V7蛋白效果,并与新型内分泌治疗具有协同作用、甚至可能逆转AR-V7导致的新型内分泌治疗耐药,抑制前列腺癌细胞生长并导致细胞凋亡,未来AR-V7将不再是临床医生使用新型内分泌治疗的顾虑之一。 PARP抑制剂与AKT抑制剂的治疗也是未来晚期前列腺癌治疗发展的重要方向。对于存在DNA损伤修复突变,尤其是BRCA1或BRCA2突变的患者,PARP抑制剂单药治疗用于新型内分泌治疗疾病进展的mCRPC患者可带来更好于二线使用另一种新型内分泌治疗的获益,而对于化疗进展的mCRPC患者,PARP抑制剂联合新型内分泌治疗则可能成为mCRPC患者的“金标准”治疗,而无需考虑患者是否存在胚系DNA损伤修复突变。同时,由于临床中40%-50%的mCRPC患者存在PTEN缺失,导致PI3K/AKT通路激活,AKT抑制剂联合新型内分泌药物未来也有潜力成为临床医生常用的mCRPC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选择。除此之外,TP53由于其可以通过促进铁死亡导致前列腺癌细胞的凋亡,具有调节TP53效果的氟苯达唑与维库溴铵(与氯硝硫胺同样是临床常用的抗寄生虫药)也是未来极有潜力的治疗方案之一。同时,基于PSMA的靶向治疗也在最近一两年间不断涌现新的治疗方案与药物选择,相信再过不久的时间,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即将不再是内分泌治疗与化疗独大,而将迎来百花齐放、多种精准治疗与标准治疗通力协作的精彩明天。

专家简介

郭刚 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医学博士,解放军总医院泌尿外科学部主任医师,副教授,第三医学中心泌尿外科负责人。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泌尿外科专业委员会常委,北京市医学会罕见病分会委员,中国抗癌协会TSC-AML协作组委员,CSCO尿路上皮癌专家委员会委员,CSCO罕见肿瘤专家委员会委员。《人民军医杂志》、《中华腔镜外科杂志(电子版)》编委、《InternationalJournal of Molecular Medicine》、《TargetedOncology》及《OncologyLetters》审稿人,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评审专家。

来源:泌尿科那点事儿

作者:朱女士

肺腺癌,属于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种。不同于鳞状细胞肺癌的是肺腺癌较容易发生于女性及不抽烟者,早期一般没有明显的临床症状,往往在胸部 X 线检查时被发现。大部分肺腺癌被诊断时已经是晚期。多西他赛(Docetaxel),又名多烯紫杉醇,是治疗晚期肺腺癌的常用药物[1]。随着近年来靶向药物的不断发展,联合用药已广泛用于肺腺癌的临床治疗。但是,是不是所有的联合用药的疗效一定优于单药治疗呢?答案是未必。今天我们就为大家介绍一项联合用药并不优于单药治疗的晚期肺腺癌的临床研究。

Ganetespib——曾被认为极具潜力的抗癌药物

Ganetespib(STA9090)注射剂是由Synta Pharmaceuticals公司研发一种高效的第二代热休克蛋白90(HSP90)抑制剂,而HSP90是一种可以促进肿瘤生长、存活和侵袭的致癌蛋白,因此,有效抑制HSP90对肿瘤的治疗具有重要意义。那么, Ganetespib的抗癌机制是什么呢?下面我们将详细介绍。Ganetespib可以结合于HSP90的N末端ATP结合域,从而诱导HSP90受体蛋白的降解,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图1)。此外,Ganetespib还能诱导广泛的人肿瘤细胞系凋亡,即使是在非常低的浓度下,Ganetespib能显示出明显的促进肿瘤细胞凋亡的效用。

与同类药物相比,Ganetespib的肝脏和眼睛毒性较小。以前的研究结果显示Ganetespib在多种血液和实体肿瘤细胞系中表现出有效的细胞毒性能,能阻断多条致癌途径,并在EGFR、KRAS突变的非小细胞癌中具有单药活性。因此,Ganetespib曾被认为是极具潜力的抗癌药物[2]

图1 Ganetespib 的化学结构

但近期,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杂志发表的一项国际III期临床实验结果显示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治疗晚期肺腺癌患者的疗效并未优于多西他赛单药治疗[3]。具体情况是怎样的呢?下面我将为大家详细介绍。

研究目的

该研究的目的是评估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治疗晚期肺腺癌患者的疗效与安全性。

研究方法

该研究以晚期IIIB期或IV期肺腺癌患者为主要研究对象。所有晚期肺腺癌患者都是EGFR或ALK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并按1:1的比例被随机分配到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治疗组和单用多西他赛组。本研究中多西他赛的剂量为75 mg/m2,Ganetespib的剂量为150 mg/m2。本研究的主要终点为总生存期(OS)(即临床试验中患者从随机化分组至因任何原因引起的死亡时间)和无进展生存期(PFS)(即从随机化临床试验开始到肿瘤发生进展或因任何原因导致死亡的时间)

临床死亡率

本研究共纳入677名晚期肺腺癌患者,其中335人被随机分配到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治疗组,337人被分配到单用多西他赛组(图2)。本研究结果显示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组患者中有38例患者死亡(12%),单用多西他赛组患者中有27例(8%)患者死亡。而且,本研究由于中期分析无效的缘故提前停止。

图2 患者筛选流程图

临床疗效

本研究结果显示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组患者的中位OS时间为10.9个月(95%CI,9.0~12.3个月),而单用多西他赛组患者的中位OS时间为10.5个月(95%CI,8.6~12.2月)(危险比为1.11;95%CI为0.899~1.372;P=0.329)。因此,与单用多西他赛相比,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治疗晚期肺腺癌并不能显著延长患者的总生存期(图3)

图3 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治疗晚期肺腺癌不能显著延长患者的总生存期

研究结果显示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组患者的中位PFS时间为4.2个月,而单用多西他赛组患者的中位PFS时间为4.3个月,(危险比为1.16;95%CI,0.96~1.403;P=0.119)。因此,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治疗晚期肺腺癌的中位PFS时间略短于单用多西他赛(图4)

图4 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治疗晚期肺腺癌的中位PFS时间略短于单用多西他赛

不良反应

本研究结果显示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组患者不良反应(TRAE)的总发生率为82.5%,3~4级TRAE的发生率为52.7%;单用多西他赛组患者的不良反应的总发生率为77.2%,3~4级TRAE的发生率38.9%。因此,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率高于单用多西他赛组患者(图5)

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组患者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腹泻、中性粒细胞减少、脱发、疲劳和贫血;单用多西他赛组患者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中性粒细胞减少、脱发、疲劳、恶心和贫血。因此,中性粒细胞减少症是两组患者中最常见的3-4级TRAE。其中,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组患者发生中性粒细胞减少的概率为30.9%,单用多西他赛组患者发生中性粒细胞减少的概率为25%。

图5 Ganetespib联合多西他赛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率高于单用多西他赛组患者

结论

本项研究结果显示在多西他赛的基础上加用Ganetespib并不能提高晚期肺腺癌患者的临床疗效,也不能降低患者的不良反应。对于晚期肺腺癌患者而言,并不是所有的联合用药的疗效都优于单药治疗的疗效,因为1+1不一定大于2。任何一种新药在临床推广应用前,都要经过分子设计,细胞试验,小鼠试验,再到一期临床实验、二期临床实验和三期临床实验的漫长过程,在这过程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导致这个药物因疗效不佳或不良反应太大而终止研发。因此,我们在此提醒广大患者,在参与临床试验时,要充分考虑到所尝试的新药的风险。不要盲目的尝试一些疗效及安全性不确切的新药。

参考文献

[1] Li N , Mai Y , Liu Q , et al. Docetaxel-loaded D-α-tocopheryl polyethylene glycol-1000 succinate liposomes improve lung cancer chemotherapy and reverse multidrug resistance[J]. Drug Delivery and Translational Research, 2020:1-11.

[2] Goyal L , Chaudhary SP , Kwak EL , et al. A phase 2 clinical trial of the heat shock protein 90 (HSP 90) inhibitor ganetespib in patients with refractory advanced esophagogastric cancer[J]. Investigational New Drugs, 2020(6):1 -7.

[3] Pillai R N , Fennell D A , Kovcin V , et al. Randomized Phase III Study of Ganetespib, a Heat Shock Protein 90 Inhibitor, With Docetaxel Versus Docetaxel in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GALAXY-2)[J].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19, 38(6):JCO1900816.

与癌共舞

扫码添加与癌共舞小助手

帮您找到组织,入群交流

晚期前列腺癌一直是前列腺癌的治疗难点,新型内分泌治疗逐渐成为晚期前列腺癌的首选治疗方法。为进一步提高广大泌尿肿瘤科医师在前列腺癌领域的学术水平和专业技能,共优选出12份病例供广大医师学习。12份病例分享点击最下方“微信群二维码”即可观看,本文对优化晚期前列腺癌的全程管理及药物治疗选择进行分享,供广大医师学习。

第一篇:精准诊断与内分泌治疗助力mHSPC全程规范化管理 | 病例分享

病例提供者:刘皓 & 武鹏

第二篇:阿比特龙在晚期前列腺癌中的应用丨病例分享

病例提供者:曹健 & 翁小东/陈志远/刘修恒

第三篇:新型内分泌疗法开启前列腺癌精准治疗之门 | 病例分享

病例提供者:王慧 & 倪康欣

第四篇:新型内分泌治疗助力转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的综合治疗丨病例分享

病例提供者:林国文 & 张波

第五篇:精准治疗时代,如何为前列腺癌患者保驾护航 | 病例分享

病例提供者:王勇 & 郭怀远

第六篇:手中无刀,心中有数——晚期前列腺癌诊治回顾丨病例分享

病例提供者:王伟 & 米悦

转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mHSPC)

2020 CSCO前列腺癌诊疗指南将mHSPC定义为,发现转移时尚未行内分泌治疗的晚期前列腺癌。2020 EAU前列腺癌诊疗指南推荐mHSPC的治疗方案如下: 图1 mHSPC治疗方案单纯ADT治疗包括药物去势和手术去势,药物去势包括LHRH激动剂和拮抗剂,如戈舍瑞林、亮丙瑞林、曲普瑞林。一代抗雄药物比卡鲁胺和氟他胺可延长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但效果有限,而阿帕他胺作为新型雄激素受体(AR)抑制剂,给mHSPC患者带来了极大的获益。TITAN研究是一项随机、安慰剂对照、双盲试验,纳入1052例mHSPC患者,按1:1随机分配至阿帕他胺+ADT组或安慰剂+ADT组,主要终点为影像学无进展生存期(rPFS)和OS。结果显示,阿帕他胺组和对照组的2年rPFS率分别为68.2%和47.5%,降低患者52%的影像学进展风险;2年OS率分别为82.4%和73.5%,显著降低33%的死亡风险。LATITUDE和STAMPEDE研究结果显示,ADT+醋酸阿比特龙联合泼尼松治疗可有效延长高危mHSPC的OS。LATITUDE研究中采用“高/低危因素”的分层方法,高危患者指是包含至少2项以下高危因素:≥3个骨转移灶;存在内脏转移或ISUP=4级。LATITUDE研究结果显示,与对照组(安慰剂+ADT)相比,醋酸阿比特龙组3年OS率提高38%,死亡风险降低34%,中位OS延长16.8个月(53.3个月vs36.5个月)。在STAMPEDE研究中,与对照组相比,醋酸阿比特龙组3年OS率升高37%。这两项研究支持醋酸阿比特龙作为mHSPC的一线疗法。其他研究显示,恩扎卢胺(ARCHES和ENZAMET研究)以及多西他赛(CHAARTED和STAMPEDE研究)联合ADT治疗mHSPC,也可有效延长OS。

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nmCRPC)

2020 CSCO前列腺癌诊疗指南推荐nmCRPC的治疗方案如下:图2 nmCRPC治疗方案PSADT(PSA倍增时间)是指PSA水平倍增所需的时间,已经证实PSADT是nmCRPC预后独立预测因子,权威指南将“PSADT≤10个月”定义为高危转移风险。SPARTAN研究纳入1207名PSADT≤10个月的高危转移风险nmCRPC患者,按1:1随机接受ADT+阿帕他胺或ADT+安慰剂,结果显示,阿帕他胺组显著延长无转移生存期(MFS)(40.5个月vs16.2个月)。2020年ASCO会议中,该研究终期分析证实其在nmCRPC具有显著的OS获益(73.9个月vs59.0个月)。达罗他胺+ADT(ARAMIS研究:40.4个月vs18.4个月)、恩扎卢胺+ADT(PROSPER研究:36.6个月vs14.7个月)也显示出良好MFS获益。其他二线内分泌治疗是指一代抗雄药物(比卡鲁胺、氟他胺)、酮康唑、尼鲁米特和糖皮质激素等。

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

mCRPC指持续ADT治疗后疾病依然进展的转移性前列腺癌。除了明确的远处转移灶外,诊断mCRPC还应同时具备以下2个条件:
  • 睾酮达去势水平:血清睾酮水平<50ng/dl或1.7nmol/L;

  • 血清PSA进展或影像学进展:PSA进展是指PSA>2ng/ml且PSA相隔1周连续3次上升,2次大于最低值50%;影像学进展指出现明确的新发病灶,骨扫描提示≥2出新发骨病灶,CT或MR提示软组织病灶进展。

2020 CSCO前列腺癌诊疗指南推荐mCRPC的治疗方案如下:图3 mCRPC治疗方案COU-AA-302研究结果显示,一线使用醋酸阿比特龙与安慰剂相比,可显著延长患者的OS(34.7个月vs30.3个月)和影像学无进展生存(rPFS)(16.5个月vs8.2个月)。COU-AA-301研究提示,多西他赛治疗失败后,醋酸阿比特龙组显著延长OS(15.8个月vs11.2个月)。TAX327研究显示,多西他赛+泼尼松显著改善了中位OS(17.5个月vs.15.6个月);PREVAIL研究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恩扎卢胺一线治疗mCRPC的OS延长;镭-223是目前唯一可改善伴多发骨转移的mCRPC患者生存获益的核素治疗方案;Sipuleucel-T主要应用于无症状或轻微症状的mCRPC患者;PROfound研究显示,奥拉帕利显著降低rPFS和死亡风险66%;卡巴他赛对多西他赛耐药的肿瘤具有抗肿瘤活性。近年来,以阿帕他胺、阿比特龙为代表的新型内分泌治疗药物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越来越收到泌尿肿瘤科医生的关注和青睐。希望通过本文的介绍,可以使泌尿肿瘤科医生对于优化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方案有更进一步了解,全面提高患者生存获益。

参考文献:

1.2020 CSCO前列腺癌诊疗指南.

2.2018版转移性前列腺癌诊治中国专家共识.

3. LABRIE F, DUPONT A, BELANGER A, et al. Flutamide eliminates the risk of disease flare in prostatic cancer patients treated with a luteinizing hormone-releasing hormone agonist. The Journal of urology, 1987, 138(4): 804-6.

4.Maximum androgen blockade in advanced prostate cancer: an overview of the randomised trials. Prostate Cancer Trialists' Collaborative Group. Lancet, 2000, 355(9214): 1491-8.

5.CHI K N, AGARWAL N, BJARTELL A, et al. Apalutamide for Metastatic, Castration-Sensitive Prostate Cancer. N Engl J Med, 2019, 381(1): 13-24.

6.FIZAZI K, NAMPHUONG TRAN, LUIS FEIN, et al. Abiraterone Acetate Plus Prednisone in Patients With Newly Diagnosed High-Risk Metastatic Castration-Sensitive Prostate Cancer (LATITUDE): Final Overall Survival Analysis of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 2019 May;20(5):686-700.

7.JAMES N D, DE BONO J S, SPEARS M R, et al. Abiraterone for Prostate Cancer Not Previously Treated with Hormone Therapy. N Engl J Med, 2017, 377(4): 338-51.

8.ARMSTRONG A J, SZMULEWITZ R Z, PETRYLAK D P, et al. ARCHES: A Randomized, Phase Ⅲ Study of 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 With Enzalutamide or Placebo in Men With Metastatic Hormone-Sensitive Prostate Cancer. J Clin Oncol, 2019, 37(32): 2974-2986.

9.DAVIS I D, MARTIN A J, STOCKLER M R, et al. Enzalutamide with Standard First-Line Therapy in Metastatic Prostate Cancer. N Engl J Med, 2019, 381(2): 121-131.

10.SWEENEY C J, CHEN Y H, CARDUCCI M, et al. Chemohormonal Therapy in Metastatic Hormone-Sensitive Prostate Cancer. N Engl J Med, 2015, 373(8): 737-46.

11.SMITH M R, SAAD F, CHOWDHURY S, et al. Apalutamide Treatment and Metastasis-free Survival in Prostate Cancer. N Engl J Med, 2018, 378(15): 1408-1418.

12.SMALL EJ et al. Final Survival Results From SPARTAN, a Phase 3 Study of Apalutamide vs Placebo in Patients With Non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2020 ASCO. Abstract Number 5516.

13.FIZAZI K, SHORE N, TAMMELA TL,et al. Darolutamide in Non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N Engl J Med. 2019;380(13):1235‐1246.

14.HUSSAIN M, FIZAZI K, SAAD F, et al. Enzalutamide in Men with Non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N Engl J Med, 2018, 378(26): 2465-2474.

15.BASCH E, AUTIO K, RYAN C J, et al. Abiraterone acetate plus prednisone versus prednisone alone in chemotherapy-naive men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patient-reported outcome results of a randomised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ogy, 2013, 14(12): 1193-1199.

16.CHARLES J RYAN, MATTHEW R SMITH, KARIM FIZAZI, et al. Abiraterone acetate plus prednisone versus placebo plus prednisone in chemotherapy-naive men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COU-AA-302): ?nal overall survival analysis of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3 study.[J]. Lancet Oncol. 2015 Feb;16(2):152-60.

17.TIE ZHOU, SHU-XIONG ZENG, DING-WEI YE, et. al., A Multicenter,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Comparing the Three-Weekly Docetaxel Regimen plus Prednisone versus Mitoxantone plus Prednisone for Chinese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 Refractory Prostate Cancer. PLOS ONE. January 27, 2015.

18.TANANNOCK IF, DE WIT R, BERRY WR, et al., Docetaxel plus Prednisone or Mitoxantrone plus Prednisone for Advanced Prostate Cancer. NEJM.2004; 351; 15.

19.DALIN. He, ZHONGQUAN SUN, JIANMING GUO,et al., Amulticenter observational study of the real-world use of docetaxel for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in China. Asia-Pac J Clin Oncol. 2019;1–7.

20.SCHER H I, FIZAZI K, SAAD F, et al. Increased survival with enzalutamide in prostate cancer after chemotherapy.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2, 367(13): 1187-1197.

21.DE BONO J, MATEO J, FIZAZI K, et al. Olaparib for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N Engl J Med. 2020 Apr 28.

22.BONO JS, STEPHANE O, MUSTAFA O, et. al., Prednisone plus cabazitaxel or mitoxantrone for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progressing after docetaxel treatment: a randomised open-label trial. Lancet. 2010; 376: 1147–54.

23.LE D T, URAM J N, WANG H, et al. PD-1 Blockade in Tumors with Mismatch-Repair Deficiency. N Engl J Med, 2015, 372(26): 2509-20.

前列腺癌精彩案例解读,请点击微信群二维码! 转载请注明出处:晚期腺癌, 【进展】晚期前列腺癌精准治疗的进展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05172.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