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商动态 > 水木清华bbs, 《大话西游》25周年了,我很怀念它

水木清华bbs, 《大话西游》25周年了,我很怀念它

作者:   来源:  热度:16  时间:2020-12-01







“这世上有成千上万种爱,但从来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授权转载自公众号:谷小歌(ID:iguxiaoge)人一怀旧,就想翻出以前东西来看,前几天我又重温了一遍《大话西游》,竟发现它
“这世上有成千上万种爱,但从来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

授权转载自公众号:谷小歌(ID:iguxiaoge)

人一怀旧,就想翻出以前东西来看,前几天我又重温了一遍《大话西游》,竟发现它诞生已经25周年了。

小学第一次看,是在电影频道。看到蜘蛛精害怕,看到唐僧想笑。上初中再看,就已经开始迷恋周星驰,还把「爱一人需要理由吗?」挂在嘴边。

到了高中,可能因为那天突然尝到了爱情的苦涩,一边看,一边笑,一边哭。总之,翻来覆去,只要看到在播,不管播到哪里,都会停下来,一直看完,大多数情况是以眼泪收尾。

有人说,《大话西游》是留了个人生的入口给你,会和你一起成长。无论闹剧、爱情还是命运,你都在看自己。

但你或许还不知道,这部后来封神的电影,当年直接导致周星驰和刘镇伟两人,一个破产,一个提前退休。

更有人说《大话西游》的诞生,是两人策划的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大话西游》上下部海报。腾讯视频等平台可以重温

01

1994年初,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厂长童刚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是从香港打来的,制片人陈佩华与他商议合作拍片的事项,说本次合作的剧本将由周星驰担任主演。

一听主演是周星驰,童厂长很激动,连忙应下。

彼时星仔与周润发、成龙并称“双周一成”,有了这三张脸观众都愿意乖乖掏钱买票去看电影。

不料,拿到剧本一看,出品过《活着》《红高粱》的厂长愣住了,心说这写的什么玩意?简直是胡闹!副厂长张子恩看了,也直呼“文化垃圾”。

要知道,中国人民对《西游记》的情感,可不是一只猴子的爱情故事能概括的。

但西影厂最终还是没能抵住金钱的诱惑。

毕竟当年《赌圣》一出就有4132万港元的票房,瞬间引爆整个香港,比《赌神》风头更劲。

周星驰剧照

那是属于周星驰的时代。

很多老香港人还记得,1992年的票房排行榜中,排名前5名的电影,全部都是周星驰主演的。

第一名:《审死官》票房4988万港元第二名:《家有喜事》票房4899万港元第三名:《鹿鼎记1:皇城争霸》票房4100万港元第四名:《武状元苏乞儿》票房3741万港元第五名:《鹿鼎记Ⅱ:神龙教》票房3650万港元

无厘头的恶搞风格,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周星驰探索到极致。

但这些片子总也入不了“正统电影人”的眼。

“无厘头始终是上不了台面的无脑恶搞,根本不是真正的喜剧,更加表现不了电影艺术的真谛。”

“他只不过是低成本影片之王。”

对于这些甚嚣尘上的负面声音,周星驰一向不予理会,任人评说。

一方面是因为,比起当年被演艺圈拒之门外的狼狈和打击,这些都是小事。

另一方面,周星驰正在酝酿一件大事,而这件事能堵住悠悠之口。

尤其是在与刘镇伟通过一次电话过后,他仿佛下定决心,不再犹豫。

周星驰和刘镇伟

02

其实,了解周星驰的人都知道,刘镇伟只能算是一颗定心丸。他想做的事,一定会去做,哪怕在旁人眼里是疯癫、是魔怔。

这还得从周星驰和刘镇伟的缘分说起。

9岁那年,周星驰第一次在电影院看完李小龙的电影《唐山大兄》,回家就把右手戳进绿豆堆,说要练练铁砂掌。

到了学校,还学着李小龙一个飞踢,潇洒地踢烂了教室门口的标语牌;甚至跑去找校长谈判,说你要帮我在学校开班收徒弟。

李小龙的标志性动作

他就是周星驰儿时的信仰和目标。

他最爱的“把戏”,就是电影里的功夫。

1979年,李小龙猝死在丁佩的床上,17岁的周星驰感觉天都要塌了,伤心了好久。

好在香港武侠剧正在悄然兴起,接连不断的武侠小说被拍成电视剧:《书剑恩仇录》《倚天屠龙记》《绝代双骄》等等,捧红了不少穷小子和灰姑娘。

周星驰便一心想入香港演艺圈。先是在丽的电视台做特约演员,后来,看到第11届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招生,又兴奋地拉着梁朝伟去报考。

年轻时的周星驰

彼时梁朝伟高中辍学,正在百货公司的电器行做销售员,最大的梦想是升职,做个公司里的小主管,压根没想做什么演员。

谁想“忧郁”的外形一出场就把考官打动了,梁朝伟被录取,而信心满满的周星驰,意外落榜。

去不了正式班,只得托关系进了夜训班。一年后,他与梁朝伟同期毕业。这一年,一同毕业的还有欧阳震华、吴镇宇等。

那时电视机一打开,随便撇一眼,都能看见几个从无线训练班走出去的大明星:陈玉莲、吕良伟、黄日华、苗侨伟等等。

但周星驰和梁朝伟结业后,还是得从跑龙套做起。梁朝伟命好,没跑2年就凭借《鹿鼎记》一炮而红。

而一心想成名的周星驰却一连跑了10年,期间做过少儿节目主持人,演了8年电视剧,始终默默无闻。

周星驰饰演“宋兵乙”

一直到刘镇伟给了他一次机会,命运才真正出现转机。

1990年,《赌圣》横空出世,蹭足了周润发《赌神》的热度。

但在庆功宴上,刘镇伟对周星驰说:“我不会再拍你了。”

那天周星驰喝了很多酒,一听这话,眼泪都掉下来了:“为什么?是我得罪你了吗?”

之后几年,两人确实没什么合作,还打过对台。

1994年,刘镇伟的《花旗少林》和周星驰的《破坏之王》同时公映,这一回合,刘镇伟胜。

也许是这次输赢催化了周星驰想要改变的想法,于是有了上面那通电话,周星驰对刘镇伟说:“我开始搞公司了,你不能拒绝我。”

可谁能想到,两人联手的第一部戏,就把这个公司给搞垮了。

周星驰《破坏之王》过于无厘头让他那年表现不佳

03

1994年,周星驰与制片人杨国辉合作,正式成立彩星公司,确定的第一个投资项目就是:《大话西游》。

那天是在咖啡厅,刘镇伟说:“我要拍《西游记》。”周星驰问:“我是不是孙悟空?”

刘镇伟便把这个跟王家卫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故事讲给他。

《大话西游》的剧本灵感来自王家卫。可以说,没有王家卫,便没有《大话西游》。

1992年,王家卫与刘镇伟成立泽东影业,把一众香港大明星(有张国荣、朱茵、林青霞、梁朝伟等等)拉到内地,边写边拍《东邪西毒》。

结果王家卫拍着拍着,怎么也不满意,想来想去还是觉得问题出在剧本上。

于是撂下演员和整个剧组,打了个飞的,就回香港闭门谢客写剧本去了。

整个“烂摊子”都留给了刘镇伟,为了应付投资人,他顺势拉着满场大明星,拍了部恶搞喜剧片《东成西就》。

左:王家卫 右:刘镇伟

而被王家卫丢弃的第一稿剧本,也落到了他的手里。

刘镇伟看了,将《东邪西毒》前15分钟的故事,改编成《大话西游》。

2009年3月,南方都市报报道:《王家卫解读《东邪西毒》:王祖贤其实只拍过片花》

他说:“这次要拍一个悲剧爱情故事。”

一听悲剧还爱情,周星驰不敢相信,甚至很疑惑:“让我周星驰谈爱情,不会吧?”

刘镇伟却说:“你老是搞笑,你是小丑。如果你要再往前发展一步,你一定要有爱情,因为你没有女性观众。”

但很多年后,刘镇伟在接受采访时,又笑眯眯地阐述了另一番理由:

“《大话西游》本来就是要拍成悲剧的,但是我不敢告诉周星驰和投资人,因为那样没有人会给钱。所以只能明着说拍喜剧,暗里用喜剧的手法拍悲剧。”

很难说,周星驰此时是不是早就看穿了这一点,毕竟拍一部“有内涵”的“假喜剧”,与他尝试转型的目的不谋而合。

为了堵上别人的嘴,拼了。

周星驰信心丧失,想要转型

但因为电影要在内地跟西安电影制片厂合拍,花费比在香港高不少。周星驰的彩星公司独自承担不了,便拿着项目去找投资人。

此时周星驰和刘镇伟两人,在面对投资人时,或许已经达成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共识:

明面上拍喜剧,暗地里拍悲剧。

“周星驰”这块招牌果然好用,再加上刘镇伟跟投资人“画饼”,说这部电影是突破,而且分上下两集,如果成功,将收获超出1倍的票房。

很快钱就到账了,可那时候拍这种大制作不是钱到手就行。

合作的西影厂,从拿到剧本,不满的种子就已经种下,正等待时机爆发。

04

一半湖水,一半沙漠。

紫霞仙子泛舟在满是芦苇荡的沙湖,那一刻,有谁不希望自己是至尊宝呢?

宁夏镇北堡影视城,至今还是不少大话迷必去的打卡地。

可26年前,在这片辽阔绝美的“塞上江南“上,曾经发生过一次“暴动”。

拍摄时,由于剧组香港工作人员的普通话太差,沟通艰难,再加上群演们觉得这戏乱七八糟,简直是侮辱《西游记》,侮辱孙大圣,经常集体罢工。

你可以想象一下,来自西安的西北汉子,把周星驰带来的武打导演直接堵在房间里,那画面,真是能闹得鸡飞狗跳。

武术指导程小东不得不把自己反锁在酒店,不敢出来。一直等到西影厂的制片来,才缓和局面。

而且演员严重紧缺。

为了完成拍摄,吴孟达一人分饰3角;片场执行导演也被拉进来出演至尊宝手下的瞎子;唐僧一开始也没人演,刘镇伟本来打算跳过这个角色,幸好罗家英中途救场,才有了“only you”的经典片段。

刘镇伟自己也是,本来找了一个西影厂《红高粱》里的演员,长得有点像外星人,但还是因为语言问题,和周星驰总也搭不上戏,刘镇伟就把头发一剃,变成了菩提老祖。

罗家英饰演的经典唐僧

至于配乐,就更像一场闹剧,作者竟然根本不乐意在这部电影上署名。

《大话西游》里大部分配乐,是圈里数一数二的作曲大师赵季平所作,他还配过《水浒传》《红高粱》等等。

就这么一位大师,看在跟西影厂的交情,接了活,结果看完剧本差点没崩溃。

他跑去片场探班找灵感,正好看到在拍牛魔王身体里打斗那场戏:

“片场到处挂着五脏六腑,肠子、非常恶心。”

这可把大师糟心坏了,曲子写完说:“我没任何要求,只求别署我的名,太丢人了。”

中国人对于《西游记》的想象和崇拜,绝对不是《大话西游》这样

这部90年代少有的大制作,算是历经险阻,从最开始的预算4500万,花到最后用了6000万,总算给拍出来了。

可电影上映之后,所有人都感觉被骗了。

也难怪别人说《大话西游》的诞生,是两人策划的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05

1994年12月20日,为了赶上年底的热闹,《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赶着做出来。

还在香港举行了盛大的首映礼,那几天,周星驰和导演带着演员们奔走在各个电影院,卖力做宣传。

“深刻地刻画了至尊宝曲折而又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命运。”当时有媒体是这么评价的。

2天内,六十家电影院的票房收入就多达530万港元,仅略低于同期成龙的电影《红番区》。

所以说,《大话西游》票房惨淡,说的根本不是香港,周星驰这个名字还是足够红火。

可观众越是给面子,打脸就来得越快。

大批观众冲着“周星驰”和“捧腹大笑”而来,却发现笑不出来了。

“他好像一条狗” 一句话让很多人流泪

“观众气得要死——我看周星驰是要笑的,怎么可以我是流着泪出来,心里很不平衡。香港的观众都觉得被骗了。”

刘镇伟也心里没底儿,伪装成观众,偷偷去影院看观众反映应:

在他的记忆中,以往人们去看周星驰的片子,结束后都会站在街边大声交谈,兴奋地交流着。而这次看完《大话西游》,大家全都愣在那里,好像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很茫然的样子。

“就像人家是要喝可口可乐的,结果你偷偷给他换成了水,他不知道,一喝,不对劲。”

最终,《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票房收入2432万港元。

虽然这个数字看起来没那么好看,但放在那一年也不算差,还进了十大卖座影片排行榜。

但因为是上下部分开发行,《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直接影响了2个月后上映的《大话西游之仙履奇缘》(也叫《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

最终,《大话西游》下部票房仅2171万港元。

后来面对采访,已成星爷的周星驰回望这个时刻时,还神情黯然:“原来我喜欢的东西,你们不一定会喜欢。”

但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

周星驰后来接受采访 还是对这件事难以释怀

1995年2月,《大话西游》上部在内地推出,3个月后,下部上映,才是真正的惨:在北京,两部影片均以20万左右的票房潦草收场。

连宣传也不敢,现在能找到的宣传海报还改了名字,片名叫《大话东游》。

甚至还有河北省只要了上部《月光宝盒》这种操作,也就是说当年的河北观众是没有机会看到下部的。

而且上部也只要了4个拷贝,同期上映的《孔繁森》是17个拷贝。

台湾也表现不佳,票房只有2000多万,距离预估的5000万差了一半多。

主要是发行方赔得很惨,票房还不到预估的一半

发行方称《大话西游》是中国电影发行史上一场惨剧:“赔得很惨,以后对周星驰的电影都丧失了信心。”

西影厂因为这部电影亏了100来万,副厂长张子恩毫不客气地说:“《大话西游》是毫无艺术追求的‘文化垃圾’,不代表西影厂的水平。”

内地媒体将其评为“十大烂片”之一。

六小龄童更是多次在媒体面前批评它:“编导演应该向全国人民谢罪。

六小龄童批评《大话西游》

?这次,刘镇伟也是真没招,在外面吃饭,只要听到别的桌子在谈论《大话西游》,他都恨不得立马结账就跑。

当然,最受影响的还是周星驰。“周星驰”这个名字,这块招牌自此以后就不灵了。发行商说:

“以前问他们新片内容是什么,他们都神秘兮兮,内容都不肯透露,连片名也没有,只是说周星驰的新片就要我们出钱,现在不一样了,我一定要他们把内容清楚写出来,白纸黑字,要保证一定搞笑。”

周星驰转型失败,《大话西游》被低价卖给了寰亚。

他的彩星公司宣布倒闭,39岁的刘镇伟移民加拿大,提前退休。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刘镇伟因《大话西游》获得的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最佳编剧奖的奖杯,还在坐车时被弄丢了。

自此,周星驰创业失败的故事就算结束了,但人们怎么也想不到,电影还有起死回生这一说。

这可多亏了当年在清华聊天室用「至尊宝、紫霞、菩提老祖」起名的学生,比如:“英语99级无敌至尊宝”或者“3号楼拎热水瓶的紫霞”,是这些年轻男女救了《大话西游》。?

06

大约是1997年初,清华大学为每个学生宿舍配了一台电视,虽然能看的台不多,但起码不是整天打干巴巴的扑克了。

那天晚上,是电影频道的一次午夜放映改变了《大话西游》的命运。

围坐在电视前的清华学子很快就看懂了这部充满自嘲、自娱和自慰的阿Q式的电影。

正愁找女朋友不会说漂亮话呢,这《大话西游》可是句句深情啊,能用!

还有这个反叛的至尊宝,挣扎着想要打破孙悟空的命运桎梏,这些天之骄子好像在电影里寻到了知己。

很快,水木清华BBS上的风起云涌一场波澜壮阔的“贴台词运动”。

“清华人对《大话西游》的痴迷程度,可谓天下独绝。日常生活之中,反复引用,直至举手投足,只字片语,便能传情达意,心领神会,然后可以接下来,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哈哈大笑,畅快不已,蔚为奇观。”

这些台词被一句一句摘抄下来,发到水木清华的BBS上

肖刚是清华计算机系的毕业生,也是水木清华BBS著名的“潜水王”。

“人大、北大、北师大......每个学校的论坛我都去转发过,怎么可能会忘(这些台词)。”

“就像一种很微妙的集体信仰。”水木清华BBS上被贴满了《大话西游》里的台词。

一到周末,肖刚和同学们便跟同学围在VCD机旁,一个负责按“播放”、“暂停”键,一个负责听,另一个负责速记。

“当天扒了多少台词,就传多少到水木清华BBS上去。”

甚至把台词扒到BBS上去这件事,都成了同学们的竞争,比的就是谁更快,谁更全。

除了“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这些情情爱爱的话,像“我Kao! I服了You!” 这些经典台词几乎已经延续到每一个人生活中。

你不知不觉就会用它,比马克思主义用得还好。

当初如果你不会背这些台词,是要被人鄙视的

风起了,就很难停。

《大话西游》的热潮在高校足足刮了好几年,从清华到北大,再到北京各大高校,再到全国。

很快,《大话西游》的盗版 VCD 就“卖疯了”。有一个号称北京盗版界四大家族之一的大卖家,提起《大话西游》,就感觉在朝圣。

一盘30元,一天就能卖上百张,全国上下至少卖了10万张。

人大00届毕业生还举行了一场大规模的、载入“史册”的《大话西游》集体观影。

对于《大话西游》的低开高走,刘镇伟很是匪夷所思:

“我拍《大话西游》,你们说这部片是“后现代”,但我根本不知道“后现代”是什么,都是观众自己的解读。

但此时的热闹,和周星驰及其后来的星辉公司都没有关系了。

再多的票房收入都是落到西影厂手中。

至今,《大话西游》的海报,都还挂在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大堂里。

再也没有人说,“就这种电影还能和名著挂钩?”“那个剧本,提都不想再提”,多现实啊!

真真应了电影里那句:“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

没想到这句台词一语成谶

2020年,因为疫情,《大话西游》再次被影院重映,总票房接近2个亿。

几乎每家影院片尾曲响起时,总会有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坐在座位上泣不成声。

木心说:“常以为人是一个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导管,快乐流过,悲哀流过,导管只是导管。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一直到死,导管才空了。”

25年来,《大话西游》就像水或者血,搭载着每个人的故事,一遍遍从我们的导管里流过。

不难预见,它还将流得更久,30年、50年,直到所有人不再相信爱情。

作者:谷小歌。清华小姐姐,用小说的方式写娱乐,用故事的方式说八卦。

- THE END-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参与文末互动留言,赢《风平浪静》电影票

11月6日,《风平浪静》全国上映,

它被誉为“今年最值得期待的犯罪片”,

从上影节到平遥影展都一票难求。章宇、宋佳分饰男女主角

这是一个“优等生犯罪”的故事,

也是一出九十年代芸芸众生像,

金钱、情欲、权力等议题在大银幕上翻滚。

黄渤担任监制,主演都是实力派演员:

章宇、宋佳、李鸿其、王砚辉……

导演李霄峰非科班出身,

从影评人转行拍电影,

《风平浪静》是他执导的第三部长片。 影片上映前夕,

一条与李霄峰聊了聊,

他直言尽管自己独立导演出身,

但特别重视电影制作的精良程度:

 “电影本身就是一个技术产生的艺术,

我希望我拍的片子,

在全球最好的大银幕上放也一点不丢人。”

撰文   宋远程   责编   石鸣

见到李霄峰时,他刚刚结束一场通宵的拍摄,讲起话来还带着浓浓的鼻音。“还没缓过来,”他坐下点起烟,突然话锋一转,“你看张玉环那个故事了吗?生活比电影精彩太多。”八月份《风平浪静》在上影节首映后,很多人都想到了今年上半年上了好几次热搜的升学顶替事件。片子的主角宋浩本来是全校第一的优等生,也是高考前被官二代同学抢走了保送的名额,但这只是他人生的悲剧的起点。为了报复,他误闯民宅、捅了人,被迫离乡逃难,一去十五年。 周政杰饰演少年宋浩但在李霄峰看来,自己并非什么未卜先知,而只是在时代的浪潮中,“弱水三千,取一瓢饮”。这是他的第三部电影,和前两部作品一样,片子延续了他对九十年代的着迷。他出生于1978年,九十年代是他的青年时代,也是他最熟悉的时代。在他看来,对于这个“表面风平浪静,其实摧枯拉朽”的时代,中国电影还呈现得远远不够。 电影里,他把主角宋浩的成长状态用某种方式“冻结”了:15年前离乡逃亡,隐姓埋名去了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做工,与时代的种种变迁全部隔离。15年后回来,一切都和他的记忆和期待完全不一样了,他不得不直接领受天翻地覆的变化带来的所有冲击。首先是家里多了个弟弟。母亲尸骨未寒,父亲已经和年轻的情人打成一片。他质问父亲,父亲却比他更加理直气壮,“你别怪我,你妈都没意见,你这个儿子养废了,我怎么也得再续一个。” 王砚辉饰演宋浩父亲九十年代,海外签证和移民政策已经开放,父亲开始着手为这个“更加有前途的”小儿子办理移民澳洲的手续。宋浩去找官二代同学李唐,想要为15年前的命案赎罪。借着房地产业的兴起,李唐已经成为了当地一名赚得盆满钵满的地产开发商。他为宋浩现场表演如何处理一个钉子户——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有问题的人。 宋浩和李唐(李鸿其 饰)在回乡路上的高速收费站,他偶遇了高中同学潘晓霜。后者曾无意目击了他犯下命案的现场,却不改学生时代就开始的对这位学霸的狂热爱慕。重逢之后,她认定了他,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挡车杆,砸碎了宋浩的车玻璃窗。然后主动请他吃饭,借着酒劲顺势表白。 宋佳饰演潘晓霜

如果说宋浩和潘晓霜的爱情线是片中唯一的光亮的话,这线光也很快就被打断了。宋浩再次被父亲和李唐卷入当地权力集团的黑暗交易里。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能够挽回。15年前,他牺牲了自己的保送名额,这一次,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强拆、裸官、情欲、官商勾结、贫富差距……一个普通人的人生如此轻易地被摧毁了。这就是李霄峰镜头下九十年代的“沧桑巨变”,就像另一部“风雨云”。 九十年代的李霄峰,还是市场与广告专业的一名学生,但他更知名的身份是水木清华BBS电影版的版主Liar。1999年,完全非科班出身的他,在网易开创了中国门户网站的第一个影评专栏,“拿着全中国影评人最高的稿费”。那时互联网刚刚兴起,各种各样的电影论坛开始涌现,北大新青年的“电影夜航船”、西祠胡同“后窗看电影”等等。电影人在论坛上形成了一个圈子,比如新浪“影行天下”的创办人其实就是陆川,后来导演了《可可西里》《南京!南京!》。“第一代网络影评人”的经历给李霄峰积攒了入圈的第一批人脉资源。

李霄峰

2002年,李霄峰从国外留学回来,加入了陆川的剧组,一起筹备《可可西里》。随后十年,他过发行,写过剧本,甚至在张元的《达达》里当主演,把行业的各个工种都体验遍了。直到35岁时,他突然有了自己拍电影的冲动,“就是你要再不拍,估计以后也没机会了。” 他的首部长片《少女哪吒》改编自绿妖的同名小说,讲述了一个“叛逆少女”的故事,最终入围了2014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和最佳改编剧本提名。第二部作品《灰烬重生》(原名《追·踪》),是一个“交换杀人”的故事:两个陌路人,因为一本托尔斯泰的《复活》成为笔友,互相替对方解决深仇大恨后各奔东西。十年后,两人再度重逢,不得不重新面对过去的罪恶。 《灰烬重生》原名《追·踪》《灰烬重生》让李霄峰心力交瘁,但也孕育出了《风平浪静》。他和制片人在一次聊天中提到,“成年人只讲利弊,小孩子才看对错”。这句话让他非常愤怒,一个新的原创犯罪类型剧本开始成型。《风平浪静》是一个标准的中等体量的电影,最多的时候拍摄现场有200人在同时运转,这是李霄峰迄今最大规模的制作。  十多年片场经历的打磨,让他对电影的工业制作意识极为讲究。不同于很多“无门无派”的独立导演,他从处女作开始就对制作上的细节一丝不苟。“我的电影就是在全球最好的银幕上放,也一点不丢人。就这个要求。”

以下是李霄峰的自述:

 “风平浪静”,里面却是摧枯拉朽 和我的前两部作品一样,《风平浪静》也是一个关于90年代的故事。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特别浪漫的时代,很炽热,也很冰冷。在90年代,中国经济开始腾飞。现实主义、浪漫主义,还有金钱至上主义,各种各样的思潮彼此映照,彼此冲刷,那个时代所产生的故事,看起来是风平浪静,但其实里边是摧枯拉朽。 电影里宋浩的悲剧,从他个人的性格到社会土壤的变化,其实都在起作用。首先是他的善良。善良的人往往软弱、压抑,不太容易去展现自己的内心。宋浩离开西园之前并没有接触过社会,后来在厂里一干15年,正好错过这期间社会变迁的洗礼,因此他回来的时候,是以少年一样的精神状态,去经历15年后人际关系的变化。 另外,宋浩的保送名额,为什么会被抢走?今年上半年还有一个山东的顶替事件,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如果说能够引起一些这样的思考,宋浩这个人物的悲剧也不算白白出现。电影是在泉州拍的。我第一部电影里有河,第二部里有江,我就下意识觉得第三部应该有海。

2018年夏天我在青岛写剧本,但青岛的海还不是我剧本里面所要求的那个状态,于是编剧余欣推荐了泉州。到了泉州,看到那边的海特别野,特别有力量,海边则是大片的黑色礁石,我当即决定就这儿了。我们知道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比如娄烨导演在那里拍《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其实福建也是,而泉州这个地方我觉得更有意思,因为它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八、九十年代,南方的沿海城市凭借得天独厚的条件先富起来,人们的气质总归也是不一样的。 电影原本叫《重返西园码头》,所以就注定了最高潮的戏份应该是在码头解决。我是安徽人,从小生活在内陆,没见过海,但我觉得海就应该承担一个人的精神归宿。《风平浪静》最初是入围了金马创投,渤哥(黄渤)是评委之一。虽然最后奖没有给我们,但也给他留下了一点印象。剧本出来以后,第一时间就给他看,他很喜欢,后来就做了这部片的监制。

认识渤哥之后,我才知道他是一个阅历那么丰富的人。我比他小四岁,但他精力非常旺盛,永远喝不醉,他可以跟你聊剧本喝到早上四点,然后五点半就出工。他对剧本有强大的平衡力,毕竟经验比我丰富太多。在片场我们讨论拍摄方案,他会停下来想一想,脑子一转,就知道此时此刻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合适。 第一代“野生”影评人 小时候,我家离市里正规的电影院比较远,就常常去附近工厂里的剧院。就像《灰烬重生》里的场景一样,合唱团在宽敞的舞台中心表演,观众席黑压压的全是大人。从小我就喜欢这种气氛,这是看电影仪式感的一部分。

《灰烬重生》剧照

初中时我有一个本子,里面写了很多文章。当时那个本子流传在各个中学,有时出去转一个多月才回到我手边。各种我不认识的人在本子上写满批注和感想。那本子现在还在,但我不敢看,总觉得特别矫情。后来我能够有机会做电影,还是感谢两件事,一个是盗版,一个是互联网。1999年的时候,大学BBS流传一个片单,像伯格曼、安东尼奥尼,还有黑泽明、小津安二郎、今村昌平这些欧美以及日本的电影大师,顺带的是200多盘付费录像带。

黑泽明,代表作《七武士》《罗生门》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电影叫大师电影。这些片子,有很多都是原来在电影学院才能看到的“内部参考片”,因为这些碟片,我们这种完全没有科班背景的人,也有缘接触到了,并且因为对这些电影的热爱,一眼辨认出同类,聚集到一起。我最欣赏的两位导演,第一位是个日本人,黑泽明,对我来说他就是电影界的托尔斯泰。第二位是谢晋。这两个人都特别全面,不拘泥于某一类型的电影,而且在刻画人物上两个人都是最好的。

谢晋,代表作《芙蓉镇》《高山下的花环》

最早写电影相关文字的时候,我完全没想到“影评”后来会火成那样,别人叫我影评人,我都觉得有点别扭。因为我觉得我当时还是个学生,好像不应该有什么标签。但是后来我慢慢地才意识到,它可能是一个社会属性,甚至会成为一个新的门类。2000、2001年的时候,我拿着全中国影评人最高的稿费,一个月最多的时候拿过1万块。

《灰烬重生》两位主角因《复活》相识

那个时候是真的愉快,走到哪儿都有朋友吃吃喝喝,聊聊电影。写东西也没有限制,你想写60年代电影,就写60年代,你想借着电影发一篇自己的感慨,你就发感慨。我们自己买票去看某部电影的首映,看完不高兴就写文章骂它。 李鸿其和章宇

所以我拍完第一个电影之后,网上有不少人骂我。后来想想,出来混总得还,当年你也骂人家大导演是吧?现在刚出来被人骂,我觉得也是正常的。

 要当导演就当专业的 去陆川那儿工作是我整个电影生涯的开始。当时是给《可可西里》拍纪录片。陆川是一个对制作要求特别严格的导演,在他底下工作压力非常大,一年多时间里我们每天只能睡3~4个小时。

我刚到青海的时候是拍夜戏,那些大灯立在戈壁滩上,场景非常梦幻。当时就想,“原来电影是这么做的”。然后老陆就走过来看着我说,“霄峰,我要是你,就得一边看,一边想,如果是我,我会怎么拍?”但当时还没有想到自己去拍电影。之后的十年也都没有什么冲动,做编剧、做海外发行、包括做演员,什么岗位都干过。到35岁的时候,突然有了那么一种时不我待的感觉,就是你要再不拍,估计以后也没机会了。 李霄峰在片场可能因为年龄大,有了一些社会阅历,而且对剧组的气氛也早就熟悉了。所以我的第一部电影(《少女哪吒》)特别顺利,所有人都很开心,本来是45天周期,35天基本上拍完了。第一部电影是最幸福的,因为完完全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了一部电影。也许是因为入行在《可可西里》,我非常讲究电影的制作意识。《少女哪吒》把90%的钱都用在了制作上。当时器材公司的人跟我们说,你们拿的是两倍于预算的器材。 《少女哪吒》剧照当时中国电影的氛围是给演员很多钱,不太重视制作。但我觉得无论你想表达什么,你的剧组必须要正规,必须是一个能打仗的剧组。我在细节方面,在器材的选择、人员的配备上,都是一丝不苟,甚至有些折磨人。当时《少女哪吒》报名金马奖,我们是最后一个寄出去的,还是毛片,调色、声效都还没做。但它最后能入围,就是因为在拍摄的时候精益求精,所以和成片的差距不是那么大。

《灰烬重生》剧照

第二部片《灰烬重生》的成本不低,但依然有3/4的投资花在了制作上。我花了大量精力去呈现夸张的光线和浓郁的色彩,因为那些视觉层面的要素,就是电影在自己领域要解决的问题。讲故事当然重要,但是如果单单是为了故事,那为什么不看小说呢?我始终觉得,电影是要放在电影院里看的。它有技术上的门槛,需要不同工种之间的配合,它有工业属性。有的导演出道的时候,花个几十万就开始拍了,这当然是值得鼓励的。但是不能因为这样把电影拍出来了,就觉得电影的技术层面不值得重视。

我相信“实践出真知”。所以,我鼓励所有的影评人、媒体人或者电影爱好者,进片场实实在在地去感受一下。哪怕只是经历了一部戏,出来以后对电影的看法可能就会有所不同。

近期报道:
《一条邀请了15位中国匠人开展,作品同步出售》

若要追溯互联网内容创作的第一块阵地,那么非 BBS 莫属。 

BBS 是 Bulletin Board System 的缩写,翻译过来就是电子公告牌系统,这是一个允许用户使用终端程序通过 Internet 执行数据上传下载、新闻阅读和与其它用户交换消息的服务软件。

BBS 是一个有着里程碑意义的产品,因为它意味着人们从此可以在互联网上创作内容,供大家阅读、分享和交流。时至今日,这种产品形式依然广泛存在,在互联网内容领 域扮演者重要角色。 

那么,中国最早的 BBS 站点是哪个呢?

在百度百科上查找 BBS 词条,它会告诉你:

1998 年,南京动力交通学校计算机系教师创办西祠胡同,标志着 BBS 正式创立。百度百科

这显然是一个谬误,因为早在 4 年前,建在中国教育和科研网上的水木清华 BBS 就已经开通了,业界普遍认为那才是中国内地第一个互联网上的 BBS。

水木清华的来源非常有意思。

在 1995 年的 8 月 8 日这一天,清华大学一个网名叫做 ACE 的学生,忍受不了分享交流的不便,一怒之下在自己实验室的 386 电脑上装了套中国台湾的 BBS 软件,并把站点起名为“水木清华”,很快,水木清华 BBS 就成为中国大陆第一个同时在线超过 100 人的“大型” 网站。

不过,关于中国 BBS 的雏形其实可以追溯得更为久远,比如,在 90 年代赫赫有名的惠多网(FidoNet)。

惠多网并不是一个网站,而是一个模式。

简单来说,就是站长用电话线连接 Modem 和电脑,然后安装一个叫做“蓝波快信”的软件,扮演服务器角色。用户的电脑装上客户端,也用 Modem 和电话拨号上站,把喜欢的版块内容打包下载,然后离线慢慢查看和回复,下一次拨号上站之后,再把回复的内容和自己想发布的内容打包上传。

在这种点对点的模式之下,除了站长可以和用户直接交流之外,其余用户的交流都不是实时的,而且每天能够连上线的时间大概只有几分钟,还是站长根据用户的贡献和活跃程度来分配的。

现在看来,惠多网的这种交流方式简直让人难以忍受,然而在当时却让不少程序员为之欣喜若狂,因为他们之前以为所有的程序都是在本地运行的,没想到还能从屏幕上看到来自其他地方的人发来的文字。

惠多网开始于 1984 年,1991 年被定居北京的中国台湾人罗依引入中国,他开通了惠多网在中国的第一个站点——“长城”站。

在望月看来,这件事对于中国互联网的意义,仅次于 1987 年钱天白教授向世界发出的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 ——“越过长城,走向世界”。

虽然直到 1995 年,中国的惠多网站点也就不到 10 个,活跃用户不到 100 人,然而,这些人却是中国互联网的先驱,有相当一部分现在已然成为互联网大佬级的人物。

你知道都有谁吗?

转载请注明出处:水木清华bbs, 《大话西游》25周年了,我很怀念它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315566.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