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搞笑段子 > 如何消灭蟑螂, 蟑螂频出没惹人烦,如何消灭?

如何消灭蟑螂, 蟑螂频出没惹人烦,如何消灭?

作者:   来源:  热度:25  时间:2021-03-29






又是暴雨又是大热天,“四害”之一的“蟑螂”又会出来作怪。如何一招制蟑螂?近日,记者采访了深圳市爱卫办和市疾控中心的专家。专家指出,灭蟑也是有技巧的,但不管是用药还

又是暴雨又是大热天,

“四害”之一的“蟑螂”

又会出来作怪。

如何一招制蟑螂?

近日,记者采访了深圳市爱卫办和市疾控中心的专家。专家指出,灭蟑也是有技巧的,但不管是用药还是对家庭环境进行大整改,治本之策还是要做好家庭卫生。

点击下方空白区域 观看“小强”

慎点!

  你想看的,这里全都有!

文 | 健康朝阳

全世界发现常见可感染人的病菌、病毒、螺旋体、立克次体等病源252种,“四害”可携带的就占到114种,是当之无愧的疾病的媒介,除四害、讲卫生,对提高全民健康水平,推动我国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发展具有重大意义。近日,朝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与高碑店地区甘露园南里一社区联合举办了“送知识进社区”有害病媒防制科普宣传活动。

有害病媒生物指能直接或间接传播疾病,危害、威胁人类健康的生物。最常见四大害为:苍蝇、蚊子、老鼠、蟑螂。

知己知蟑 妙招齐上

活动现场,朝阳区疾控中心消毒和生物病媒防制科科长张洪江、青年骨干唐承军携带专业灭蟑药品,为居民讲解科学灭蟑知识、用药指导及注意事项。

张洪江运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将专业系统的生物病媒防制知识进行了精彩解说,为参培居民普及了本地蟑螂种类、蟑螂生活习性及防蟑灭蟑方法等知识;向社区居民发放灭蟑药,并给予细致的用药指导;在知识问答互动环节,针对参培居民的踊跃提问,张洪江逐一耐心解答,帮助居民加深和巩固所学知识。

参培居民纷纷表示,本次灭蟑讲座干货满满、生动实用,既学到了健康知识,又掌握了灭蟑方法和注意事项,收获颇丰。

病媒防制 步履不停

此次活动得到了甘露园南里一社区居委会和辖区居民的大力支持。接下来,朝阳区疾控中心将巩固好国家卫生城区创建成果,积极开展相关知识培训,发动群众积极参与除灭四害行动,结合疫情防控要求治理环境卫生、清除孳生地,为预防疾病、保障群众健康展现新作为、做出新贡献。

定稿 | 北京市朝阳区卫生健康委员会

公众权益保障科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欢迎点赞哦 ↓

 小说耳朵·第50期:《第五个故事

 本期播读:Vivian 

上午好,欢迎打开第50期的《小说耳朵》。

接续,本期我们还是来读巴西女作家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的短篇小说。今天的这篇小说很有趣,按李斯佩克朵自己的说法,它的名字可以是《雕像》,也可以是《谋杀》,或者是《如何杀死蟑螂》(准确地说,是如何杀死蟑螂五次),甚至可以是《莱布尼茨与波利尼西亚之爱的超验性》……神奇吧?

其实,在之前的推送,我们曾介绍过法国作家、传奇文学团体“乌立波”创始成员雷蒙·格诺的实验性小说作品《风格练习》。在那部作品中,格诺将一个极其简单的故事用九十九种不同的文体/修辞风格各写了一遍,完成了九十九篇我们或许可以称之为“超短篇小说”的东西,真的非常好玩。(要回顾那期推送请戳这里:)

在本期推送的这篇小说里,小说家李斯佩克朵所要完成的,也是一次类似格诺那样的风格练习。她将用五个风格迥异的故事,把同样一只蟑螂杀死五次。想象一下,这是何等的文学壮举(笑)。

本期播读者Vivian来自安徽合肥,是我们编辑部同事的朋友,她在昨天下午上班期间“临危受命”完成了此次录音,感谢她。

 以下为本期播读作品原文 

 请配合音频食用 

《第五个故事》〔巴西〕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 著闵雪飞  译 

这个故事可以叫作“雕像”。另一个可能的名字是“谋杀”,或者是“如何杀死蟑螂”。我至少可以写三个故事,都是真的,彼此绝不抵牾。如果给我一千零一个夜晚, 纵然只有一个故事,我也可以把它变成一千零一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如何杀死蟑螂”,是这样开头的:

我抱怨家里有蟑螂。一位女士听到了抱怨,给了我一个杀蟑螂的配方:把糖、面粉和石膏等按比例混合,面粉和糖会把蟑螂招过来,而石膏会烧灼蟑螂的内脏。我这样做了。它们死了。

另一个故事和第一个故事是一样的,名字叫“谋杀”。

它这样开头:我抱怨家里有蟑螂。一位女士听到了,给了我配方。然后便进入谋杀。事实上我不过是泛泛地抱怨一下蟑螂,而它们根本不属于我:它们属于一楼,攀爬楼房的管道来到我家。我照着那方子配药的时候,它们才真正成了我的。这样,现在,我开始称量各种配料,每一样都多加一点儿。一种淡淡的恨意统治了我,那是一种凌辱的意识。白天看不到蟑螂,没有人会相信说这暗中的坏人正在安静地啃噬着房子。然而,如果说它们就像暗中的坏人一般在白天呼呼大睡,那我就是在为它们准备夜晚的毒药。我小心翼翼,难耐激动,为这漫长的死亡调配着药物。兴奋的恐惧与我自身暗中的坏指引着我。我现在心如铁石,只想做一件事:杀死每一只蟑螂。当疲惫的人进入梦乡的时候,蟑螂便沿着管道攀爬上来。药也配好了,那如此洁白的药。这药是给如我一般狡猾的蟑螂的,我娴熟地撒着药粉,直到它与自然浑然一体。房子里寂静无声,我躺在床上,想象着蟑螂一个接一个地爬上来,来到厨房,黑暗在呼呼大睡,唯一醒觉的是晾杆上的毛巾。几个小时之后,我醒了,居然那么晚了,我不禁大吃一惊。天色已然微明。我走进厨房。它们横陈地上,巨大而僵硬。我用一个晚上杀死了它们。天为我们而亮。小山上一只公鸡在打鸣。

现在要开始讲第三个故事,名字叫作“雕像”。

开头说我抱怨家里有蟑螂。接着还是那位女士来了。直接从黎明说吧,我醒了,睡眼惺忪地来到厨房。贴瓷砖区域里的睡意比我的还要更浓。晨曦中一片黯淡,一抹紫红让一切遥不可及,我在脚下辨认着影子与白色:十余座僵直的雕像散落于地上。蟑螂从内到外透着僵硬。一些蟑螂肚皮上翻,另一些陈列在没有完成的姿态中。有一些蟑螂的嘴里尚留有白色食物的残迹。我第一个见证了庞贝古城的破晓。我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那黑暗中的狂欢。有些石膏硬得极慢,拖延了死亡的过程,蟑螂尝试着从自己的身体里逃走,它的动作越来越迟缓,恐怕还在贪婪地体会着昨晚的欢愉。最后它于无辜的惊惧中变身成石,目光中犹带有一种伤心的责备。另一些蟑螂突然被自己的体髓袭击,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变成了石头。它们瞬息之间结成晶体,仿佛话刚说了一半:我爱……在这个夏夜里,它们徒然地用爱情的名义歌唱。还有一只,就是那只棕色触角沾染上白痕的蟑螂,大概太晚才猜到自己之所以变成了木乃伊,正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徒劳:“我太关注我的内在!我太关注我的内……”——我从人的高度目睹了一个世界的崩塌。天亮了。死蟑螂的一两只触须在风中僵硬地抖动。前一个故事中提到的公鸡打鸣了。

第四个故事开启了家里的新时代。

那开头人人都知道:我抱怨家里有蟑螂。直接从我看到的这些石膏丰碑开始说吧。它们都死了,是的。但是我看了看管道,今天晚上,那儿将有一群生灵再一次缓慢而鲜活地鱼贯而入。难道我要每晚准备那致命的糖吗?就像那种渴望着仪式,不然睡不踏实的人一样。难道在每一个清晨,我都要睡眼惺忪地来到厨房?为了滋养我那找寻雕像的嗜好,前一天晚上我会汗水淋漓地把它们立好。面对这女巫的双重生活,我不禁惊讶于我邪恶的快感。我也惊讶于石膏带来的讯息:一种活的恶习在我的身体里萌芽。在两条道路之间做出选择是痛苦的一刻,我想,任何一种选择都意味着牺牲:要么是我,要么是我的灵魂。我做出了选择。今天我可以在心里隐秘地炫耀着美德的标牌:“这间房子被喷了药。”

第五个故事叫作“莱布尼茨与波利尼西亚之爱的超验性”。

它是这样开头的:我抱怨家里有蟑螂。

 本期小家 

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

(Clarice Lispector,1920—1977)

巴西当代经典作家之一,被誉为自卡夫卡之后最重要的犹太作家,也是拉美文坛真正独树一帜的作家之一。

一九二〇年十二月十日出生于乌克兰的犹太家庭,不久即随父母移居巴西。一九四四年出版处女作《濒临狂野的心》,在巴西引起很大反响,之后陆续出版了小说《光》和《围困之城》,同时期完成《黑暗中的苹果》与短篇集《家庭纽带》的创作。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降,写作才能获得公众承认,小说《黑暗中的苹果》获得卡门·多洛雷斯奖,儿童文学作品《爱思考的兔子奇事》获得卡伦加奖,并因其文学成就获得联邦大区文化基金会奖。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九日去世;次年,最后的作品《生命的吹息》出版。

 本期说集  《隐秘的幸福》

〔巴西〕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 著闵雪飞  译 

九久读书人 | 人民文学出版社

《隐秘的幸福》出版于一九七一年,是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的短篇小说代表作,收录二十四个短篇,有着深厚的哲学意蕴,主题彼此各异,表现方式也不尽相同,但都隐约指向一个共同的方向:探寻自我抑或自我意识的建立,囊括了克拉丽丝所关注的一切要素:自我、真实、存在、起源、时间、母性、表达……

 往期精选 小说耳朵·第49期:小说耳朵·第48期:小说耳朵·第47期:小说耳朵·第46期:小说耳朵·第45期:小说耳朵·第44期: 转载请注明出处:如何消灭蟑螂, 蟑螂频出没惹人烦,如何消灭?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404982.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