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商动态 > 绿头巾, 戴绿头巾的女人

绿头巾, 戴绿头巾的女人

作者:   来源:  热度:2  时间:2021-01-14







戴绿头巾的女人涂着红色的指甲油涂着黑黛的睫毛膏可爱和美丽戴绿头巾的女人淡淡的微笑在这个寒冷的夏天仿佛一朵红玫瑰不是高冷是晨曦的阳光和露水戴绿头巾的女人一

戴绿头巾的女人

涂着红色的指甲油

涂着黑黛的睫毛膏

可爱和美丽

戴绿头巾的女人

淡淡的微笑

在这个寒冷的夏天

仿佛一朵红玫瑰

不是高冷

是晨曦的阳光和露水

戴绿头巾的女人

一丝阳光

温暖了我的心房

圣诞快来了

她 

收到了红苹果吗?

     记忆中的爷爷,头上总是围着一块白头巾。

     天刚蒙蒙亮,爷爷便把我叫醒,简单收拾一番后就背着大背篓,牵着我来到了竹林。

     “爷爷,我们要干什么啊?”

     “砍竹子,给你编一个小背篓。”

     说着,爷爷拿出柴刀,走到一丛竹子旁。枯瘦的手有力地挥舞着刀,手起刀落,每砍一刀,那根竹子便狠狠地一颤,连带着旁边的竹叶发出沙沙的响声。不出五刀,那根竹子便轰然倒地。我坐在一旁的石头上,看着他额头上的晶莹的汗珠,心中疑惑不已。

      “爷爷,你为什么不把头巾取下来呢?不热吗?”

       爷爷笑了,眼睛都成了一条缝,脸上的皱纹堆积在一起,一条一条的。他抬手拉下头巾的一角,擦了擦汗,说:“不戴不行啊!头发都掉光了,不戴就成了光头了。”

       又是一个瓜果飘香的时节,篱笆外的葡萄架就像一片小小的绿色的湖泊,深绿色的叶片在阳光的照耀下青翠欲滴。在这绿色的湖泊下隐藏着一个个小精灵。

       这几天是爷爷最忙的时候。它戴着白头巾,弯着腰穿梭在葡萄架下,手中的剪刀不停地挥舞,剪下一串又一串的葡萄。爷爷坐在石阶上,小心翼翼地清洗着葡萄,然后又将它们一个一个放在酒坛里,倒入从街上打的白酒,将它们封存好。做完这一切,也终于笑了。

       “这下好了,就等着你大伯他们回来了。等到他们回来,葡萄酒也就可以喝了。”爷爷的眼里满是憧憬,头上的白头巾也随风飘舞。

       爷爷总是闲不住,才做完手头的事,又拿起扫帚,一下又一下地扫着青石坎上的落叶和青苔,扫了一会儿,像是累了,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直起腰,转头望着小路的一边,眼神里充满期盼,一会儿又垂下头,嘴里不知道在碎碎地念着什么,转身又走进了房屋,只剩一条条白头巾,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后来,大伯回来了,脸上卻不见一点笑。那天晚上,我看见两鬓斑白的大伯抱着一块崭新的白头巾,哭的像个孩子。爷爷终究没有等到大伯答应他的礼物。

        第二天早晨出殡,坎子上的竹竿上还挂着白净的白头巾。我仿佛看见那个戴着白头巾的人,嘴里还在碎碎念着什么。

       

前一阵子在家隔离,无聊中随意翻看剧集,居然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毛泽东。

 

剧集是2017年拍的《秋收起义》,知乎上有人推荐,说是主旋律中拍得非常好的一部,剧情比较靠谱,演技都在线,装扮还原得也比较到位……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其中有一集,毛泽东初上井冈山。只见他穿着蓝色土棉布做的对襟褂子,拄着逃难时村民留给他的一根树枝拐杖,头上裹着一截蓝布头巾,像一个山野村民似的,对着前来迎接的贺子珍说……

 《秋收起义》,2017 

 

咦!毛泽东是这幅模样?!头上怎么会裹着头巾呢?没见过啊!他为什么要戴头巾?

 

带着这个疑问,我开始了搜索和考据,发现一个现象,结论相当武断,那就是,跟现在不同,民国时期,南方的汉族人,尤其是底层人,大部分都是戴着头帕、裹着头巾的,是一种南蛮风俗的遗留。

 

 湖南人 

首先从毛泽东的出生地——湖南——说起。可以说,民国时期湖南大部分地区的底层男性,头上都是缠裹着头巾的。艺术史学者、诗人常任侠在抗战初期时逃难到长沙,他观察到长沙居民仍保留着蛮族的遗风,在着装上最明显的标志,就是用布缠头。

《战云纪事》

(1938年9月)16日,星期五午,抵长沙,下车寓青年会……长沙习俗,其犹有蛮习遗留者,据余观察,约有数事。一为喜嚼槟榔,其味枯涩。二为好戴环圈及藤制约腕。三喜以布缠头……四最忌言龙虎鬼。

——常任侠著,海天出版社,1999-09

 

据当代学者分析,实际上当年用布缠头出现在长沙城市的人群,主要来自洞庭湖区或湘东湘中山区。他们用粗布巾帕缠头,在后颈处还垂下一截帕子,并解释说是因为湖南的冬天北风特别凛冽,有「剁脑壳」之称,形容得就跟砍头一样,也是吓人。故到了冬天,除了「脑壳」要用布巾缠起来护住,还要留一截布头护住人身上最要命的地方:后颈根。

 

我翻到一组1946年美国飞虎队员在湖南拍的照片,当时长沙的街头生活:

(图片来自网络) 

 

此时抗战刚刚结束,国共内战刚在北方打响,长沙的街头阳光刺眼,人群迎来送往的,画面中出现一列迎亲队伍,头上有的戴着东西,像瓜皮帽;有的头上什么都没有。队伍后面两个老汉,一个挑箩筐,一个背着手,都显得很闲适很日常,他们都裹着常任侠所说的那种头巾,是「南蛮风俗」的典型,而且后颈脖处确实垂下了一截。

 

证据确凿,无可辩驳,果然南蛮。

 

找到的其他图像资料,都能发现这些裹着头巾的湖南人。比如抽鸦片的:

Rolland Welch, 1917~1925 

 

头帕的围裹方式比较接近电视剧中的毛,头上缠着围裹了一圈,但后颈处并无垂下来的巾尾。

 

还有1870年代的湖南巡抚衙门:

Our Entry Into Hunan, by Allan C. Wilford, London: Robert Culley, 1908 

 

除了巡抚与师爷等高级官员,照片中前排两列兵勇的头上,都裹着头巾,无一例外,且都是毛的那种围裹法。

 

一位在常德传教的美国人罗感恩(Oliver Tracy Logan)所拍摄的沅江边的码头,蹲在船头正在狼吞虎咽的船夫们,个个都裹着头巾,看起来就像是沈从文在《湘行散记》里着重描写的那种水手:

Oliver Tracy Logan 罗感恩,1898~1919  

还有传教士们看到的正在赶集的湘北地区的农夫:

Oliver Tracy Logan 罗感恩,1898~1919 

 

可以看出,湖南的裹头巾风俗有两个特点,第一个,就是头巾是缠着脑袋,围了一圈的,而不是整个头包起来的。裹而不包,就是湖南地区,甚至是南方内陆人民的通用款式。这可能是一种习以为之的风俗,毕竟内陆寒冬酷暑的天气,头巾既可擦汗吸湿,头顶还能留出一点点来透透气(大误)……因为湖南天气骤(shui)冷(shen)骤(huo)热(re)的,经常打摆子,特别激烈。可能也可以附会出一层象征性的意思:人的脑壳还是得留一块地方通天,跟老天爷通信,不能整个都包起来(再误)。

 

第二个特点,就是缠头巾的都是底层老百姓,但凡有点身份的人,就没有这习惯。富人、读书人、官员……凡是「体面人」,要么头上顶个瓜皮帽,比如乡绅之类,要么戴顶洋帽,呢绒的、毡制的,新派人士,以及国民政府的官员,大抵如是;或者干脆一点,既不戴帽也不缠头巾,就留一个大背头,或中式的头寸,或西式的三七开。凡头顶上缠着一块布巾的,要么是下等人,农民、苦力、贩夫、走卒之类,缠头巾是草根阶层的标志,是乡下、山里的象征;要么是别的族人,比较乡野的那类,像苗族、侗族、瑶族、土家族等等,无论何时何地,他们都顶着一头布巾出现,包括客家人、畲家人等。这些山里人,他们也以缠头巾的方式,跟生活在平原江湖里的汉人表现出装束上的差异——虽然客家人自称是汉人的一支。

 

 南方汉人 

不止是湖南,包括江西、云贵、川渝……当时的整个南方,很大一部分老百姓,头上都裹着头巾,甚至不只是内陆山区,沿海也很多。

 

比如福州的这一门三兄弟,左边的似乎是老二,一身当兵的装扮,中间的老大守家门,最小的弟弟还未成年:

 

长江上的船夫,跟常德码头上的差不多:

连女性也不例外,这是福州的一位太太和她的两位帮佣,视觉上的身份高下,一眼即然:

 

给老外当挑夫的兵勇,自然也裹着头巾:

 

这张John Thomson自拍照中,有两个衙门派给他的随从,一个缠了头巾,另一个把辫子盘起来,相当于头巾的缠法,这是清代所有普通劳动者的通行做法,只有这样才方便干活。

 

在上海,这个带头进行现代化的城市,其街头的贩夫走卒,装扮仍然与内地一样,戴头巾,穿马褂,毫无二致。

上海街头推独轮车的车夫,约1870年代,图片来自网络 

 

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迹象:当时的老百姓,除去有闲阶级,几乎所有人,头上都是缠裹着头巾的,我看到的主要是南方的底层百姓。其实北方也有相当一部分,比如山东、陕北等山区,那种羊肚手帕裹头,在额头处打结,唱着信天游走西口的形象,多年来在各种图像中都有很经典的呈现。到了更为寒冷的冬季,如果不戴帽子或缠个头巾是没法出门的——问题是,北方人似乎更愿意戴帽子,而南方人却更多地缠裹头巾。南方人这种习俗不但是平民如此,甚至制度化了,成为南方各地兵勇的制式首服。

 

 清兵与太平军 

 

在19世纪中期的中国南方,面对长驱直入的太平军,已经堕落了很久的八旗兵根本上不了战场,于是各地开始搞团练,像湘军、川军、淮军之类的纷纷崛起,这些以汉人为主的地方武装,无一例外,头上都是缠着头巾的:

本图及以上图片,均为著名摄影师John Thomson在1860s~70s于中国旅行中所拍摄,选自其著作《Illustrations of China and Its People》,1874年出版于伦敦 ▼

随后参加中日甲午战争的清兵也将缠头巾作为制服:

图片来自《插画伦敦新闻》(Illustrated London News 

 

太平天国攻打上海时,清廷聘请了一些洋人作军事顾问,将江南各地的民团兵勇组织起来,用新式洋枪装备了一番,名为常胜军(Ever Victorious Army,EVA,中国民间一般称其为洋枪队),这是一批最早使用西洋兵器的清国人。他们的服制不再是马褂而是西式军装,但头上仍然强烈地保留了头巾,看起来也跟内地的兵勇一样:

Frederick T. Ward’s Ever Victorious Army (EVA) in Shanghai, 1860s, Photo from Felice Beato/J. Paul Getty Museum 

西方出版的通俗画册中所描绘的常胜军制服,头巾居然是绿色的:

图片来自The Taiping Rebellion 1851–66, Ian Heath, Illustration by Michael Perry, 1994 

实际上,常胜军头巾的围裹方式,并非传统的中国内陆地区的「缠头巾」,而是更接近租界里的红头阿三的「包头巾」方式,是锡克族的身份标志Dastar——这种包头巾可能从洋枪队开始,影响了李鸿章所带领的淮军,后来中日甲午战争中的清兵所包裹的头巾样式,就更像是印度的这种。

 

有意思的是,常胜军的死敌——太平天国,最显著的身份标识,也是裹头巾,但样式不同。

 

众所周知,太平天国是反清的,因此他们的头发并不会编成长辫,而是秉持「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传统汉族观念,头发一直留着,满清因而蔑称太平军为「长毛」。太平军会用布巾缠裹住束起来的长发,跟上述图片中的「缠头巾」有相像之处,但也有自己很明显的差异。

 

曾加入过太平天国的英国人呤唎(Augustus Frederick Lindley),后来出版了一本《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里面有他为忠王李秀成绘制的头像:

图片来自Ti-Ping Tien-Kwoh. The History of the Ti-Ping Revolution, including a Narrative of the Author's Personal Adventures,1866出版于伦敦 ▼

如果忽略其欧洲人特征的五官,能看到头上所裹的头巾,属于一种类似于自古以来民间的「裹头帕」的方式:即大致将一块长条布平贴于额头,布巾的两端平顺地抹过耳角,在脑后作结,余下布巾垂于脖颈之后,并平展地覆盖在肩背后——有点类似与上述湖南人所缠的头巾样式,后脑勺处垂下一截巾尾。额头之上还装饰有一排金质浮雕偶像牌——额头的地方做金银装饰,这种风格在现如今还能在贵州苗族侗族地区的婴儿帽上能看到,其实也是自古以来汉族民间婴儿帽的款式。

 

八十年代的港剧《太平天国》中的头巾样式:

图片来自网络 

呤唎在书中还详细描绘了太平军与清朝人的区别:

 

可见头巾是缠上去的,跟前述的内陆汉人的缠头巾是一致的,只是没有电视剧中搭在肩颈上的巾尾。太平军士兵所保留的长发,并没有像清代以前的汉族人的标志性发式「椎结」,而是像留鬓角一样,发端垂于耳畔之下——真的就是「长毛」。

 

欧洲出版的《The Taiping Rebellion 1851–66》中的太平军形象,基本来自呤唎所描绘的样式:

图片来自The Taiping Rebellion 1851–66, Ian Heath, Illustration by Michael Perry, 1994 

 

但呤唎描绘的一场战役中,太平军的红色缠头巾是有巾尾的:

 

与男性相比,太平天国的女性,头巾样式与李秀成是一致的,令人容易联想到太平军的客家人身份:

 

 

从上面湘赣及南方各省、太平军和各地兵勇武装制服的图像中,可以对戴头巾的现象作个大致的理解:普遍地说,南方所有的汉人的头上应该缠着一个布巾的。但随着近代化加深,沿海地区和内陆地区在这个风俗上是有明显区别的,沿海地区的人越来越少缠头巾,像珠三角、潮汕、闽南等地,男人们缠头巾的很少,人们更习惯于戴斗笠,既可以遮阳又可以防雨,他们也不需要防备岭南以北的、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缠头巾的主要是内陆地区,尤其是山区、丘陵等传统上比较「野蛮」、「落后」的地方,只要是头上缠裹着布巾,要么是山里的蛮人,要么是外来的客家人。总之,对于沿海地区的人来说,缠头巾是一种「非我族类」的标签,用这个可以「区分敌我」,方便站队,也好鄙视对方。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例是,香港开埠之后好多年其实并没有真正繁荣起来,直到太平天国的崛起,大批省城人(广府人)逃难到了香港,才形成香港日后的繁荣。广府人与客家人是最典型的「土客矛盾」的对立方,对于广府人来说,缠头巾的都是太平军,或者至少是客家人,都是自己的敌人,非我族类?

 

下一次,我们来看看客家人,以及其他的「非我族类」,主要是东亚地界上的人,脑袋上缠的是怎样的一块布巾。(未完待续)

 

 

织无不言,定期发出奇怪的文章讲述织物的故事

不订阅一下么


 

 

转载请注明出处:绿头巾, 戴绿头巾的女人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341283.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