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营销教程 > 妖冶, 妖冶摇曳

妖冶, 妖冶摇曳

作者:   来源:  热度:18  时间:2020-11-22







妖冶摇曳 当歌剧没有谢幕,台下还有几人静候终曲 万事万物求一个共鸣同情结伴参与演奏会,想要一个共同话题茶余饭后;一同去往一个城市旅行,不过是为了这漫长去程不会孤寂

妖冶摇曳

 

当歌剧没有谢幕,台下还有几人静候终曲

 

万事万物求一个共鸣同情

结伴参与演奏会,想要一个共同话题茶余饭后;一同去往一个城市旅行,不过是为了这漫长去程不会孤寂落寞;试图平衡和朋友一样的情绪状况,又何尝不是为了不让二者处于失衡的情绪状态导致争论偏执。但生活本质,仅仅如此。

 

早些年写的《孤岛》,如今看来虽然动情,却实在浅薄。愈加年长就会发现你根本没办法完全从一个人既存的生命轨迹中完全抽出。会提及,会有共处的回忆侵袭,会扰乱后加入这场戏码的人的心绪。这并非是我们所能完全掌控,甚至有时候无力辩驳的时刻还不如做一阵风来的自在。谁会喜欢无法掌控的人生呢?时常被操纵,前些日子说我们是社会的牵线木偶。这篇琐碎写的个人主义一些,我们不过是自己的牵线木偶。咿呀机械,齿轮不停卡顿的声音饶的人胃肠翻涌。吐出胃酸白眼直翻,手指敲击着白色的洗手台仿佛在给自己打着节奏要唱出一首快节奏的抒情歌曲来。想到梦里拾落花,想到争执无了,想到喧闹无休,想到人们一张一合的上下嘴唇碰撞发出的刺耳言语,想到如今时代令人无法接受的蝴蝶效应,想到仅仅在软床里翻来覆去未曾意识到末日在门前发出了无数次问安,想到周围人被他人的个人主义所困扰产生的烦闷情绪击鼓鸣冤。无数的延申思索让我像一个重度病态的罪犯,在以我为契的牢笼中挣扎嘶吼。

想必是不得善终,呵


 

数日前曾有幸有过一次超脱的对谈,与朋友谈天说地,讲着当今的社会变迁,对于历史是否映射了如今的一切,讲着我们夹缝中求生存的书生意气,讲着对于一些毫无意义的行业追求,讲着诗酒糖茶,讲着年少时的感情对我们而言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影响。讲着,我们自己。

想来深感痛快,却又意犹未尽。人间万事,哪有尽兴而归的时候。不过是浮夸了几分强调了程度。如果还有机会,在大唐盛世之下,我又会不会是一位青衣白衫。腰间别上两把酒壶,沉溺在胭脂俗粉间,用自己说来蹩脚的丁点才华去和他们话诗弈棋。

 

人们常常在要求别人,却很难要求自己。既然做不到就连计划都不要做,我记得有些清了罢。就像上文中我提过的那样,我放任自己在温床中瘫软,不去想所谓迫在眉睫究竟是否真的万分危急。这种懒惰的心理操纵着,甚至连床前的书也才翻开了几页。太小心翼翼了,是我太小心翼翼了。仿佛去维系一些关系和情绪变动成为了我的本职,我在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跳脱开自己的生活去管一些闲事,又或是觉得自己眼前的这片海静得祥和想要听听来自远海的嚎哭吗?抑郁呓语的时刻渐渐变少,开始像一个狂躁的小兽沉声低吼。那种对待像极了父亲,像极了。我讨厌自己像对待自己父亲那般对待,却不断地将自己推进去。我不想跳脱开这份欲求,是我自己未能衡量尺度,也是我自己未能像个成年人一样管控自己的情绪而置人于不顾。冰冷的文字敲击让我感到窒息,我太讨厌科技带来的安溺感,想要去触碰,想要实在的体温在我掌间蔓延,想要我抬手就是那几公分长度的发丝。所以我在不断地想要控制一切,一次次浪打上来,拍的我周身安宁。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别人的秉性,可毕竟难移。我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典例,又何须对他人指指点点。

如果可以,我是真的一刻也不想分离,所以即便难触鼻息,我也尽我所能时时拉紧,兴许回不回家不是控不控制就能遂愿的事,也要去做啊。紧闭的门也要开窗透气的啊,我爬上窗棂钻进去,即便这方式难以忍受,但至少我深处其内也好过你独自舔舐罢。直面跟我说出来所想所望,哪有那么难。尚且是我,就这一个宾语也足以支撑你与我诚实,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算了,就当是许久未写我一时意气罢了。日子还要一天天地往前过。

 

我予你昏山抹阳一般的糖与幻想,不过是日子苦闷,想求得片刻温存,即便回归现实也有着干劲与希望。别再回避了,也别再退却了。也许是我还不懂,还能做什么才叫做长伴君侧。

告诉我吧。

 

 

妖冶摇曳

 

五月的花盛开在每个人的梦境里

或败或凋,尽数零落

所有序章开启后尚未合棺

灰尘四散,纸钱破碎

坟茔上开够了野花杂草

碑前长出新的藤蔓

名字模糊不清

墓志铭却在风中环绕

似是个女声

凄凄切切,惨惨戚戚

 

几支雏菊摇曳在沙土之中

像极了墓中人生前摇秋千隘般

晃荡起周年经着舟车困顿的铃铛

身披风雪,素裹红妆

携来的酒被雷电震碎

横泄整座墓场

她终于摘下了面纱

对着黄土轻吟:

“先生生前可曾听过这道疤?”

最后,还是愿你们好呀。

吉娄梅·赛涅克

Guillaume  Seignac

法国画家

生于1870年,卒于1924年

布格罗的学生

学院派画派的代表画家之一

虽然吉娄梅·赛涅克的一生很短暂

只活了短短的50多年

但丝毫不影响他对艺术做出的贡献

留给了我们的是无法衡量的精神财富

在艺术领域有着不得不提的功劳

吉娄梅· 赛涅克的风格

影响了之后的很多的画家

他出生在法国的雷恩市

小时候就对艺术绘画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他画的人体

能看出布格罗的影子

但也有自己的特色

圆润丰满

有些妖冶迷人

他曾经在朱利安艺术学院学习

在那里,很多人都对他的风格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他融入了很多老师的很多的特点

形成了自己特有的风格

朱利安学院的很多的老师

都成为了吉娄梅·赛涅克一生中

很重要的朋友

吉娄梅·赛涅克在朱利安美术学院待了6年的时间,

可以说这6年

是吉娄梅·赛涅克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其中的老师包括

加布里埃尔·约瑟夫·玛丽·奥古斯丁·费里尔(GabrielFerrier)

托尼·罗伯特·弗洛里(TonyRobert- Fluery)

托尼·罗伯特·弗洛里是一位不得不提的艺术大师

擅长的是历史题材和画派的画家

在当时的社会有着很广泛的影响力

他的创作大都是在模糊的画布上

描绘精致的女性的形象

二者很好的结合在一起

表现出了不一样的效果

吉娄梅·赛涅克的作品

有着明显的学院派风格特点

也夹杂着些许的古典主义的风格

具体表现在他的作品中

他经常在沙龙展出

其杰出的用色与技法

深受其师布格罗的影响

尤其类似照相的写实手法

更是受到法国和美国赞助者的喜爱

本文由明星粉丝团作者柴扉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说到女神陈瑶新剧《皓衣行》随便一个路透都可以让特别惊艳,最新路透之中的陈瑶换了造型。最新造型和之前白衣造型不同,看头饰就是很有异域风情。很多网友都在期待她出演的这部作品,师妹的反派设定,这个造型还原了那种阴暗妖冶的风格,不得不说这部作品服饰妆容都是特别美。这次女神陈瑶在这部作品之中出演的是师昧,原著小说之中这个角色是天音阁老阁主与蝶骨美人席华归之子,神魔混血。

        估计这个造型就是魔族时的造型,还是很不错的改编了。原著小说之中这个角色是男性,而且颜值还特别高。小说之中的他隔着一层朦胧纱帘,那双眼睛柔弱春水,灿若星辰。女神陈瑶来出演这个角色,还是特别有挑战性。因为角色有了改动,肯定会有原著粉来质疑。之前孟子义在《陈情令》之中就被不少网友吐槽,陈瑶口碑要比她好,不过也怕招黑。

         唐人公司给她的资源很一般,出道以来也没有几部作品。这部《皓衣行》完全就是她事业上的转折点,如果这部作品火了她以后就不用太担心资源。她这演技和颜值要是碰到一个好一点的经纪公司,早就应该走红了。当年她因为《无心法师》走红之后,唐人要是多给她一点资源,比捧胡冰卿明智太多。现在陈瑶和唐人合约也快要到期了,也无所谓了。

       大家都希望这次女神可以挑一个好的经纪公司,多出一点作品。特别是古装剧,她这颜值太适合来出演了。无论是清丽脱俗的小仙女,还是腹黑小萝莉她都可以驾驭住。

       希望女神陈瑶能在娱乐圈之中,发展的越来越好。

本文内容均为明星粉丝团原创,转载请先联系我们,谢谢

转载请注明出处:妖冶, 妖冶摇曳 :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309708.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