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微商动态 > 林庆台, I AM林庆台:主演《赛德克·巴莱》一炮而红为何息影回山村工作?

林庆台, I AM林庆台:主演《赛德克·巴莱》一炮而红为何息影回山村工作?

作者:   来源:  热度:3  时间:2020-11-22







I AM 林庆台:“有一天,我一定要做一件事情,要怎样拯救这个同胞。”??点开视频?? 看“新赛德克·巴莱”如何救同胞:林庆台,是台湾宜兰县南澳乡的泰雅族人,小时候他和很多泰

I AM 林庆台:“有一天,我一定要做一件事情,

要怎样拯救这个同胞。”

??点开视频?? 看“新赛德克·巴莱”如何救同胞

林庆台,是台湾宜兰县南澳乡的泰雅族人,

小时候他和很多泰雅族孩子一样经常被人欺负,

又看到族群的成年人因没有好学历找不到工作,

边酗酒边吃药,甚至睡在鸡舍猪舍里……

他在心中发誓:

“有一天,我一定要做一件事情,

要怎样拯救我的同胞。”

长大后,他成了牧师,

在南澳部落投身社区服务工作,

一次给导演做向导却被相中,

成功主演大热电影《赛德克·巴莱》并爆红,

导演帮他成立经纪公司,一时间

戏剧、电影、歌舞剧等演艺邀约不断,

还曾代言各种广告。

这种很多人渴求的生活,他却最终放弃了。

他说:

“泰雅族的教会里,没有多少薪水,

难得这一次有这样的机会,能够多赚一点钱,

让我们的孩子读好书,然后经济上能够好一点。

可上帝很直接很明白的告诉我们,还是要回来。

我在祷告的时候,

发现同胞的苦难都呈现在我的眼目。”

他的妻子说:

“外面的工作光鲜亮丽,而且有足够的金钱;

在部落没有人愿意呆,但我们看到价值与尊严,

不是用光鲜亮丽所能去定夺的。”

一直惦记着原著民同胞的林庆台和妻子,

去了乌来山区的福山部落服务当地人。

原来,有次他到乌来山区拍摄广告,

过程中接触当地许多孩子,一问之下

发现每一个人不是来自单亲家庭、

就是父母严重酗酒或是隔代教养的家庭。

当时他答应孩子们:“我一定会再回来!”

后来会木工的林庆台在这一锤一钉盖学堂盖教会,

一家家走访,一年又一年的服务,

部落里的人们渐渐有了变化……

林庆台:“ 因为历史的关系、环境的改变,

我们的同胞在殖民国家里受到剥削剥夺侵害,

今天我当牧师,就是希望族群同胞们看到,

真的不需要再像以前一样,

那么样的悲观、那么样的封闭,

有了上帝的生命,这些自尊、尊严都会回来。”

重回牧师一职的林庆台,

仿佛电影中那句著名台词:

“赛德克·巴莱,

可以输去身体,但是一定要赢得灵魂。”

注:赛德克·巴莱,出自台湾赛德克族

的词语Seediq Bale,意为:“真正的人”。)

对那被捆绑的人说:‘出来吧!’

对那在黑暗的人说:‘显露吧!’

他们在路上必得饮食,

在一切净光的高处必有食物。

不饥不渴,炎热和烈日必不伤害他们,

因为怜恤他们的,必引导他们,

领他们到水泉旁边。                             ——以赛亚书49:9-10你想获得这样的释放和引导吗?登录“大鱼视品”的网站:bigfishvideos.com

如果你在生活中经历困难、

迷茫、焦虑或压力,拨打:

全国免费心理安慰鼓励热线

4000-777-630

我们专业的心理咨询人员,愿意陪伴您走出黑暗,走进光明。

说在前面的话

亲爱的弟兄姊妹!很抱歉!黄恩赐弟兄最近换了一种止痛药,常常有头晕呕吐的副作用,所以无法有足够的精力来写作。我们的【恩赐专栏】不能保证每天一篇,所以请家人们体谅!也请求大家继续迫切为我们亲爱的弟兄代祷!Joe会在每周的推送文章中保留这个小栏目,随时告知大家黄弟兄的情况。近日,黄弟兄有迫切需要大家祷告托起的事项:1、弟兄现在租住的距离医院较近的房子快要到期了,房东要收回(4月10日),这样一来,他们就面临搬回通州的家(距离医院非常远,更换输尿管和换药等都会很不方便),或者另租房。因此,请大家祷告,求神解决这个问题。2、用药副作用的问题,求主亲自托住弟兄,减轻他身上的痛苦。愿神纪念大家的祷告!

“若不是上帝把独生子赐给我,就没有今天的林庆台。”——林庆台

题记:年届知命之年的林庆台,之前从未演过戏,却因演了电影《赛德克·巴莱》,旋即爆红,并获得金马奖最佳新人演员奖提名。面对汹涌而来的钱财诱惑,他却选择了淡出,在被问题充满的福山部落担任牧师,牧养那些吸毒、打架、赌博、酗酒的人。演员和牧师两样看似冲突的职业,却在林庆台身上完美合一,让我们透过他看见背后那位最伟大的导演——上帝之手,继而学习更认真演好自己的人生戏份,“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圣经》林前4:9)

1960年,我出生在台湾宜兰县南澳乡碧候村,是土生土长的泰雅族人。看过《赛德克·巴莱》的人,会对这个台湾第三大原住民族群有些印象,也会借着电影中的中年莫那·鲁道,而知道林庆台这个人,然后会因为莫那·鲁道充满杀气的眼神,认为我也很凶;还会称赞我为当红男主角。

和我接触的人都知道,其实我很温柔。以前在宜兰金岳教会当传道人时,就爱和部落的孩子们打成一片。我很喜欢和大家在一起,只有要讲事情时才会比较严肃。而我也不是什么当红男主角,只是上帝宣召我暂时离开牧师职分,去做了一回演员,从不同角度尽心忠心地服事他罢了。因为从27岁蒙召进入神学院那天起,我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一辈子顺服神、服事神。

爸爸的坚持带来泰雅族百分百放弃祖灵信仰

我的生命轨迹必须延伸至我父亲林万福的时代,也就是上世纪20至30年代。那时候,我父亲受长老教会宣教士孙雅各、孙理莲夫妇和高添旺影响,成为宜兰南澳泰雅族第一位接受福音的人,也是本族第一位牧师,帮助族人认识福音,还创立了碧候基督长老教会。

回想我父亲在泰雅族传福音的经历,和主耶稣的使徒保罗很像,一直都受到很大的逼迫和族人的不谅解。因为那个时期的台湾原住民有自己沿袭已久的祖灵信仰传统,并且泰雅族部落有严格的头目制度,有很多勇士,大家都恪守这一传统信仰,并且坚决捍卫它的唯一性。

在原住民的祖灵信仰中,有许多信条跟《圣经》中的“十诫”很像,规定了这样那样的“不可以”,但是有一条也是很重要的不同,就是《圣经》要求“不可以杀 人”,而祖灵信仰可以杀人,因为泰雅族杀人头之后才可以纹面。泰雅族祖先告诉我们这是与生俱来的规范、律法,我们决不能打破。爸爸要在这种背景下传福音,无疑于离经叛道,冲突严重。

按照那个时候的头目制度,只要家乡有任何人接受了不同信仰,就要受鞭打。我父亲就被头目和勇士抓起来逼迫、蹂躏,甚至被丢到山谷里、驱逐出境并离开部落,受尽磨难。可是,他坚信基督信仰会带给原住民泰雅族不一样的恩典,所以就不把逼迫放在心上,反而像保罗一样,一方面祷告求神怜悯我们这个族群,在并不知道的情况下杀了人;另一方面在部落里继续坚持宣扬福音。慢慢地,部落头目、勇士和其他同胞们竟然相信了耶稣。

由于爸爸的坚持,福音逐渐深入人心。今天,泰雅族几乎百分之百都放弃了祖灵信仰,接受了和《圣经》相关的那些美好的规范和律法。

所以,整个原住民的历史过程中,信仰这个主题因着爸爸的关系发生了翻转,也改变了所有的族群同胞,甚至深刻影响到后来的历史进程。在上世纪30年代后,信仰逐步在族群部落扎根的过程中,日本开始殖民台湾,并大肆杀戮原住民,《赛德克·巴莱》的事件原型雾社事件其实并不是最严重的。日本人的暴行逼迫原住民从中央山脉乐园搬迁至不同地方。

此后的数十年,泰雅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但是之前爸爸传福音埋下的种子反而开始开花结果。不管遭受怎样的残害和不平等待遇,原住民都选择仰望神而尽量不反抗,这个过程充满了神的恩典和怜悯。苦难强化了信仰。

“如果你的上帝医治我的病,我就一辈子做他的仆人”

我出生后,并没有传承父亲那样坚定的信仰。其中有两个原因,其一,我5岁那年,父亲就去世了;其二,我们被殖民之后,一直没有自己的身份和尊严。从小我满脑子的想法都是“我们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为什么?”找不到答案时就开始自残牺牲自己。

27岁之前,我一直过着非常灰暗的日子,抽烟、喝酒、吃槟郎、打架闹事,浑浑噩噩地浪费时光。那时候,我一天可以喝五瓶米酒,喝了睡,睡醒起来接着喝,结果二十多年下来,由于酗酒过量,我的全部内脏都被破坏了,直到有一天胃溃疡、胃出血很严重,就要死掉了。

结果,27岁的我就像在大马士革遇见耶稣的保罗,被神的怜悯抚摸。那时候我姐姐不断告诉我:“不要喝酒了,如果你要改变恶习,就要去神学院。”其实那时候我对于神学院非常陌生,心里认为和道教、佛教那些一样,就问姐姐:“神学院是什么?”姐姐说:“神学院是帮助你信耶稣的地方。”接下来的对话改变了我的命运 ——

姐姐说:“有一位上帝,那个上帝可以医治你。”

“他会医治我的病吗?我身上所有的一切他都可以医治吗?”我问。

“只要你有信心去神学院,就一定会被医治。”姐姐当时信心满满。

我回答说:“如果你的上帝医治了我的病,我就一辈子做他的仆人。”

最后一句我连续讲了三遍,当时是看见姐姐一边讲一边开始哭泣,我就想赶紧糊弄她。结果姐姐破涕为笑,说:“你终于觉醒了。”其实,我的母亲朱玉兰一直都在信仰上对我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父亲早逝,我们家里没钱,就像女宣教士一样的妈妈要养四个小孩,还要坚持出门证道、传福音,结果家里的一切所需,上帝都有丰富供应。我从小就看见并经历着上帝的祝福。

既然答应了姐姐,我后来就去了神学院报名。接着就发生了很多很多奇妙的事情。进神学院的条件是四科60分及格,而我只考了10分。后来竟然收到了录取通知,我就说:“哇!10分可以进神学院诶。”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姐姐就说:“这就是神的恩典,上帝不管你分数多少,都要用你。”

后来去学校注册时,看到学校我就被吓倒了,因为过去的日子没有看到学校这么好:同学都那么有爱心,老师看到你会微笑。而27岁的我爱好打斗,内心充满了仇恨,所以一进入那样的环境,内心真的感受到是上帝拣选了我。但是,当时我并没有按照正常时间去注册,因为怕以后要喝酒、抽烟,还担心和以前的朋友失去联系,就一直徘徊,想打道回府。这时候院长出来了,看见又高又黑的我,就说:“你是不是林庆台?”我转头说是。他就说:“过来过来你快过来,为什么注册时间不进来呢?”我说我害怕。

当我进去注册时,发现眼前这个人那么不一样,对于5岁失去父亲的我而言,哇!有一种不一样的父亲的感觉!就这样,我进入了神学院开始读书。

一般神学院读四年就毕业了,而我用了十年。其间经历过结婚、休学,因为我要自己赚钱,有了孩子还要养家糊口。这个过程中,一直伴随着神的怜悯。

我一直都是最难驯服的孩子,在神学院也常常逞凶斗狠,并且很讨厌讲国语和外省话的人,想着一有机会就要修理他们。结果,神就在这十年期间破碎我,塑造我。

神学院毕业之后,我就去了教会服事,而服事真的是神训练的开始。

“一个人拍电影一次就爆红,全世界都知道我”

我毕业后去的是原住民教会,每一个部分都很薄弱,没有经济基础,什么都没有,《圣经》的概念也没有。神让我在那个地方牧会,一待就是20年,期间面临的考验重重。

进入教会服事的时候,我们刚刚有两个孩子,每个月1000块,在台湾很少,孩子出生需要牛奶,师母一天到晚跟我提离婚,因为她当时不知道在教会的工作和辛苦,我们都经受神的考验和训练,有很多来自个人的想法和心理。我们有时跟神埋怨说,我难得去神学院读书,满心希望在经历十年训练之后,会让我在服事中很舒服、很轻松,可是为什么要面对这么多辛苦跟挣扎。不过在奇妙的丰富恩典中,神知道我们的需要,他从来没有让我们缺乏。并且,神让我常常能够与肢体同心,所以牧会过程一点也不寂寞。

就在刚刚牧会一年时,1998年,导演魏德圣出现了,我也意外进入了电影《赛德克·巴莱》剧组,开始了为期四年的拍电影时光。刚进入剧组时,我是一个体重90多公斤的肥胖大叔,结果由于首次拍戏压力过大,一度心肌梗塞,差点没命,可是这场病使我瘦了15公斤。这部电影一共拍摄了12年,2011年上映之后,反响极其强烈。然后我就学会了用左右手给人签名,配合粉丝拍照,还获得当年的金马奖最佳 新人演员奖提名。

这个过程可真不简单喔!一个人拍电影,一次就爆红,全世界都知道我,那几年我在媒体上获得很多称赞,许多的光环围绕着我。接踵而来的是各种诱惑:女孩子的诱惑、金钱的诱惑、导演给演出机会的诱惑……很多人建议我进军大陆,冲击奥斯卡。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选择,觉得如果选择错误,这一生就遗憾了。当时我就给上帝讲,到底今后做什么。其实一边向神祷告时,一边已经开始了很多自己的规划。我要赚钱,让自己的存折满满的,因为我有四个孩子还在读书,大学两个,高中一个,国中一个,每学期的花费是二三十万台币。所以我跟师母的想法是,先休息,后演戏,把存折存满,没有生活困难了,再考虑重回教会服事。

在我被各种诱惑笼罩时,我回到自己与神的关系中,问神我到底未来做什么。很快,我就收到了长老教会总会打来的电话说:“牧师,你的工作已经完毕了。”这一通电话打翻了我所有的计划。

“庆台,你要走这一条路”

长老教会的传道委员对我说:“庆台,你要回来咯,如果不回来就自动免职,可能一辈子不能在长老教会服事了,甚至可能没有机会做传道人了。”他很清楚我选择走演艺道路背后的种种引诱。

前有祷告后的一通电话,后有传道委员的一番谈话,我就问师母怎么办。师母要我安静考虑一下。于是我就继续祷告,求神让我做出抉择。圣灵就启示我说:“庆台,你要走这一条路。”神要我走的路是27岁呼召我、训练我所走的那条路。从那一天开始,神的话语就不断进到心里来。直到有一天,里面有声音说:在演艺这个领域,我给了你一次机会,为要你更深地认识我、经历我,而不是要你偏离我带你起初所行的事。

于是,我很笃定地明白,是神奇妙的作为让我一次爆红,为的是更好地服事他、荣耀他。我就跟神说:“好啦!我不跟你讨价还价,反正我孩子们一学期的学费都交给你了,你让我去教会我就去教会。”然后我就告诉师母,我们要顺服神,回教会。

如今,我在一间非常小的地方教会,基础很薄弱,存在很多问题。这间教会所在的地方是台湾乌来的福山部落,到处是吸毒、抽烟、酗酒、打架闹事的人,离婚率也非常高。到了教会之后,发现里面也有很多问题,挑战很大。但是,我就像回到27岁刚刚被神训练时的过程当中一样,真实体验神的同在。随后我也真的感受到,不管自己在哪里,也不管所在地方发生任何事情,我对神的回答很简单,就是“神,我在这个地方,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回头想想,其实我今天有不同的生命过程,完全要感谢27岁姐姐告诉我的那些话,那是我前行的动力。今天不管是在职场做演员还是做神的仆人,我都不过是一个非常卑微的仆人,可能神在自己身上有不同的很多恩赐,但是他让我去选择一样,那就是用一辈子顺服他、服事他,把所有的恩赐和生命用服事来献上给他。

温馨提示

亲爱的朋友,愿大家为黄恩赐弟兄献上守望的祷告!我们和他一道来经历神的作为!如果你有感动要向弟兄传递自己的祝福和鼓励,请留言!愿神纪念你的爱心!

黄恩赐弟兄简介:

黄弟兄来自广东,今年33岁,是家里的第三代基督徒,真正受洗信主是11年前,此后在一间家庭教会服事至今,他曾站立讲台,努力传讲神的道;他曾带领查经,《圣经》经句信口拈来;他曾带领唱诗,活泼有力量;他曾探访肢体,一辆电动车四处奔忙……前年,这位年轻的弟兄和贤德的妻子拥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四个月后,却又拥有了一位“不速之客”——恶性骨癌,在近两年来的时间里,数次手术和愈来愈剧烈的疼痛使他无法正常行走,无法入睡,甚至无法呼吸。而坐在病床上的他不住感恩赞美数算主的恩典,流泪认罪口称“亏欠主太多”,喜乐的笑容时时盈满阳光帅气的脸庞,鼓舞前往探访的肢体爱惜光阴,为主做工。刚刚查出疾病被医生宣告活不过半年的他,如今已经过去一年有余,愿大家为这位亲爱的弟兄守望代祷!弟兄的名字叫黄恩赐,如今有了新的身份——“病床上的服事者”。

友情反馈

感谢约瑟的家所有家人的代祷!【恩赐专栏】发出以来,有无数弟兄姊妹给以关爱的问候和代祷!也有肢体询问联系方式要提供帮助。黄恩赐弟兄的微信:hec381498391。可以给他留言。

转载请注明出处:林庆台, I AM林庆台:主演《赛德克·巴莱》一炮而红为何息影回山村工作?:http://www.720weixin.com/marketing/309697.html
  •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